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分手后,豪门掌权人把我宠上天 > 第64章桑榆父母知道了季淮川的存在

第64章桑榆父母知道了季淮川的存在


季淮川站在洗碗池边悠哉悠哉地洗着青菜,还把每片叶子都掰开了洗。

原本打算做白灼菜心的桑榆默了。

好心提醒,“季总,其实不用把每片叶子都掰下来。”

“那里面的怎么洗得干净?”

季淮川认真发问。

他总觉得这种绿叶菜里面可能藏着虫子,或者泥巴。

不掰下来一片片洗,他心里不舒服。

桑榆看得出来季淮川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亲自给他示范,“不用五马分尸,直接对着水管就可以冲洗干净。”

季淮川虚心接受,可嘴上还是在逞强,“你不觉得这样很浪费水吗?”

“节约用水人人有责啊,桑老师。”

桑榆可不是面团捏的,可以任他捏扁搓圆,“季总说得有道理,要不以后您少洗几次澡,可以节约不少水呢。”

季淮川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用鼻音回了她一句,“嗯。”

他这么乖,倒显得桑榆有些欺负人了。

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桑榆很快把芋头切成块,开始做芋头烧鸡。

至于季淮川,洗完青菜开始洗菜刀和菜板,然后放回原位。

把料理台收拾得干干净净。

这一点很加分。

桑榆也有这个习惯,只不过刚才季淮川霸占了洗碗池,让她没有施展的空间。

“好香,这道菜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什么时候,季淮川已经站在了桑榆身后。

手还自然而然地搭在她的腰间。

桑榆握着锅铲的手一抖。

他离得太近了。

不经意间手肘往后一拐,撞到了季淮川硬梆梆的腹肌。

桑榆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季总,厨房太窄了,要不您还是出去外面等着吧?”

“我只是问一下菜名,你就赶我走?”

狐疑的视线落在桑榆的侧脸上,“你刚才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小心思被戳穿,桑榆的耳根红了红,“你别靠我这么近。”

“为什么?”他们可是要结婚的人,不亲近一些,难道以后要过相近如冰的生活?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季淮川欣赏着桑榆羞恼的模样,这时候的她眼里没有疏离,不再拒人于千里之外。

像一只炸了毛的小野猫。

低笑一声,“行,我出去。”

季淮川也怕自己再得寸进尺,会被赶出家门,以至于留宿街头。

有眼力见的人都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

“辛苦你了,桑老师。”

厨房里没了那个男人,桑榆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和季淮川相处她还是很有压力的。

哪怕对方在她面前表现得很“平易近人”,但她从来没忘记过,这是南城最有手腕的豪门掌权人。

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云,很多事情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桑榆也不知道自己招惹上这样的人,算是幸还是不幸。

不过不可否认,现在是她有求于他。

季淮川坐在沙发上无聊地刷着手机,视线时不时往厨房那边瞟。

开放式的厨房,他可以清楚地看到桑榆的一举一动。

虽然这间公寓很小,但却让他的心无比安宁。

上扬的嘴角就没落下来过。

拿着手机摆弄了一会了,按下快门。

照片中的女人扎着低马尾,露出完美无瑕的侧颜,灯光打在她身上,温柔无比。

季淮川心虚地看了眼桑榆,见她没发现,愉快地欣赏了起来。

同时,还不忘备份。

这是他的老婆,他拍张照片怎么了?

这时候桑榆的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季淮川扫了一眼,是她家人打来的视频电话。

桑榆把火关小,快速地走到客厅。

瞟了一眼季淮川,如果她现在躲回房间里接电话,会不会显得很失礼?

最后,她选了个拍不到季淮川的角度,按下了接听键。

“小鱼,吃饭了没?”

标准的问候开场白。

桑榆摇头,“正在做菜呢,马上就可以吃了。”

文女士秒懂,“今天又去道馆了?”

“嗯。”

听着她们母女二人的对话,季淮川才反应过来,那天遇到她的地方,好像就有一间道馆。

女孩子学点防身术挺好的,关键时候能保命。

哪怕是拖延点时间也是好的。

那边的电话还没完,季淮川担心锅里的菜会糊,决定去翻动一下。

路过桑榆的身边,他俯身压低声音,“你先打电话,厨房交给我。”

电话那头的人默了。

桑榆也默了。

这行为和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

她甚至开始怀疑季淮川是不是故意的。

季淮川像是没注意到桑榆的异常,自顾自去了厨房,笨拙地翻动着锅里的菜。

静默了好久,文女士忍不住问:“小鱼,你谈对象了?”

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如果不是对象,她不可能把人请进家门。

桑榆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总不能说她和季淮川互相拿对方当挡箭牌吧?

“算是吧。”看季淮川的样子,他们的生意还能继续下去。

她之前只想着把沈明昊和陆嘉余彻底打发了,至于父母这里要怎么解释,桑榆还没想好,以为还能瞒一段时间。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文女士语气严肃,“你该不会是在玩弄人家的感情吧?不然为什么要说这种似是而非的话?”

桑榆想问一问,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她怎么就成玩弄别人的感情骗子了。

冤!

“妈,我是那种人吗?”

对面的文女士笑了笑,“我这不是怕你犯错误吗?”

经历过情感挫折的人,未必不会做糊涂事。

桑榆哭笑不得,“您就是想太多,我们是正经恋爱,合适的话还会结婚。”

得提前给爸妈打个预防针,不然她突然把红本本放在他们面前,说不定会吓到他们。

至于以后的事,走一步看一步。

对桑榆来说,沈明昊给她的感觉太不好,不然她也不会选择做这种荒唐事。

文舒宛还没说话,坐在旁边的桑任华抢先说:“你带他回来一趟。”

他们要亲自把关,不能再让小鱼受伤害了。

桑榆犹豫了,她和季淮川只是各取所需的交易,现在让他跟她去见家长,他会愿意吗?

季淮川看似在炒菜,实则一直在听他们的通话内容。

听到桑榆说他是她的对象,他们会结婚,季淮川的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他这是转正了?

“我时间自由,随时可以跟你回家,看你自己安排就好。”

文舒宛和桑任华对视一眼,虽然他们没看到小伙子长什么样,但听这话,小伙子还是靠谱的。

坦坦荡荡,不装聋作哑。

也不害怕见家长,说明和他们家小鱼是在认真谈恋爱。

悬着的心放了一半。

桑榆感激地看了一眼季淮川,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再过两星期学校就放暑假了,到时候时间充裕,我再带他回去。”

“行,到时候你们提前发消息,让你爸多去钓几条野生鱼,那个没喂饲料,可以放心吃。”

“嗯。”

聊了几句桑榆挂断了电话。

“季总,刚才多谢您。”

这可是大忙人,如果他说没空去乡下,她也不能怪他。

做生意嘛,得兼顾双方的心情。

不能强买强卖。

季淮川不满,“我不是已经转正了吗?还叫季总呢?”

桑榆又又又想起了进门时的那个吻,脸色尴尬,“好好炒你的菜。”

季淮川:“……”

他只是暂时代劳一下,掌勺的人就变成他了?

敢怒不敢言jpg。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4134/14134993/135273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