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分手后,豪门掌权人把我宠上天 > 第180章异国他乡

第180章异国他乡


桑榆被季淮川的财大气粗逗笑了,捏了捏他的脸,“那我就等着了。”

“嗯。”

如果用金山银山,就能让老婆安安心心地陪在他身边,和他白首偕老,季淮川求之不得。

一路奔波已经很累了,这会儿窝在壁炉旁边的沙发上,桑榆不想动了。

“宝贝,我去收拾行李。”

“嗯。”

“有事叫我。”

“嗯。”

桑榆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就像一只慵懒的猫。

家里只有他们两人,为了照顾孕妇,他们住在一楼。

季淮川在卧房里收拾行李,从打开的房门可以看到桑榆。

到了这个阶段,桑榆只要离开季淮川的视线,他都会担心不已。

就这么待在他身边吧,季淮川如是想。

嘴角上扬的弧度加深,这是完全属于他们的二人世界,接下来没人打扰他们了。

因为时差关系,这会儿挪威是晚上八点多,季淮川和桑榆在飞机吃过东西,等行李收拾好,洗了个澡就上床准备睡觉。

异国他乡,桑榆明明很累,却睡不着。

透过没拉严实的窗帘,可以看到路灯下满天飞舞的雪花,纷纷扬扬。

哪怕到了这一刻,她还是觉得惊奇。

季淮川这样的大忙人,平时休息一天都很难得,可现在他居然会带她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度假!

这一切,怎么想都不真实。

在她的少女时代就曾幻想过和爱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现在这一切都实现了。

季淮川从身后抱着桑榆,胸膛紧紧地贴着她的后背,已经睡着了。

听着他的呼吸声,桑榆只觉得一阵心安。

要是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好像也挺不错。

季淮川睡醒,发现桑榆还醒着,蹭了蹭她的脸颊,“宝贝,你要当国宝吗?”

“我不困。”

一是因为时差。

二是她在飞机上睡了一路,精神很饱满。

“到家的时候不是说累了吗?”

“现在又不累了。”

男人低笑一声,“不可以调皮,小心教坏小孩子。”

正好这时候桑榆的肚皮鼓了一下。

显然他们家的小朋友也没睡着。

季淮川把手放在鼓起的地方,“小坏蛋,现在已经很晚了,你怎么不睡觉?”

孩子不能回答他,只能用力地踹了一脚他的手心。

这一次感受到的胎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气得季淮川想打孩子的屁股,“不可以这么用力,妈妈会疼!”

桑榆闭着眼睛,这个幼稚的游戏,她不想参与。

突然,躺在身后的男人腾地坐了起来,动静太大,桑榆瞬间睁开了眼。

“你干嘛?”

“今晚忘记念故事书了,难怪小朋友不睡觉,敢情刚才那么用力,是在抗议啊。”

“你想太多了。”桑榆汗颜。

季淮川下床,从行李箱的夹层里拿出了故事书。

“你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我怎么不知道?”

“早就放了,就为了以防万一。”

当了爸爸的人,孩子的必需品他怎么会忘记呢?

桑榆一脑门黑线,“看样子,要给你发个最佳奶爸奖。”

“不要。”季淮川毫不犹豫地拒绝。

要是真有了这个奖,以后出去怕是要被许衍之笑死。

桑榆故意逗他,“有了这个奖以后孩子就会和你亲。”

季淮川在外面精明,在家就变成了季三岁,思路已经被老婆牵着走了,“为什么有奶爸奖她就和我亲?”

“这证明你带孩子的时间多,孩子都是这样,谁带得多就喜欢谁。”

季淮川想想这话不无道理,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

“这个奖还是颁给你吧,最佳妈妈奖,怎么样?弄块金牌?”

桑榆:“……”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手有些痒,想打人了。

这人怎么这么欠揍呢!

似乎看出了桑榆的意图,季淮川跟她解释,“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你去读博,孩子我来带。”

“所以呢,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她要是真有这么一个奖,肯定会被人笑话!

还金牌!亏季淮川想得出来!

男人摸了摸桑榆的肚子,满眼温柔,“我也想让孩子也跟你亲。”

在季淮川看来,整个孕期最受苦的人就是他的太太,以后不管谁带孩子,最应该亲近的人都是桑榆。

在生育孩子这件事上,母亲居功至伟。

这一点毋庸置疑。

桑榆没想到季淮川会说出这样的话,突然有些感动。

伸出手,“我觉得有些冷,你可以抱着我吗?”

季淮川没做他想,上床搂住了桑榆。

当然,也没忘记给他的小宝贝念故事书。

“今天听什么?”

“葫芦娃。”

“故事书上没有。”

“那就海的女儿。”

这个故事季淮川讲了无数遍,已经记得滚瓜烂熟了。

开始娓娓道来。

本来还不困的人,在他的怀里昏昏欲睡,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季淮川有些想笑,他到底是在哄娃,还是哄老婆啊?

把故事书丢在床头,还是老婆重要,故事还是明天再补上吧。

亲了亲桑榆的额头,“宝贝,做个好梦。”

睡梦中的人感受到他的气息,又往他的怀里钻了钻。

桑榆向来是冷静的,克制的,被她全身心的依赖,让季淮川心跳加快。

更加抱紧了怀里的人。

要不是还有个小电灯泡,他们可以更亲密的。

季淮川及时打住这个危险的想法,默念,这不是小电灯泡,这是小宝贝,是他的小公主。

不能嫌弃她。

桑榆睡眠浅,季淮川没再制造动静,搂着人再次入睡了。

大概是气温低的环境有助于睡眠,这一觉,桑榆睡得很熟。

醒来后已经是早上八点了。

有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背上,对于季淮川的睡相桑榆已经无话可说。

这是她见过的睡姿最不规矩的人!

男人的头抵着她的后背,被子也跟着下滑,幸好家里有暖气,不然她指定要着凉。

难得可以睡个懒觉,桑榆没打扰季淮川,就这么静静地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身后的男人总算醒了。

迷迷糊糊之中,开始亲吻桑榆的后背,然后是脖子,耳垂。

这是每天早上的必备流程,桑榆就像渣女一样,不配合,不拒绝。

只负责享受。

熟练地挑开肩带。

开始肆意作乱。

“老婆,你醒了吗?”

“没醒。”

季淮川失笑,“那我要继续了?”

“季淮川,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居然这么禽兽。”

“难道你想让我禽兽不如?”

季淮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大手从她的胸前移开,拉上睡裙的肩带,“早饭想吃什么?我去做。”

桑榆一脸怀疑,“你行吗?”

“行,怎么不行。”

挪威的主食是土豆,面包,传统菜的做法也很简单,一锅乱炖就是了,季淮川之前做过功课,觉得自己没问题。

如果季太太想吃中餐,他可以给她熬白米粥,煎荷包蛋。

如果想吃更复杂的,那他只能请别人来做了。

桑榆没为难他,“你能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行。”

有机会表现,季淮川不会放过。

亲自照顾怀孕的老婆,以后想起来也会骄傲无比,这不比赚几个亿还有意义吗?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4134/14134993/135272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