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相女花嫁 > 215 只羡鸳鸯不羡仙

215 只羡鸳鸯不羡仙


“满蹊,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换衣服,梳洗打扮,至于其他成亲需要准备的,都不用你操心。[燃^文^书库][www].[774][buy].[com]`.xs520.”二夫人笑着说道。

        花满溪看着周围众人期盼的眼神,最后只好认命,任由雪伶在她头上灵巧的盘着发髻,每一件配饰都征求了花满蹊的同意才上手,弄到好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姐姐,时候不早了,你该去把嫁衣换上了。”雪伶满意的看着花满蹊的妆容和头饰,除了身上的衣服不太配,其余的都完美极了。

        花满蹊接过雪伶手里的嫁衣,去了里间换上嫁衣,出来的时候花满蹊觉得周围众人的眼光都很奇怪,“怎么了?不好看吗?”

        花满蹊上下看了看自己身上,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是刚刚换衣服的时候把脸上的妆弄花了?

        “满蹊姐姐,你今天好漂亮!”花月言的童言稚语打破了屋子里的沉寂,花满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似乎花月言见到自己的时候只会说这一句话。

        “满蹊,月言说的没错,今天我的女儿真的很漂亮。”花满蹊还未说话,花长忆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花满蹊的眼神里满是慈爱,眼角里似乎还泛着泪光。

        自己宠爱有加的女儿要嫁出去了,不再是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花长忆的心里多少是有些惆怅的。

        “爹爹。”花满蹊挂起笑容,这几天花长忆一直忙着七皇子的事,父女俩见面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哪知道刚一见面,花满蹊就要嫁人了。

        “老爷。”二夫人走到花长忆的身边,两人站在一起的景象让花满蹊红了眼眶,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自己出嫁时的样子,却没想到会是父母双全,尽管不是亲生,却又胜似亲生。

        “满蹊,嫁给太子殿下之后就是他的人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说法自古便有,太子殿下是人中龙凤,你嫁过去之后可千万别再这么直脾气,否则将来吃亏的是你自己。”尽管花长忆话说的不好听,可花满蹊却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毕竟古代人骨子里根深蒂固的想法便是男尊女卑,墨修染又是太子殿下,花满蹊若是受气也是应该的。

        “爹,我知道了。”正是因为深知这一点,所以花满蹊并没有反驳。

        “行了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再说下去只怕要误了吉时。”老夫人着急的催促着花满蹊,昨天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今天就换了一副样子,拼命的想要把花满蹊往外面推。

        “是啊,老爷,时候差不多了,满蹊该上轿了。”二夫人站在花长忆的身边,冲着花长忆说道,花长忆微微点了点头。

        “满蹊,把盖头盖上吧,一会我送你出去。”花长忆依依不舍的冲着花满蹊说道,花满蹊却没有动,反而转过头看向了白玉,锦绣和木槿到现在没醒,花满蹊心里总是有些不安心。

        “你放心,锦绣和木槿没有大碍,昨天半夜锦绣已经醒了,带着木槿回青丘去了,那里有一味药材能让木槿好得更快一些。”花满蹊只是看了一眼白玉,白玉已经把她眼底的担忧尽收眼底,冲着花满蹊说道,“锦绣让我告诉你,若是墨修染敢欺负你,他就带着木槿回来替你报仇,让你放心的嫁吧。”

        花满蹊勾起嘴角,转过头来冲着花长忆说道,“爹爹,在出去之前,我还有一个地方要去。”

        花长忆原本上扬的嘴角顿时垮了下来,他猜到花满蹊要去哪里,大喜的日子提起她总是让人觉得晦气,“算了吧,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就别去那里了,等日后回门的时候再说吧。”

        花长忆轻描淡写的试图阻止花满蹊,花满蹊却出乎意料的固执。

        墨修染是打算带自己离开的,不知怎么的,花满蹊隐隐觉得若是错过了这一次机会,只怕将来就没机会了。

        “爹,不管怎么样,她也是你的女儿我的妹妹,我要出嫁了,于情于理都该去跟她说一声,更何况,她早就不是从前的花意侬了。”花满蹊皱着眉头冲花长忆说道,花长忆皱着眉头思考半天,最后终于点了点头。

        “你想去便去吧。”花长忆拗不过花满蹊,最后只好答应。

        花满蹊欢天喜地的穿着大红的嫁衣朝迎春苑奔去,老夫人在身后叮嘱,“满蹊,你快着些,千万别误了吉时。”

        “我知道了。”花满蹊一点跑一边冲着身后喊道,跑到迎春苑门口的时候,花满蹊停下脚步,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平复着自己激动的心情。

        “大小姐?”迎春苑的院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开门的红掌看见是花满蹊的时候略微有些惊讶,今天是花满蹊出嫁的日子,这是整个府里都知道的喜事,当然除了花意侬,却没有想到,这个时间,花满蹊竟然会出现在这里,“您怎么来了?”

        “二小姐起了吗?”花满蹊没有回答红掌的问话,而是冲着红掌问道,红掌微微点了点头。

        “二小姐平日里起的都挺晚的,今儿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大早就醒了,奴婢帮她梳洗之后她就坐在窗口发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红掌微微摇了摇头,今天的花意侬有些奇怪,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花满蹊今天成亲的消息。

        想到这里,红掌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花满蹊,大小姐今天真的很漂亮,比起曾经的京城第一美女花意侬来,更胜一筹。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我进去看看她。”花满蹊微微点了点头,她自然不知道红掌心里在想些什么,整理了一下心情,推开了花意侬的房门。

        “吱呀。”曾经热闹非凡,装饰奢华的迎春苑如今鲜少有人来,木门都已经不太灵活,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花意侬听到动静甚至连头都没有回,“红掌,外面这是怎么了,敲锣打鼓的,好不热闹。”

        花意侬的声音很沙哑,带着沧桑,花满蹊一下就红了眼眶,“是我。”

        花意侬听到熟悉的声音,欣喜的转过了头,再看到花满蹊一身鲜红的嫁衣时,眼里的欣喜顿时暗淡了下来,“你要出嫁了。”

        花意侬口里的是陈述句,而非问句。

        仿佛是轻描淡写的说一句话,可花满蹊知道她心里一定是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平静。

        “是,我要出嫁了。”花满蹊慢慢的走到花意侬的身边,替她盖好腿上的薄毯,“我就是来跟你说一声,以后,恐怕不能经常来看你了。”

        “没关系的。”花意侬淡淡的扯起一抹笑容,然后催促着花满蹊,“时候不早了,千万别为我误了吉时。”

        花满蹊看着面前的花意侬,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站了好半天,最后只能扔下一句,“好好照顾自己。”

        出了花意侬的海棠苑,花满蹊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自在。

        “爹。”走到路口的时候,花长忆一行人已经站在路口等她,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过去,雪伶仔细的替她盖上盖头,然后把她的手交到了花长忆的手里。

        这样的场景花满蹊在梦里见过无数次,真实的在自己身上上演的时候,花满蹊顿时红了眼眶,直到上了马车,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马车缓缓前行,敲锣打鼓的声音渐渐远去,花满蹊察觉到不对劲,一把掀开了自己头上的盖子,掀开车帘,冲着马车外的车夫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是去墨府?”

        车夫转过脸,花满蹊却愣了,这哪里是什么车夫,分明是墨修染呐。

        “满蹊,我答应过你要带你远走,这一次,我是来实现我的诺言的。”墨修染温柔的看着花满蹊,车子渐渐朝着城门外而去。

        花满蹊从一开始的惊吓中醒了过来,索性撩起裙角,坐到了墨修染的旁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那么,第一站,你要带我去哪里?”

        “你说你向往漠北的大漠,那我就带你去漠北看看,在漠北举办一场婚礼,一定会让你终生难忘吧。”墨修染宠溺的看着靠在自己肩头的花满蹊。

        花满蹊勾起了唇角,“好,那便去漠北。”

        “修染,你有没有想过将来要生几个孩子?”

        墨修染摇摇头,“还未想过,你觉得呢?”

        “我想生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女双全凑成一个好字,你觉得呢?”

        “你觉得好便好。”

        “我怕疼,最好生一次,生个龙凤胎是最好不过了。”

        “那我就得努力了,可不能让你失望。”

        ……

        马车渐渐朝着漠北的方向远去,转瞬之间已经看不清楚,只远远传来花满蹊和墨修染的声音,最后连声音也没有了。

        墨府一切准备妥当,却怎么也等不来一对新人,顿时乱成了一锅粥,而此刻的花满蹊和墨修染,天涯海角,两人自在驰骋,好不自在。

        皇上派了很多人去寻找,每次传来消息,却总是晚了一步,两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而花满蹊和墨修染游历大江南北,最后找了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男耕女织,儿女双全。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911/41649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