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的末世变身卡牌 > 07、赠刀

07、赠刀


  “大叔,你为什么没有跟上之前的迁徙大队?”

  大叔对突如其来的问题沉默了一下,吐了一口气。

  “为了我的女儿。”

  大叔话一出,苏弈眼中精光一闪,好家伙,没看走眼,果然有故事!

  “那现在为什么要去n城呢?”

  “在q城找了一年多才知道我的女早早就被迁徙的大队带到了n城。”大叔一脸唏嘘。

  嗯?没了?

  说好的故事呢?把我的期待感还我啊!

  苏弈面无表情的撇过头,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物内心疯狂吐槽。

  最近不久似乎有别的城市军方的人走过这条高速,车子开得还算顺利。

  高速上偶尔能看到被推到了路边的遗弃车辆,有时候还能从地上看到几滩血迹,也不知道他们经历过什么。

  离q城越来越远了。

  “真没想到,我第一次离开这座城市会是这种情况。”卷毛难得很安静,一直注视着前方,瞳孔倒映的物体不停拉近。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到这里。”

  “会的。”叶鲁德开着车,认真的回应卷毛的话。

  “对了,苏奕,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叶鲁德忽然对苏奕说。

  “我?”苏奕一愣,随后用自嘲的口吻说,“我就一个自由职业者。”

  “看你样子也不像是不经常上网的那一类,那会(指病毒爆发初期,发电站没人也可以自动运转一段时间,电路也没被破坏得太严重,网络上虽然乱却能了解很多信息)有段时间还没停电吧?”

  “手机丢了。”苏奕有些不知道怎么圆这个谎。

  “哦……”叶鲁德似乎是信了,“那最好趁现在了解一下外面的情况,待会估计连不上网了。”

  说着,抽出一只手递过来一台平板。

  接过后发现,平板上正登录着一个叫《幸存者中心》的网站,上面最显眼的是一个视频,标题:震惊!整个星球都是虫子的老巢……

  点进去,视频加载了半天才开始播放。视频里一架小型无人飞机正在航拍着一个灰蒙蒙的世界,整个世界都是死寂的,没有一丝生气。

  无人机不断爬高,开启夜视的镜头下世界越发的清晰,这时候苏奕才发现,原来地上坑坑洼洼的布满了虫洞,看不到边际,令人毛骨悚然。

  突然,大地在晃动,一座“山”居然站了起来,镜头拉近,“山”上居然密密麻麻的钻出数以万计的虫子!

  视频的结尾是无人机被一只两米的巨大的“蚊子”撞上,晃动的镜头并不清晰的拍下了那可怕的、如同装上无数刀片的口器。

  视频下方有数十万评论,发布时间在一年前,热度令人咋舌。

  “原来这就是异界吗。”

  虽然对苏奕来说这个世界也是异界,但这是苏奕第一次直观的感受到异界。

  不同于地球的世界。

  “到了n市你们有什么打算?”叶鲁德似乎想要搓热气氛,“我打算组建一个幸存小队,你们要加入吗?”

  苏奕才想起来,他们现在只是为了同一目的而临时组队,到了n城就要各奔东西了。

  “我无所谓。”卷毛的表达方式有些变扭,不过大致意思同意了。

  “我可能要先找到我的女儿。”大叔有些为难。

  “没事,会找到你的女儿的,我也随时欢迎你的加入。”叶鲁德安慰的说,“连危和苏奕呢?有什么打算?”

  叶鲁德是个好人,单干永远是死得最早的一批,加入他无疑是很好的选择,但苏奕却有些顾忌自己系统的那些事。

  变身卡要如何解释呢?

  目前异能者里可没有这种……的能力,画风明显不一样。

  “我再好好考虑一下吧。”苏奕迟疑了一下。

  “别有压力。”叶鲁德笑道,“想好了再告诉我。”

  没有让苏奕尴尬,很快将话题抛给连危。

  “我可能无法加入。”连危的声音里没有多少情绪波动

  “咳。”叶鲁德叹了口气。

  这个队伍的命运似乎在这里就已经埋下了种子,苏奕忽然有些不舍,他才刚刚融入这里就已经看到了结束。

  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

  夜已深,距离n城还有三百多公里,正常来说还有四个小时的路程。

  车停在了路边,虽然急着赶往n城,但叶鲁德还是决定明早再赶路。

  坐了半天车,苏奕选择了下车透透气。

  两边是被开道过的半截大山,苏奕正往上爬,忽然听到山顶有动静,是叶鲁德和连危的声音。

  他们在这里做什么?

  苏奕带着好奇,放轻了脚步,细细的倾听。

  “……你一个人很危险,伯父一定也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

  伯父伯母?他们俩的关系有奸情啊!

  不过两人似乎起了争执,最终叶鲁德叹了口气。

  “不管如何我还是很担心你的,也不能放任着你不管。”

  看着少女抱着膝盖低头不说话,叶鲁德摇了摇头,忽然看了眼苏奕的位置,若有所思。

  “这件事明天再谈吧。”

  叶鲁德离去的动静越来越小,苏奕才小心翼翼的抬起伏在灌木的身体,见彻底看不到叶鲁德的身影后,才往山上去。

  月光悄然弥散,在风的林中跳舞,吹动了她的发丝。

  少女抱坐在草地的身影显得如此的单薄、柔软。

  唰——

  在苏奕反应过来的时候,脖子一凉,刀已经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别别!是我!苏奕!”

  少女盯着他的脸一语不发,似乎在考虑着要不要剁了。

  苏奕感仿佛觉脖子上的刀已经划出了一个小口子,顿时吓一跳。

  “我发誓,你和叶鲁德的关系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连危语气中带着一丝恼怒,显然知道他指的是哪种关系,不过还是收起了刀。

  苏奕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脖子,还好,没流血。

  “不是那种关系那是哪种关系?”

  连危没有搭理他。

  苏奕也无趣,忽然注意到那还未收起的长刀,此刻已经卷了刃、缺了角。

  也不知这刀劈了多少东西。

  想起了背包里的那把“好刀”,似乎挺适合连危的。

  苏奕并不会耍刀,自己用也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砍不死几个丧尸。上次连危救了自己,正好欠她个人情,要不找个机会送给她?

  不过要怎么开口呢?

  就在苏奕以为这个气氛会维持下去的时候,连危忽然冒出了一句。

  “我从小失去了妈妈。”

  话题又停了,苏奕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也想不出怎么安慰,只能轻轻念了一声。

  “嗯。”

  连危盯着天空中的星星,沉默了很久。苏奕也想不出怎么把刀给她,觉得有些累,干脆躺在草地上,舒服的哼出了声。

  夜晚的虫子在叫,周围安静的过分,甚至隐隐能听山下叶鲁德他们在说话。

  像在耳边,又像在很远,有些朦胧。

  ……

  “一年前,我的父亲为了我,死掉了。”

  “嗯。”

  ……

  “现在我只剩一个人了。”

  “……”

  月光倾洒,少女盯着已经睡着了的青年的侧颜,脸颊鼓了鼓。拿起刀,想要用刀把砸醒他,给他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

  突然发现,手中的刀有些不一样……

  我刀呢???

  少女傻眼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29/129413/4604996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