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分手后,豪门掌权人把我宠上天 > 第134章别再自取其辱

第134章别再自取其辱


乍然听到陆嘉余的声音,桑榆还有些恍惚。

一开始只觉得这个声音很耳熟,过了大概两三秒,才反应过来声音的主人是谁。

这段时间她没想起过这个人,偶尔看到陆嘉余的消息,内心也毫无波澜。

猝不及防的再见,让桑榆有些生理不适。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在知道自己不受待见的情况下,还要没眼力见地往前凑,那就是纯纯地厚脸皮。

男人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落下一片阴影,打在了桌面上。

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哪怕还没有亲密接触,只是一个影子,都会让人觉得心烦。

桑榆不是情绪外泄的人,哪怕心里再怎么翻江倒海,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发生变化。

放下手里的筷子,抬眸,淡漠的视线落在陆嘉余的身上,“有什么事吗?”

她的眼神很淡,语气也很淡,骨子里透露出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和刚才嘴角含笑的样子判若两人。

终于在现实中看到了这张日思夜想的脸,陆嘉余定定地看着她,眼神里满是痴迷。

直到桑榆的眉头微蹙,眼角眉梢都结了冰,站在一旁的男人这才回过神来。

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小鱼,我……”

季淮川捏着筷子的手指收紧。

啧。

看来自己的脾气还是太好了,才会被情敌当成了死人,无视得这么彻底。

桑榆看着对面黑了脸的男人,有些想笑,见他要说话,连忙用眼神制止。

在老婆的眼神示意下,季淮川只能暂且按耐住脾气,只是脚尖碰了一下桑榆的。

脸上明晃晃地写着,我吃醋了!

恋爱中的男人,真幼稚。

季总是天边的云,要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和陆嘉余分辩,上演两男一女的戏码,还挺尴尬的。

没见着周围的员工都在看他们吗?

桑榆不想被人当猴看。

而且,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比较好。

换位思考,如果季淮川招惹了桃花,还要每次都让她处理,一次两次倒还好,多了她也会烦。

注视着陆嘉余,眼睛里无悲无喜,“陆先生,我们现在的关系不适合叫小名,而且我已经结婚了,或许,你可以叫我一声季太太。”

两个男人神色剧变。

季淮川眉目舒展,嘴角噙着明显的笑意。

季太太,真好听。

陆嘉余的面色,则更苍白了几分。

有些刀子,由她本人亲手捅在他身上,更痛。

“季太太。”他语气喃喃,浑身散发着颓废灰败的气息。

修长的手指按在桌面上,好像不这样,他随时都会倒地不起。

桑榆很不喜欢这种场景,周围看好戏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是耍杂的。

这太不体面。

心里对陆嘉余更加不满了,“陆先生,我很不喜欢别人对我死缠烂打,你应该懂的。”

懂。

他怎么会不懂。

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啊。

“非要让我们跟着你一起丢脸,你才高兴?”骨子里的教养,让桑榆骂人的时候总是发挥不好。

但尽管如此,对陆嘉余来说,这句话的杀伤力已经很大了。

大到直接把他的心凿开了一个洞。

原来和他出现在同一场合,她觉得丢脸,身子摇晃了一下。

见次,桑榆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陆嘉余要是碰瓷的话,自己要不要帮忙叫救护车?

季淮川长臂一伸,摸了摸桑榆的发顶,“季太太,再不吃菜要凉了。”

陆嘉余的视线,钉在了季淮川的手上,原来,他们私下里的相处是这样子的。

就像曾经的自己和小鱼。

“还有事?”

季淮川看向陆嘉余的眼神充满了压迫感,上位者的气势,让人不敢与他对视。

陆嘉余虽然是影帝,但在真正的豪门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这一瞬间,他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和季淮川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只要小鱼不傻,都不会放弃季淮川,来选择他这个烂人。

既然这是她想要的,那他成全她。

“季总,季太太……”

这个称呼,他喊的很是艰难,“不好意思,打扰了。”

颔了颔首,随后落荒而逃。

当事人走了一个,剩下的两位都不好惹,员工们又开始低头装鹌鹑,不敢再用八卦的眼神看老板和老板娘了。

心里却在疯狂呐喊,这就是现实版的追妻火葬场吗?

看陆影帝摇摇欲坠的模样,真可怜。

桑榆本来就不饿,现在更是被坏了胃口,彻底不想动筷子了。

“不吃了?”

“嗯,不吃了。”

季淮川看了一眼手表,“我待会儿还有事,你自己一个人在休息室睡觉,可以么?”

桑榆眼中带笑,“如果我说不可以呢?”

“那我只能放别人鸽子了。”

季淮川站了起来,“毕竟作为已婚人士,不管到了何时何地,都应该把伴侣放在首位。”

把手递向桑榆,她大大方方地握住。

季淮川的手很大很干燥,桑榆很喜欢和他牵手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光明正大相爱的魅力。

在他身边,她从来不缺安全感。

把人送回办公室,季淮川就去会客室见合作伙伴了。

桑榆知道季淮川很忙,但没想到他忙到这种程度,除了吃饭时间,基本都在处理公事。

看来豪门的掌权人,真不是那么好当的。

心下无奈,这厮都这么忙了,还把她带在身边,真是有够黏人的。

离开公司以后,陆嘉余开着车,漫无目的地游荡在他和桑榆曾经走过的地方。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生活很单调,大多数时间都是窝在家里。

像普通情侣一样出来逛街,吃饭,看电影,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开始的那几年,他们之间的回忆很多。

后来,好像就没多少了。

陆嘉余记不得分手以前,他们有多久没好好坐在一起说说话。

聚少离多,他不是在拍戏,就是去参加各种节目。

好像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就在渐行渐远,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不知不觉,陆嘉余把车子开到了盛世豪庭。

这是桑榆之前住的地方,分手以后她就把这里的公寓卖了,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后来陆嘉余又把这里买了下来。

桑榆现在已经完全把他驱逐出她的生活,除了这里,陆嘉余想不到完完整整属于他们两人的地方。

车子停在地下车库,想到刚才冒冒失失地上前和桑榆说话,惹她生气,陆嘉余懊恼地皱眉,随后用力地拍了一下方向盘。

他离幸福只有一步之遥,怎么一念之差,就全毁了?

连后悔的资格都没有。

现在她已是人妻,还明确表达了不想见他的想法。

他除了成全,没有别的办法了。

心情烦躁之下,陆嘉余从储物格里拿出来一包香烟。

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抽上烟的,每一次想桑榆,想到受不了的时候,他只能用这种方法麻痹自己。

桑榆不喜欢香烟的味道,以前他是不碰的。

因为这一点,自己一度成为了她嘴里的好男人。

不抽烟,不酗酒。

那现在呢?

他是不是已经变成了面目可憎的坏男人?

陆嘉余自嘲一笑,他还在期待什么,现在这副自怨自艾的模样,他自己都觉得恶心,更别提小鱼了。

她从小就爱憎分明。

不喜欢的人,越看只会越讨厌,不会日久生情,突然就把人看顺眼了。

想起公寓里还有一副桑榆画的画,那是她之前搬家落下的。

陆嘉余决定把画带走,以后再也不来盛世豪庭。

他会和季氏集团解约,然后退圈,如她所愿,不会再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一下车,陆嘉余莫名觉得头有些晕,不然怎么会在反着光的地板上,看到了刺眼的血红色。

鼻端甚至还闻到了血腥味,让他心跳加快,窒息感扑面而来。

下意识撑着车门,等头晕目眩的感觉过去了,他再看向地面,一切如常。

就连血腥味也消散了。

刚才的一切果然都是幻觉。

陆嘉余心想,等取了画,他要回家好好睡一觉,以后再也不去打扰小鱼了。

再也不了。

那种冰冷的眼神,他再也承受不了了。

就这样吧。

别再自取其辱。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4134/14134993/135273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