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分手后,豪门掌权人把我宠上天 > 第254章 番外:桑榆x季淮川(1)

第254章 番外:桑榆x季淮川(1)


许衍之熬夜帮学生看完论文,出办公室就看到了季淮川,大清早的,他来干嘛?

“你不是说今天飞国外吗?”

季淮川眼里都是烦躁,“不飞,明天要去北城。”

“嗯?”

许衍之一头雾水,“去北城干嘛?你以前不是说死都不去北城吗?”

“我姐和傅泽霖复婚,明天要办家宴。”

“难怪你脸色看起来像是要吃人,不过他们怎么突然决定复婚了?明珠姐前段时间不是刚交了男朋友吗?”

“被傅泽霖那个臭不要脸的搅黄了呗。”

“不要脸的东西,居然说他愿意当背后的男人,可以没名没分!”

许衍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确实不要脸,这十五年他都靠这招赶走多少情敌了?不过,他能坚持到现在我都有点意外,毕竟他是有前科的。”

正是因为有前科,季淮川才觉得烦,“陪我去喝一杯。”

“唉,都到这个地步了,你就接受吧,这几年傅泽霖是怎么做的咱们也看在眼里,而且有一说一,如果明珠姐不愿意,他赶走再多的情敌也没用。”

许衍之摸了摸下巴,“反正现在傅寻也成年了,等他接手了傅氏,傅泽霖什么都没有,还不是任由明珠姐捏扁搓圆,到时候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

“嗯。”

许衍之比季淮川大两岁,见证过傅泽霖的高光时刻,是大家公认的最有能力的青年企业家,那个时候多么春风得意,后来的就有多卑微。

只要关注他们的人都知道,为了追回前妻,傅总都成舔狗了,就连前妻去和别人约会吃饭,他还得苦哈哈地充当保镖和司机。

有段时间还有人猜测,傅总成了季小姐见不得光的情人。

这几年关于这两人的传言,要多离谱,就有多离谱。

许衍之记得前段时间吃瓜群众给傅泽霖扣上了男小三的名号,那人不仅不觉得丢人,还大大方方地说能给明珠姐当小三是他的荣幸。

想到这,许衍之浑身一颤,还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季淮川不想说话,他承认这几年傅泽霖做得很好,甚至到了不可挑剔的地步,前几年他整顿季氏对方还帮了很多忙,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觉得烦躁。

被迫欠下人情……

傅泽霖真是诡计多端!

“走,去老地方。”

把车钥匙丢给许衍之,“你来开车。”

“行吧,看你现在这样,我也害怕出意外。”许衍之合理怀疑,季淮川一晚上没睡。

虽然他也通宵,但情况比他好多了。

发动车子,往私人会所而去。

路过一所中学,许衍之多看了两眼,“老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所学校你是大股东?”

“嗯,怎么了。”

“得让人加强安保啊,你看那人鬼鬼祟祟的干嘛?这里都是祖国的花朵,保护他们,人人有责。”

季淮川抬眸,就见一个男人在学校门口徘徊,时不时驻足张望,不知道在观察什么。

“少管闲事。”

嘴上说着嫌弃的话,手却很诚实地给负责人发了个信息。

见此,许衍之没再多说,在这里上学的孩子家庭背景都不一般,有从商的,从政的,关系网复杂得很。

一旦发现了可疑人物,肯定要被查个底朝天,要不然这里的孩子出了事,是要闹得天翻地覆的。

到了私人会所,许衍之点了早餐。

“饭还没吃呢,空腹喝酒伤身体。”

“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爽快,原来是想蹭饭!”季淮川翘着二郎腿,眼里满满地都是嫌弃,“一顿不吃能饿死你?”

许衍之笑了两声,“咱们年纪也不小了,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该好好保重身体。”

“那是你,不是我。”

“你都二十八岁了,和三十岁有什么区别?”

“滚。”

季淮川严重怀疑自己找许衍之喝酒是个错误的决定,这人分明就是来给他添堵的。

会所的服务没得说,十分钟不到,就把许衍之点的早餐送来了。

“老季,你要不要吃点,人是铁,饭是钢啊。”

想想最后结账的人是自己,不吃白不吃。

于是,打算来喝酒的两人,在会所吃了顿早饭,吃完以后也没那么想喝酒了,然后许衍之回家,季淮川去公司。

正好公司有个好项目,让给傅泽霖吧,省得他以为当初帮了季家的忙,就可以拿捏季家的千金!

有了想法,季淮川浑身轻松,现在的季氏不是以前的季氏,傅泽霖想欺负人没那么容易。

只要他还在,就永远是姐姐和外甥的依靠。

……

桑榆下班的时候,陆嘉余和叶菲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包括她这个当事人也被扒了出来。

网上有人同情她,青梅竹马的情谊喂了狗。

也有人怀疑事情是她爆出来的,一是为了搏同情,蹭热度,二是为了威胁陆嘉余,不想和他分手。

陆嘉余和叶菲cp粉数量庞大,矛头一致对准了桑榆,认为她一个素人,肯定舍不得放弃这么好的男朋友,所以才会自导自演。

不管是哪一种,桑榆只知道她的未婚夫背叛了她,在她一心筹备婚礼的时候,他和别人在一起了。

多么可笑!

浑身都在发冷,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上车的。

额头抵着方向盘,桑榆在想她现在要去找陆嘉余讨个公道,还是就这么算了?

讨公道能得到的无非就是道歉,这是最无用的东西。

既然觉得做出来的事对不起人,为什么还要做?

人和动物的区别不就是人会克制吗!

如果他真的喜欢叶菲,她会死缠烂打吗!

桑榆脑子嗡嗡直响,真遇上了这种事,她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冷静。

“嗡嗡~”

手机震动,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当看清楚消息内容,桑榆眼里满是嘲讽,也不用想着讨公道了,对方根本就不认为他做错了,估计还觉得他们这对苦命鸳鸯很可怜呢。

而她这个绊脚石,这会儿要是不麻溜地滚,以后就是人嫌狗厌的存在。

行,看在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上,就这么算了吧,对谁都好。

都是成年人了,体体面面活到二十五岁,桑榆可不想来一出撕逼大战。

不是害怕,是觉得丢人。

关闭手机,她不是公众人物,只要不上网,这件事情影响不到她。

吃粉丝红利的人不是她,要头疼的人同样不该是她。

想让她背锅,陆嘉余脑子进水了,当她是软柿子,那么容易拿捏?

从储物格拿出备用手机,给父母和闺蜜分别发了信息,让他们不要理陆嘉余,也不用配合他公关,他们没有那个义务。

距离下班已经过了两个小时,桑榆的心情总算平复了些,没再像之前那样浑身发抖,发动车子驱车离开。

愤怒,难过,委屈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以至于她开车的时候频频走神。

“吱—”刹车声响起。

桑榆面无表情地推开车门,打算走路回家,她还不想死,更不想因为这件破事出车祸。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4134/14134993/135271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