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分手后,豪门掌权人把我宠上天 > 第88章要傅泽霖转让股份

第88章要傅泽霖转让股份


傅寻冷淡大眼神,让傅泽霖的心像被剜了一块。

他该有多失败,才会让亲生儿子这么恨他?连和他说一句话都不愿意。

甚至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叫过他一声爸爸。

满心的苦涩,不知道该怎么发泄。

桩桩件件的错误,全都是他亲手犯下的。

傅泽霖恨自己,为什么要失忆?

为什么要一意孤行,觉得身边的人都在联手欺骗他?

忍着剧痛,傅泽霖面色平静地说:“你是傅家的孩子,迟早要回家继承家业。”

傅泽霖承认自己很卑鄙,他现在无计可施,只能用利益来打动傅寻。

亲父子做到这个份上,真的很悲哀。

“傅家缺我这个继承人?”

傅寻脸上的嘲讽越来越刺眼,“不对,苏情给你生的儿子连一个月都没活下来,你确实需要我养老送终。”

傅泽霖像是被打击到,腰身不再挺直,像是在忍着巨痛,“不,不是这个原因,只有你才是我傅家的继承人,从始至终我的儿子也只有你。”

“啧,傅家是有皇位需要继承?”

傅寻眼睛一亮,“小舅,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他还以为怎么着也得再等一两个小时呢。

这效率,厉害啊。

不愧是他小舅。

“怎么,不想回家?”看到傅寻平平安安地站在他面前,季淮川彻底放心。

“回,我们现在就回去?”

“吃哑巴亏可不是季家人的作风。”

傅寻不说话了,反正有小舅在,他们一定可以安全回南城。

在他的心里,小舅是无所不能的。

傅泽霖收敛了情绪,眼里像是蕴了一团浓墨,无法化解。

外面的保镖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季淮川到了也没人发现!

看着自己的儿子用截然相反的态度对待季淮川,傅泽霖心里无比失落。

但事实摆在眼前,这么多年,照顾傅寻的人是季淮川。

而且,他是明珠的弟弟。

投鼠忌器。

哪怕这几年季淮川对傅家紧紧相逼,甚至还把手伸到了北城,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甚至还主动让出了一部分利益。

傅泽霖还想让傅寻回家,这种时候不能不避季淮川的锋芒。

沈明昊算计得很好,可惜他不知道现在的傅泽霖早就不可能和季家斗了。

其中的原因,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

“傅总莫名其妙把我季家的人绑来,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傅泽霖有些晃神,这不是季淮川第一次向他要交代。

那个时候对方还只是少年,满身戾气,和现在沉稳而又预筹帷幄的样子天差地别。

当然,那个时候的季淮川在他这里没讨到好。

今时不同往日,季淮川已经是季家的当家人,经过这几年的沉淀,早就已经让人捉摸不透了。

“傅寻是我儿子,我接他回来有什么不对?”

季淮川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看了一眼傅寻,“你先出去外面等着。”

“小舅,你是不是想说当初傅泽霖主动放弃抚养权的事?没关系,不用避着我,我都知道的。”

傅泽霖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无比苍白。

那个时候的傅寻才几岁,他怎么还会记得?

心里很慌,“我从来没想过不要你。”

“你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那个时候,你把苏情带回了家,说不要季明珠,也不要季明珠生的孩子。”

自揭伤疤,不仅给了傅泽霖痛击,还让傅寻想到了那些沉重的过往。

妈妈每天抱着他哭,苏情那个女人直接住进了家里,而他生物学上的父亲说,肯定是妈妈算计了他,才会生下孩子……

到底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沉不住气,这会儿眼睛红彤彤的。

看向傅泽霖的眼里,满是恨意。

季淮川沉声吩咐,“先去车上等着。”

外面的保镖已经被控制住,没人可以拦季家人。

傅寻也不想再在这个恶心的地方待下去了,这会让他觉得对不起妈妈。

当初妈妈离开的时候,就说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没有任何犹豫,大步往外走去。

“傅寻!”

傅泽霖好不容易才在季淮川的眼皮子底下把人带回北城,要是这次让他们离开,下次见面可能又要等好久。

“傅总,你这是……恢复记忆了?”

傅泽霖的脚步一顿。

季淮川知道自己猜对了。

失忆太过便宜傅泽霖,他造了那么多孽,应该清醒地接受妻离子散的惩罚。

摩挲了一下手指,现在的傅泽霖浑身上下都是软肋。

“我只是想让他回家,我错了吗?”

他不敢去打扰明珠,只敢每个月出国一次,能远远地看她一眼,他就满足了。

傅寻是他们的孩子,他找不到办法弥补明珠,只能把这份亏欠补偿在孩子身上。

难道连这个机会,他都不配拥有吗?

“不是所有事情都有改正的机会。”季淮川的眼神淡漠。

“既然傅总说接傅寻回来,是为了培养他当接班人,那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口头支票好像不是很有诚意。”

傅泽霖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把你名下的所有股份转让给傅寻,在他成年之前,你可以代为管理公司,能做到这一点,我就相信你的诚意。”

季淮川一点都不担心傅泽霖会拒绝。

或者说就算傅泽霖拒绝也没用,傅家的家业必须归傅寻。

人不能和钱过不去,季淮川觉得自己身为傅寻的小舅,有责任帮傅寻拿到属于他的一切。

不然岂不是便宜了某些人?

男人最懂男人,对于恢复记忆的傅泽霖来说,只要能赎罪,别说是把傅氏交出去,更荒唐的事情他也能做得出来。

“好,我答应你。”

季淮川满意地勾了勾唇,“口说无凭。”

“我们现在就可以签合同,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季淮川是在通知傅泽霖,而不是在和他谈你条件。

“看样子傅总还没认清楚情况,那就告辞。”

季淮川没那么多时间跟他绕圈子。

如果傅泽霖真想补偿傅寻,就不该在付出的同时还想得到回报。

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傅泽霖这几年和季淮川交过手,知道他做事雷厉风行,早就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了。

现在的他羽翼丰满,就连自己在他面前,都落了下乘。

“我答应你。”

季淮川没有停下脚步,他不是在和傅泽霖讨价还价。

该是傅寻的东西跑不了。

过程并不重要。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4134/14134993/135273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