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的末世变身卡牌 > 09、病毒母体

09、病毒母体


  “你什么意思?”叶鲁德沉着脸质问。

  “什么意思?你问我什么意思?”纹身男语气夸张的笑着,随后面目狰狞,砍刀毫无征兆的劈了过去。

  “叫你把东西留下你聋的吗!”

  铛!

  “进化者!”男子眉头一皱,看见自己的攻击被钢管挡下,发现了事情并不简单。

  自己的攻击自己知道,普通人不可能反应的过来接下自己的攻击。

  末世爆发后,幸存者中真正令人害怕的不是什么黑涩会,也不是什么杀人犯,而是那些进化者。

  不管末世前他们是怎么样的人,做着什么样的工作,只要成为进化者,就能翻身农奴把歌唱,就能成为普通人仰望的存在。

  这巨大的跨越,会让多少进化者沉迷这种力量,从而性情大变呢?

  进化者的觉醒概率不足千分之一,更是凸现出他们的地位。

  正因为稀少,所以领头的男子才会肆无忌惮带着人抢劫去往n市的人,因为他是进化者。

  “你是进化者,我也是进化者,但明显你不够强。”

  看见叶鲁德苦苦支撑的样子,纹身男咧起了嘴。

  进化者中,其实最常见的是元素异能和肉体的强化,显然纹身男以为叶鲁德是刚觉醒的力量强化。

  “那如果再加一个呢?”叶鲁德也笑道。

  “什么!”

  在纹身男错愕的眼神中,他的手臂断了,出手的正是卷毛。

  紧接着巨大的疼痛从断臂处涌上来,血液不要钱似的流。

  “呃啊啊啊啊啊!!我的手!!”纹身男痛得发出惨叫。

  然后,在从人惊讶的眼神中,纹身男断臂处慢慢变成灰色,喷发的血居然止住了。

  “你们,居然砍断了我的手!”

  纹身男眼神通红,死死得盯着卷毛,残留的疼痛显然折磨得他不轻。

  纹身男的能力是身体石化,不过暂时只能石化一部分,要不然密度就不够,如果不是卷毛突然偷袭,想砍断他的一只手还真的不容易。

  “你们一定会死的!会长一定会帮我报仇的!你们都该死!”纹身男有些歇里歇底,随后更是对手下吼道,“你们这些废物,给老子上,要不然你们也得死!”

  断肢接回在末世前成功率的条件就很有限,在末世即使接回了也会对手臂有永久性的损伤,再加上这里离n城还有段距离,可以说他这手是废了。

  原本打算给个惩罚就算了,打算放他一马的叶鲁德眼中冷光一闪。

  叶鲁德与卷毛被四人围住,另三人与纹身男似乎打算先弄死苏奕三人,再回来解决两人。

  可惜,他遇上了更强的。

  “连危,别让他跑了。”

  长刀抽出刀鞘,带着精致纹路的刀身逐渐展示出全貌。

  这是一把做工精细的刀。

  也是一把可以杀人得刀。

  这架势,似乎又是一个异能者!

  “不!你们不能杀我!我是七蛇会的人,杀了我你们也得死!”

  纹身男显然慌了,秒认怂,知道自己打不过,居然毫不犹豫的转身而逃了。

  抛下自己的手下头也不回。眨眼间便拉开了一段距离,跑得比兔子还快。

  “那就更留不得你了。”

  早有准备的苏奕扣下了扳机,在纹身男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子弹直接没入额头,绽放出一朵血花。

  这应该是苏奕第一次杀人,不过苏奕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

  就是突然想吐,想吃酸的~

  直到连危淡淡的吐槽了句“浪费子弹。”

  嗯?她居然会吐槽?

  一瞬间苏奕忽然觉得腰也不疼,腿也不酸了,上楼也能健步如飞了。

  纹身男的死显然让他的下属们慌了阵脚,一个个打起来也没先前那般凶狠了,像阉了的鸡,显然有了逃跑的心思。

  毕竟对面有三名进化者再加上一把枪,这谁顶得住啊。

  可惜再多的心思也只会让他们死得更快。

  估计是杀惯了丧尸,杀人似乎不是那么难接受,于是苏奕抢了个人头,成功排除边缘ob的嫌疑。惹得卷毛赏了他一个嫌弃的眼神。

  至于为什么要灭他们口,众人也心照不宣。

  以至于怕纹身男给跑了,苏奕瞬间给缴了枪子。

  杀人不爆装备也不涨经验,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他也刷不了等级,完全是自找麻烦。

  “搜一下,看看还有没有落单的。”

  叶鲁德很有见地,与小说中的妖艳货色完全不同。

  收费站旁停有不少的车,藏些人还是挺容易的,苏奕本打算过去看看,叶鲁德拦下了他。

  “看你脸色不太好,休息一下吧。”

  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还很能干,这简直是贤妻的专属模板啊!

  可惜是个男的。

  “第一次杀人?”

  “嗯。”

  “多适应一下,不然影响你的状态,在末世会杀人是人类的基本技能。你不会杀,就会被杀。”

  “比如现在?”

  “嗯,比如现在。”

  “懂了。”

  ——

  “叶鲁德,这边有个人!”

  忽然听到卷毛的声音,苏奕和叶鲁德两人面面相觑。

  “走,过去看看。”

  两人赶到的时候,连危和大叔也同时赶到。

  浑身赤果果、脏兮兮的年轻女子正浑浑噩噩的躺在车子里,车内还有大量的不明液体,隔着几米都能闻到一股腥臭味。

  见到这一幕,从人压抑不住眼中的怒火了。

  “这些人,真畜牲。”

  大叔痛恶道,似乎是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又害怕女儿也有相似的遭遇。

  连危小心翼翼的为她披上外套,只不过女子一直没有反应。

  “我们也算是为她报了仇。”

  苏奕安慰的说,想让心里好受些,但又怎么能好受。

  有些庆幸自己遇到的是叶鲁德他们。

  人心与太阳都不可直视。

  这还只是人性黑暗展露的冰山一角。

  有时候真的会让人觉得,人类真的完了。

  末世也许是对人类的惩罚。

  当然,这些都是不冷静时的想法。

  苏奕还曾记得看过一部末世题材影视,一个邪教组织就是用“末世是xxx对人类的惩罚,只有xxx才能获得救赎”来利用人心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时候一直观察着女子状态的叶鲁德忽然注意到了什么,神色大变。

  “都离她远点!”

  从人也是第一次见叶鲁德这么失态,下意识拉开与女子的距离。

  “怎么了?”

  “我也不确定,但如果我没看错。”叶鲁德惊疑不定。

  “她正在变成病毒母体!”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29/129413/4602425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