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分手后,豪门掌权人把我宠上天 > 第212章跟沈一秋回家

第212章跟沈一秋回家


“嗯,我是王八蛋。”许衍之不着痕迹亲吻沈一秋的发顶,“但是,可不可以把乌龟两个字去了?”

“有区别吗?”

“有,伤害性更大了。”许衍之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孩子,还是第一次被骂成乌龟。

奈何他还不敢怒,不敢言。

“你活该!”

沈一秋咬牙切齿,如果再有下次,她保证亲手打断狗男人的骨头!

不是喜欢装吗?

那就玩真的好了!

许衍之心里又内疚,又窃喜。

内疚是因为吓到了她。

窃喜则是因为她流露出来的关心。

各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交织在一起,许衍之以前从来没体验过。

情绪彻底平复,沈一秋狐疑地看着许衍之,眼底满是关心,“真的没受伤吗?要不还是去拍片检查一下吧,有内伤也能及时发现。”

故作矜持,“你可是数学界的明日之星,要是有了闪失,我可能会被大卸八块。”

有了前车之鉴,许衍之不敢再假装受伤。

“这些血都是别人的,我一根头发丝都没伤着。”

摸了摸沈一秋的头,“地球离了谁都会转,我万里追妻,说不定还能成为一段佳话。”

“呸,胡说八道什么呢。”脸颊开始发烫,虽然这事彼此都心知肚明,但他们还没确定名分啊。

哪里来的妻!

许衍之不再逗她,名分这东西,早就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我不是鲁莽的人,既然出手帮忙,肯定是有十足把握的。”

“没想到许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地乐于助人!”沈一秋嘴上不饶人,“不颁面锦旗都对不起你英勇救人的壮举。”

男人低笑出声,“要不我现在去通知那人给我送面锦旗?他刚才要给我钱,整整一百五十万美金,我没要,现在突然有点后悔。”

许家的公子哥,会缺一百五十万美金?

沈一秋差点被他逗笑了,担心自己笑出来会给对方她很好哄的感觉,继续绷着脸。

“话这么多,证明真的没事。”推开许衍之,“我要回家了,你自便。”

许衍之眼疾手快,抓住她的手腕,“我没地方去,钱包丢了,手机也坏了。”

“看样子德国和你命里犯冲,每次来都要丢点东西,或者出点其他幺蛾子。”

举了举支离破碎的手机残骸,“这次是真的,没骗人。”

可怜兮兮,像一只巨型犬,一副求带走的模样。

沈一秋冷着的脸,差点没绷住。

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是见义勇为的英雄,我要是不收留你,别人还以为我铁石心肠,一人一口唾沫都可以淹死我。”

许衍之抬步跟了上去,“沈医生人美心善,最多只能算刀子嘴豆腐心。”

“啧,油嘴滑舌不适合你。”

许衍之立马闭嘴了。

自从季家的家宴,他们开诚布公地谈过以后,他去了解过沈一秋的过往经历,知道她资助过很多人。

更加确定,她的内心其实很柔软,她比很多人都善良。

这样的女孩,他很难不爱。

沈一秋住的公寓,许衍之不是第一次来,轻门熟路从玄关鞋柜里拿出属于自己的拖鞋。

这还是他第一次“无家可归”,沈一秋收留他的时候给买的。

后来他第二次来,拖鞋还在,彼此之间好像已经默认了某种关系。

简而言之,只差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了。

沈一秋的公寓是两居室,其中一间作为她的书房,也是许衍之的临时收容所。

换好拖鞋,一件浴袍就飞到了他的头上,“快去洗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做了杀人放火的事!”

许衍之也很嫌弃自己,一身脏污,确实有碍观瞻。

乖乖地进卫生间洗澡去了。

沈一秋想到他狼狈的样子,又出了那样的事故,大概也没来得及吃饭,于是去厨房准备晚餐,正好她也有些饿了。

以前的厨房小白,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哪怕没人指点,不看教程,也能做得像模像样了。

进步这么大,最重要的原因是沈一秋吃不惯这边的东西。

为了不亏待自己的胃,只能趁着闲暇时间琢磨厨艺。

许衍之前几次来,还蹭到了沈一秋做的饭。

对比在国内时的厨艺,可谓是天壤之别,如果他没有亲口吃到,肯定不相信那是沈一秋的厨艺。

由此可见,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不逼自己一把,都不知道自己能做到哪一步。

如果没有之前的插曲,沈一秋可能会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算是犒劳许衍之大老远飞过来看她,但是现在,有吃的就不错了!

简单地煮两碗面,饿不死就行。

卫生间的水声停了,几分钟后开门声响起。

许衍之一边走一边系浴袍带子,头发没有吹干,再加上露出来的部分坚实胸肌,勾引人的意图甚是明显。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许衍之,除了斯文败类,沈一秋找不到更贴合的词。

他的学生可能永远想象不到,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许教授,私下里居然会是这样。

空气里有煎鸡蛋的香气,许衍之勾了勾唇,他就知道秋秋不会不管他。

“需要我帮忙吗?”

“老规矩,我做饭,你洗碗。”

“没问题。”

有便宜不占是傻子,沈一秋瞥了一眼男人的锁骨。

“别把水烧干了。”

“用你提醒!”被抓包的人虚张声势,瞪了许衍之一眼。

两碗素面,放了些青菜还有鸡蛋,就是他们的晚餐。

许衍之吃饭不挑,给什么就吃什么。

看着许衍之的穿着,沈一秋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你的行李呢?”

“留在机场了,现场有些混乱,应该是找不回来了。”反正重要证件都在他身上,找不找回来都不重要了。

“那你接下来几天没衣服穿了。”

许衍之满不在乎,“没关系,我穿浴袍就行。”

“你没关系,我有!”

一个公孔雀似的男人,每天在她面前晃荡,她也不确定会不会有一天再次犯错。

至于他刚才穿的那一身,染了那么多的血,应该是抢救不回了。

“你在这边有没有认识的人?让人给你送衣服过来。”

许衍之怀疑沈一秋在给自己挖坑,毫不犹豫道:“除了你,就没认识的了。”

赤裸裸地无赖样,沈一秋真想把面条扣他头上。

面上带着假笑,“我上辈子可能杀人放火,这辈子要来还债,不仅要给你提供住宿,伙食,还得去给你买衣服!伺候大少爷也不过如此了吧?”

许衍之忍不住笑了出来,“说不定是你上辈子对我骗财骗色呢?”

“闭嘴吧你。”

心理暗自嘀咕,吃她的,喝她的,住她的,也不知道是谁骗财骗色!

真是睁眼说瞎话的一把好手啊。

都说打是亲骂是爱,许衍之觉得沈一秋与他的关系又近了一步,他就喜欢看她炸毛的模样,有意思极了。

也不知道老季在做什么,真想给他打个电话,炫耀一下。

都说欠下的债是要还的,以前老季给自己塞了那么多狗粮,是时候还回去了。

吃完饭,沈一秋要去附近的便利店给许衍之买t恤,类似九块九大甩卖的那种。

没办法这会儿去商场时间不合适,她只能出此下策。

“明天再买吧,现在太晚了你自己出去不安全。”他全身上下只有这件浴袍,也没法陪她出门。

“我明天出门早,没空去买。”

“那就回来的时候再买。”

“随你,反正没衣服穿的人不是我。”

男人眼里闪过得逞的光,没衣服穿意味着他不能出门,这不就顺理成章地住下来了吗?

不必像以前那样,只是暂时被收留,第二天就会连人带行李被打包去酒店。

沈一秋摸了摸脖子,“在打什么主意?”

“今天的面很好吃,在想要不要加个餐。”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4134/14134993/135272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