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分手后,豪门掌权人把我宠上天 > 第79章桑榆和季淮川“秀恩爱”

第79章桑榆和季淮川“秀恩爱”


现在时间不早,桑榆要抓紧时间做饭。

她先去检查季淮川带回来的菜,看到芥蓝菜时候有些想笑。

要是记忆没错乱的话,她让买的,应该是油菜。

也不知道这男人是无意间拿错了,还是真的不认识。

不过他能把买菜任务圆满完成,就已经很不错了。

毕竟都是青菜,没那么多讲究。

“有漏买的东西吗?”

“没有。”

不仅没漏,还多买了一些。

桑榆一句夸奖的话都没有,季淮川却比签了大单子还高兴。

“还是我负责洗菜?”

“可以。”

两人相处得太自然,仿佛在一起生活了许多年的老夫老妻。

客厅的许衍之和傅寻面面相觑,都觉得见鬼了。

“你小舅还会洗菜?”

傅寻摇头,“他从小到大连厨房都没进过,怎么可能会?”

“看来你舅妈调教有方啊。”

“那是,也不看看她是干嘛的。”

厨房是开放式的,在客厅能看到里面那两人的一举一动。

看看季淮川那厮轻车熟路的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洗菜了。

许衍之摸了摸下巴,买错了菜还没挨骂,看来季总在家挺得宠的啊。

突然有点羡慕了。

四个人,桑榆准备做六道菜。

蜜汁烤排骨,无水焖虾,藕夹蒸肉,酸汤牛肉,清蒸鲈鱼,素炒芥蓝。

全都是家常菜。

喝的有饮料,还有桑榆之前买的红酒。

总不能真用矿泉水招待客人,那也太失礼了。

虽说熟人之间没必要太客套,但桑榆现在跟人还不熟呢。

礼节到位,总归是没错的。

许衍之觉得这位季太太真是实在人。

别人请客讲究档次,而她好像没想这么多。

宾至如归是什么感觉,许衍之这次是真的体会到了。

“家常便饭,你们看看合不合胃口。”

桑榆只知道季淮川不吃葱,其他人有没有讨厌的东西,她还真不知道。

之前问过傅寻,他只说不挑食。

许衍之笑了笑,“色香味俱全,不输外面的餐厅。”

傅寻补充,“外面的家常菜没有家里的味道。”

季淮川挑眉,“这是自己人才有的待遇。”

傅寻无语望天,不是自己人,也进不了这个家门啊。

许叔叔说得对,小舅真的太虚荣了。

就像一只公孔雀,无时无刻都在炫耀,他已经有老婆了。

桑榆和季淮川坐一边。

另外两人坐对面。

桌子不大,正好合适。

因为人多,饭桌上就热闹了些,也不讲究什么食不言寝不语了。

“桑老师有没有考博的打算?”许衍之明知故问。

“有,已经在着手准备了。”

桑榆眼眸微动,脑子里冒出了一个猜想。

该不会这么巧吧?

“我之前看过你发表的论文,很新颖。”

非线性泛函分析。

这是很多人听了就觉得头疼的课题,更别提创新了。

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桑榆要是还转不过弯,那她就是榆木脑袋中的翘楚。

“原来您就是传说中的许老师。”

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但在同一个圈子里,撞名字的概率还是很低的。

许衍之老脸一红,“还担不起“传说中”这三个字。”

“是您太谦虚。”

要说之前桑榆只是把许衍之当成普通客人,现在就不一样了。

同行的天才,想不敬佩都难。

人都有慕强心理,桑榆同样不能免俗。

季淮川用大腿碰了碰桑榆的,一触即离。

“你别被他的表象骗了,这人自恋得很,被你这么一夸,今晚要激动得睡不着了。”

老婆还没夸过自己。

怎么可以夸别人?

许衍之已经习惯了被季淮川拆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们讨论学术问题,你听得懂吗?”

季淮川虽然是麻省理工的高材生,可他学的是金融啊。

术业有专攻。

许衍之这次是真的戳到季淮川的弱点了。

不过这人有一个本事,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能保持面不改色。

“老婆,我现在找你补补课还来得及吗?省得以后你们说话我听不明白。”

桑榆手一抖,差点没拿稳筷子。

这男人又开始作妖了。

他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是霸总啊。

用力地踩了一下季淮川的脚,以示警告。

看她这副炸毛的模样,季淮川觉得被许衍之埋汰几句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坐在对面的傅寻已经快把头埋进碗里了,眼里满是“惊恐”。

他小舅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太吓人了!

许衍之眼睁睁看着他们秀恩爱,好不容易掰回一局的优越感淡然无存。

幸好,接下来没人再闹幺蛾子。

顺顺利利地吃完了这顿饭。

吃了饭,许衍之就要离开了。

他怕自己再待下去,某些会嫌他碍事。

走之前和桑榆交换了微信,“桑老师,有学术上的问题,随时可以找我探讨。”

“多谢许老师。”能得到他的指点,对桑榆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许衍之笑了笑,“客气。”

对傅寻招了招手,“走,我送你回家。”

因为饭桌上还有未成年,他们就没有喝酒。

“小舅,舅妈,那我回去了。”

季淮川点头,“别忘了写作业。”

“知道。”

这一刻,傅寻希望小舅永远不要回家了,他还能过得清净一些。

送走了客人,家里还需要打扫一遍。

“明天我带个扫地机器人回来。”

桑榆皮笑肉不笑,“您高兴就好。”

“还生气呢?”

“您是季总,谁敢生您的气?”

这话说的,老阴阳了。

季淮川低笑一声,“季太太有特权。”

桑榆不搭理他,把碗筷收到了洗碗池,季淮川极有眼力见,“我负责洗碗。”

要不是公寓太小,他还想弄个洗碗机。

“那就有劳季总了。”

桑榆没有推辞。

她还要拖地呢。

既然季淮川非要和她挤小公寓,那么家务就该分给他一半。

两人各司其职,半个小时后,家里又变回了一尘不染的模样。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4134/14134993/135273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