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诸天: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五十二章 得蛊母【求追读,求月票】

第五十二章 得蛊母【求追读,求月票】


  褚歌从明珠夫人那里离开,直奔雪衣堡而去。

  而此时的雪衣堡中。

  临时被姬无夜叫走的白亦非刚刚离开。

  褚歌趁着夜色的遮掩,顺利的潜入其中。

  夜幕高悬,浮云飘荡而过。

  褚歌立于琼楼之顶,心神六识之力随风扩散,很快他就感知到了弄玉的位置。

  眼中精芒一闪,身形骤然消失。

  只见他如一条飞鱼一般穿过夜色,像着某个房间飞驰而去。

  房间内的弄玉正摆弄着编钟,忽而听到一阵风吹来,将封闭的窗子吹开,而后又离奇的又关上。

  正当她下意识紧绷身体,以为要糟糕了的时候,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将她一颗悬着的心拉回。

  “弄玉,你可让我好找。”

  褚歌走来,带着埋怨的语气却听不出他有什么真的不满。

  弄玉回身,看到褚歌真真切切的在她眼前,长久以来的紧张和压力一瞬间消失,脸上瞬间笑靥如花,微歪过头,声音轻柔的说道:“先生你来接我吗?”

  “你可是身处人家的老窝,还敢这么放松,你呀你。”

  看着弄玉俏丽颜笑的样子,褚歌就气不打一出来,没好气的捏了捏她的脸,教训道。

  “唔~”

  弄玉乖巧的站在原地,吹弹可破的肌肤仿佛一下能掐出水来,一下变得粉红。

  “嘻嘻,这不是有先生你在嘛,弄玉不怕呢。”

  弄玉背过双手,一双星眸笑成了月牙,玲珑有致的身材亭亭玉立。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走吧,东西找到了吗?”

  褚歌看着这个乐观的丫头,心头感到有些无奈,说道。

  “还没有,不过…”

  弄玉说着,转身转动了最后一个编钟,随即那画着五行图的地砖开了一道机关。

  “我想这里会有线索。”

  二人随之前往密道探寻。

  褚歌在前开路。

  阴阳秘术之火行之术,运转真气化为火焰,做照明之用。

  雪衣堡的地下,寒冷而又阴森。

  褚歌单手一挥,火焰脱离手掌向前飞去。

  看到眼前这一幕,弄玉顿时瞪大了眼睛捂住嘴巴。

  只见数不清的人的骸骨堆积在此,森白的骨头沉积着,那一颗颗空洞的骷髅头对着二人的方向,似乎冥冥中的对话,让人头皮发麻。

  褚歌看不下去,双手燃起烈焰将这些骸骨焚之一炬。

  这些不用说,就知道是被白亦非祸害的少女。

  弄玉跟在褚歌身后,除了刚才的一点不适应,现在已经面色如常。

  一路走来,褚歌暗暗感叹,真是个内心坚强的姑娘啊。

  顺着幽黑的地道向下,一股扑面而来的寒冷让弄玉打了个冷颤。

  只见四周晶莹剔透的冰柱环绕,忽而一只绯红的蝴蝶飞过,二人的目光顺着蝴蝶飞舞的方向看去。

  一身材较好的妙龄少女似是沉睡一般的躺在冰床上。

  身无寸缕,大片的春光被绯红的蝴蝶遮掩,只有四肢露出白皙而又毫无血色的肌肤。

  十指纤长,如嫩笋葱尖一般。

  而就是这样的一位妙龄少女,在她的左胸胸口出正俯卧着一只蠕动的蛊虫。

  而在她的指尖下方,赫然是那一个个暗红色的陶瓶。

  一双白皙如玉的小臂中隐透出绯红的脉络,而那一滴滴从指尖滴落的,恰恰是白亦非需要的“百越恐惧”。

  “她不会醒过来了。”

  褚歌幽幽开口说道,那个少女已经回天乏术,她失去了太多的生命力,只能在白亦非为她编织的美梦中彻底沉沦。

  弄玉温婉的眸子里露出一抹悲哀,走去将那胸口出嗜血的蛊虫取下,放入药瓶之中。

  “先生,我们走吧。”

  弄玉收好药瓶,出声就要离开。

  却不料因为母蛊的消失,那些附着在少女身上的红蝴蝶突然暴动起来。

  密密麻麻,如红云一般向两人飞去。

  蝴蝶振翅,划出丝丝破风声。

  褚歌眼神一凝,道:“小心它们的翅膀,很锋利。”

  褚歌挡在弄玉,双手凝聚出火球,发功向蝴蝶群烧去。

  轰然大火,瞬间烧死大片蝴蝶。

  但尽管如此,仍旧有大片的蝴蝶从四面八方袭来。

  褚歌让弄玉先走,自己则留下断后。

  真气迸发,如一个膨胀的气球一般鼓动。

  双掌聚气,熊熊真气化作炽热的烈焰随之排山倒海般向前方奔涌而去。

  轰!

  猛烈的火焰在洞窟中肆虐,灼热的高温将洞内冰块融化,瞬息之间将一切化为灰烬。

  做完一切后,褚歌满意的点点头,随即离去。

  ————

  二人回到紫兰轩已经是第二天。

  见两人平安回来,紫女一颗心才放回肚里。

  交代好一切后,褚歌起身告辞。

  紫女在身后张了张嘴想叫住他,却不知该怎么开口。

  褚歌回房,见惊鲵在抚琴,于是便听了一曲。

  “听紫女姑娘说,你昨夜去王宫了?”

  见到褚歌回来,惊鲵清冷的眸子浮现一抹柔意,轻声问道。

  “嗯,昨天忽然灵光一闪,打算创一门音律武学,正巧弄玉是这方面的大家,所以有些问题想请教她。”

  褚歌坐到惊鲵身旁,手臂自然而然的搂住她的腰肢。

  惊鲵微微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她也不会干涉褚歌的想法,一切随他好了。

  瑧首依靠在他的胸膛,二人片刻温存,门外焰灵姬的气息一闪而过。

  “等一下再来陪你,我出去一下。”

  说完,褚歌推门出去,随之气息的路线,褚歌来到的紫兰轩的后院。

  在那里等待着的焰灵姬正扬首望着春风吹拂的杨柳,精美雪白的天鹅颈修长而又诱人。

  焰灵姬察觉到了褚歌,扭动着曼妙的腰肢,纤纤玉指挑逗着一缕火焰,妖媚的绝美面容带着难以形容的魅惑和妩媚,红唇轻启,撩人心弦的嗓音响起。

  “我的主人在召唤我了,我该回去了。”

  同时颇为调皮的对着褚歌眨了眨眼睛,一颦一笑之间,都透露着勾人心魄的魅力。

  褚歌打量了一下此刻的焰灵姬,尽管看过很多次,但再看时,眼中依然是惊艳。

  那犹如火焰的长裙勾勒出的线条极为完美,性感而又妩媚,尤其是长裙上的蕾丝花纹,更显精致妖媚,极美。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让我很伤心啊。”

  褚歌失笑,故作惆怅的样子说道。

  焰灵姬噗嗤一笑,手中火焰消失,莲步摇曳生姿,踮脚吻在了褚歌唇角。

  “也许下次,我就不走了呢?”

  香风一逝,褚歌摸着唇角残留的余温,不禁失笑。

  “老子这成保姆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670/22670795/6796377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