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三十四章 天泽出狱【感谢各位帅比的支持,谢谢!】

第三十四章 天泽出狱【感谢各位帅比的支持,谢谢!】


  铮!

  就在剑锋即将割破胡夫人喉咙之时,一条宛如长蛇的链剑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攻了过去。

  兀鹫不敢托大,急忙后撤躲过。

  窗棂上,紫女妩媚妖娆的身影在电光乍现的一刻显露,手中链剑仿佛有生命的舞动。

  “兀鹫大人想知道宝藏的下落可以问我啊,何苦欺负一个弱女子呢。”

  兀鹫看着紫女,眼中露出厉色,冷声道:“又是你,真是阴魂不散。”

  紫女轻笑一声,妩媚轻柔的嗓音响在房间里。

  “兀鹫果然喜欢在亡者之地徘徊,上次来司马府已经带有了一条命,还不够吗?”

  “刘意虽死,债还没还完。东西我要拿走…”

  兀鹫发狠说着,手中长剑指向胡夫人咽喉,道:“她的命,我也要拿走。”

  “你跟紫兰轩还有一笔债没清呢。”

  紫女美眸冰冷,淡淡开口说道,手中链剑忽然如腾蛇般飞舞,锋利剑刃破风而去。

  兀鹫奋力一斩,借着力道向后退去。

  紫女翻身从窗棂飞下,莲步辗转,手中链剑如蛇般尾随而上。

  剑影缭乱,紫女婀娜的身姿仿若翩翩起舞般与兀鹫周旋。

  链剑伸长延伸,剑刃翻飞之下,一剑将兀鹫的面具劈开。

  兀鹫被紫女压制的如此狼狈,眼看胜负之在几招之内,兀鹫孤注一掷,一个飞身抓过胡夫人,拿剑架到她脖子上威胁紫女。

  “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会遭报应的呦。”

  链剑收缩,紫女姿态优雅的站立不动,眼波流转间透着几分警告,柔声的说道。

  兀鹫对此嗤之以鼻,道:“像我这种常年行走在黑暗的人,早已不信什么报应。”

  这时,忽然一道声音如鬼魅般突然在后身传来,兀鹫顿时脊背发凉。

  “命都快没了,东西在不在有那么重要吗?”

  卫庄冷傲的面容泛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冷笑,声音略显沙哑磁性,不急不缓的说道。

  下一瞬,卫庄如脱兔般一闪。

  出手如飞龙探云,一招就断了兀鹫一条手臂。

  “啊!”

  兀鹫刚发出惨叫,卫庄屈膝一顶,将其击飞出去。

  兀鹫踉跄的勉强稳住身形,一把拔出地上的剑向卫庄杀去。

  一臂被废,兀鹫单手剑招杂乱无力,卫庄轻松格挡,抓住一个破绽一脚将兀鹫踢飞。

  身形一闪,剑光如凝霜一结。

  兀鹫瞬间毙命。

  ————

  大将军府邸。

  姬无夜正高坐在软塌上,单腿抬起放在其上,坐姿极为肆意狂妄,那张狰狞的面容带着几分醉意和玩味,扫了一眼身旁的翡翠虎,笑道:“老虎,你觉得今晚的计划成败几何?”

  “杀人这种事情我不在行,毕竟生与死也就五五开,成与败因素太多,不赌。”

  翡翠虎摇了摇头,脸上肥肉抖了抖,笑道。

  “老虎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狡猾,哈哈!”

  姬无夜轻笑了一声,随后眉头微微一扬,看向了窗户的位置,那里极为阴暗,没有一丝灯光,唯有借助月光的银辉洒下时才能隐隐约约看到一道人影。

  猩红色长袍,一头雪白色的长发随风而动,修长的身姿透着高冷孤傲。

  此时能出现在这里,那他的身份呼之欲出———血衣侯,白亦非。

  哪怕此刻与姬无夜翡翠虎共处一室,但依旧给人一种站在不同地方的错觉。

  见到白亦非,翡翠虎站起身来,肥肉乱颤的脸上露出几分谄媚:“侯爷您来啦。”

  随着白亦非的到来,房间里的蜡烛齐齐熄灭,昏暗的空间让姬无夜不喜,眉头皱起,道:“你不用每次出现都这样吧。”

  一道幽冷的声音缓缓响起,听的人骨子里泛冷。

  “屋里的灯光太刺眼。”

  姬无夜凝眉,沉沉吸了口气,道:“我这里,多了不少麻烦。”

  白亦非如血的嘴唇勾起一丝微笑,摇晃着手中的酒爵,里面的酒水猩红粘稠的犹如鲜血一般,道:“将军推荐韩非来此查案,我认为是一石二鸟的妙棋。”

  姬无夜眼中露出精芒,道:“是啊,我也想让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迈进禁区里找死,还正好帮我查清当年那批宝藏的下落。”

  翡翠虎一听有宝藏,立刻两眼放光地兴奋道:“火雨公的宝藏?那可是好大一笔财富啊。”

  三人正说着,忽然从某个方向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火光骤亮,燃起大火。

  “那个方向…是毒蝎门,好大的胆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姬无夜气愤不已,一摔酒杯站起身来,目光凶狠地看着窗外。

  “欸,这是坏消息,也是好消息。”

  白亦非手指轻轻滑过唇角,嘴角浮现出一抹狷狂邪魅的笑意,声音幽冷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

  姬无夜和翡翠虎都是微微一愣,不解的看着白亦非。

  明明是坏事,怎么又成了好事?

  “这么多年,在韩国,我们就是法,但是今天,有人想在这里缔造新的秩序。”

  白亦非眼中闪过一抹猩红色的光晕,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是好消息?”

  姬无夜脸色难看,沉声问道。

  “有人想挑战这个秩序,也有人期待他的挑战。”

  姬无夜眼中凶光乍现,道:“动用夜幕全部力量,杀了他。”

  “不,这样只会让他成为烈士,引来更多的蠢蠢欲动。”

  白亦非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幽幽开口说道。

  “这个国家安逸太久了,以至于忘记了当初为什么需要我们,忘记了他们曾经面对的混乱。”

  姬无夜听罢,喉咙里传来压抑的笑声,道:“是该给这些贱民提个醒了。他们既然忘记当初的恐惧,那就帮他们回忆一下曾经的恐惧。”

  “我们赐予恐惧,他们会跪着祈求。”

  墨鸦忽然出现,单膝跪地,恭敬地说道:“将军,地牢已破。”

  “恐惧出笼,到时…你们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向我们求饶呢?”

  屋外雷声突然响彻,雷光率先一步照亮了一张惨白肤色的面容,冷峻邪魅,猩红色的嘴唇犹如沾染了血色一般。

  身后传来姬无夜猖狂的大笑,屋外雷声顿挫,电光刺破黑夜,照出短暂的光明。

  地牢中,压制十年的仇恨已然到了爆发之日。

  一双猩红的眸子睁开,死寂,冰冷,妖异而杀气腾腾。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6813873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