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相女花嫁 > 047 玉梨为阿蛮求情

047 玉梨为阿蛮求情


“妹妹想多了,碧柳这丫头脸上毁了,也不愿意出门,我这也是没办法,其他的丫鬟用着不顺心,侍卫身上有点功夫,最近京城里乱的很,所以出门就改带侍卫了。[眼快看书新域名..com,首字母,以前注册的账号依然可以使用]”玉梨解释着,花意侬正想说话,门外走进来一道伟岸的身影。

        “爹爹。”

        “爹爹。”玉梨和花意侬两人站起身来冲着花长忆行礼,花长忆坐到桌边之后,两人也坐了下来。

        “你娘呢?”花长忆坐下来看到大夫人不在,冲着花意侬问,花意侬朝着屋子外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大夫人领着几个丫鬟过来,一人手上端着一盅汤。

        “老爷,昨天夜里听到你咳嗽了几声,一大早我就起床给你炖了点雪梨,一会吃完早饭把这个也喝了吧。”大夫人盛了一碗雪梨递给花长忆,然后在花长忆的身边坐了下来。

        “这两天我得出去一趟,估摸着应该要两天,这段时间,府里的事情就麻烦你了。”花长忆一边用早膳一边说道,大夫人笑了笑,“老爷这是说的哪里话,府里的事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老爷您在外得多注意身体,府里的事不用您担心。”

        花意侬一边喝着粥,一边看着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就如大夫人所说,尽管花长忆不把大夫人娘家的势力看在眼里,可依旧对大夫人礼貌有加,这几日爹爹不在府里,没人护着玉梨,她想要动手自然也方便的多,想到这里,她的脸上挂起了笑容。

        花意侬正洋洋得意,连日来没有休息好的玉梨那边却出了状况,整晚整晚的不睡觉让她的精神差到了极点,端在手里的粥碗被打翻,黏稠滚烫的粥透过衣服,烫伤了玉梨,她冷的发出一声尖叫。

        “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小心。”花意侬放下手里的碗筷,拿着帕子过来替玉梨擦,站在玉梨身后的阿蛮也不知怎么了,一把推开了花意侬。

        “放肆!”大夫人重重的放下手里的碗,看着被推倒在地的花意侬心疼极了,花意侬长这么大,一直都被自己和花长忆捧在手心里疼着,连大声说话都不曾有过,现在却在自己的府里,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一个下人欺负,“这是哪里来的刁奴,来人呐,给我把他带出去,重打一百大板,然后赶出府去。”

        门外很快走进来几个侍卫,玉梨也顾不上自己的伤口,急忙跪在了大夫人的面前,“母亲,阿蛮也是护主心切,绝非故意欺负妹妹的,还请母亲饶了阿蛮。”

        大夫人眼里闪过一丝异色,这为了一个侍卫下跪,她还是第一次见,“一句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了吗?这是相府,下人就该有下人的样子,意侬不过是想替你擦擦身上的污渍就被你手下的侍卫推倒了,还是在我和老爷的眼皮子底下,这要是我们不在,他得猖狂成什么样子?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今天我要是不好好教训他,这府里还有什么规矩可循。”

        “爹爹,爹爹。”玉梨见大夫人不肯松口,又爬到了花长忆的身边,“爹爹,阿蛮不是有意的,我身边没个可心的丫鬟,这才把他带在身边,今日他犯了错,女儿不求爹爹免去他的责罚,只求爹爹开恩,一百大板打下去,只怕连命都没有了。”

        玉梨真可谓是声泪俱下,阿蛮跪在一旁不说话,玉梨以为花长忆至少会开口替她说个话,哪知花长忆却甩开了她的手,“侍卫就是侍卫,你看看你,为了一个侍卫跪在这里像什么样子,就凭这一点,也绝对不能饶了他。”

        “真是没一顿早饭能让我安稳。”花长忆皱起了眉头,临走的时候把事情全权交给了大夫人,玉梨呆跪在一边,看着花长忆离开的背影,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大夫人见花长忆没有开口帮腔,喜出望外,吩咐侍卫把阿蛮拖下去,花意侬却开了口,“娘,不如就算了吧,女儿没有什么大碍,姐姐现在身上的伤势未明,不如让阿蛮先带她回去治伤吧,晚了我怕会留下什么疤痕,那可就不好了。”

        大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花意侬可不是什么善茬,被人欺负到头上了还能忍得下去,记得从前有个丫鬟替她梳妆的时候不小心拔了她一根头发,她吩咐人把那个丫鬟打了一顿,最后卖进了青楼,怎么这会儿突然好心肠起来?

        大夫人对自己生的女儿太了解了,她才不信花意侬会好心的替阿蛮求情。。.。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2911/38708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