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的末世变身卡牌 > 058、不负

058、不负


  “真这么明显吗?”

  苏小瑜呐呐的说,少女没做回应,转身欲走。

  “等,等等!”

  少女脚步停了下来,疑惑的问。

  “还有什么事?”

  “能带上我吗,我好像迷路了。”

  她皱了皱眉头,像是在犹豫。

  “不行吗?”苏小瑜失落的说。

  “可以。”少女叹了口气,松了口。

  “真哒!”

  苏小瑜立即变了个表情,让少女觉得自己仿佛被套路了。

  少女丢掉擦拭污血的布后,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了一句话。

  “你还要在地上躺多久。”

  苏小瑜不好意思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灰尘,跟上了少女的脚步。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苏小瑜,也可以叫我小鱼。”

  “...连危。”

  “你为什么会是自己一个人啊?你是进化者吗?”

  “习惯,不是。”

  “好厉害,我这d级进化者连变异丧尸都打不过。”

  “对了,你有喜欢的人吗?”

  “……”

  “你觉得,如果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该怎么办。”

  少女忽然有些后悔带上她了。

  “闭嘴。”

  苏小瑜立即收声,小心翼翼的看着少女的脸色。她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

  ……

  两米多高的的巨型螃蟹挥动着巨钳,夹向少女,少女挥起长刀利落的斩断了它的一钳,迅若闪电的冲到了它的面前,长刀切入它的腹部,随后一拉,整个螃蟹几乎都要被切成两半。

  嘭

  最终螃蟹没能再多坚持一秒,倒在了地上。

  这只螃蟹是随着大海冲上陆地的,因为是两栖,再凭借着自己强大的生命力可以到处乱跑。

  不过它很不幸出门没看黄历。

  连危看着这具螃蟹的尸体,心想,今天的晚饭有着落了。

  抬头望着逐渐坠入地平的太阳,连危正出神。

  “哇,好大的螃蟹!连危你好厉害啊!”

  不用想也知道是苏小瑜抱着柴火找过来了。

  “连危你快看!这个钳子比我还大欸!”

  “我们是要烤着吃呢还是要煲汤喝呢?不对!好像没那么大的锅!”

  “看来只能烤着吃了。”

  看到她无忧无虑的身影,连危感到轻松了不少。习惯独来独往的连危忽然觉得这样或许也不错。

  “这只螃蟹太重了我抱不动,连危救我!”

  好吧,收回前言。

  因为太蠢苏小瑜被螃蟹压在了下面,连危在犹豫倒底要不要救这个笨蛋。

  ……

  篝火点燃,利用被水冲刷倒地的树做出简陋的架子,将螃蟹钳子架在火堆上面。

  两人的胃口都不大,一根螃蟹钳对两人来说都显多,倒没再费劲折腾其他部位了。

  滋滋~

  螃蟹坚硬的外壳此刻成了碗一般的存在有效的避免了火直接接触肉。

  蟹肉的汁水滴落在火堆之中发,发出呲呲的响声,香气随之溢散。

  连危看着逐渐完成的烤蟹肉和认真的苏小瑜,忽然意外的觉得她靠谱起来了。

  “那把刀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连危一顿,摸了摸放在身旁的长刀,没有说话。

  “这里又这么危险,你为什么要来F市呢?”

  为什么?连危有些恍惚,其实她的不知道,只是走着走着,就到了这里。

  “我啊,是为了找一个人,一个大英雄,因为这里有危险,我知道她一定会来的。”

  连危从苏小瑜的脸上看到了憧憬与一种她从未见到过的感情。

  “为什么?”

  “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所以我要找到她,并向她道歉。”

  “然后呢?”

  “然后,然后……”苏小瑜犹豫了。

  “他一定是个优秀的人吧。”连危把话续了下去。

  “没错!她是这个世上最好看,最完美的人!”

  苏小瑜立即将犹豫抛在脑后,开始如数家珍的说着亚丝娜的优点和事例。

  原来苏小瑜从那天以后,一直都在关注着亚丝娜的消息。

  看到她开心的样子,连危平静的脸上悄悄带上了一丝笑容。

  真好。

  苏小瑜忽然停下了传教。

  “什么焦了?”

  连危:“……”

  ——

  F市经过海水的淹没后,活下来的幸存者仅有八十多万,这是一个很惨烈的数据,至少有一百多万人丧生在此次灾难中。

  很多东西泡水后更是损失惨重,至少粮食上是一大问题。

  街道上到处都是垃圾和尸体,不是有人过来搬动这些尸体,准备聚集起来一同销毁。

  其中,一具女性的尸体正紧紧抱着一具婴儿的尸体,可以想象生前这位伟大的母亲是如何保护自己孩子的,但最终还是没能让孩子存活下来。

  “真是作孽啊。”

  一位负责清理的中年幸存者不忍看到如此惨状,悲伤的掩面。

  “搬吧。”同伴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一幕让中年幸存者想起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但无论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只要没倒下,人,就不能停止自己的脚步。

  金发少女看着这一片狼藉的城市,一双碧绿色的眼睛带着些许不忍,有着身体上的影响,也有着自己的情绪。

  这真的如人间地狱。

  直播间的气氛也随之变得低沉。

  “如果说上天是为了审判人类的话,才降下这场末世的话,那为什么无辜的人也要受到牵连。”

  “只是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没有那么大冲击力,直到我看到了现场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严重。”

  “你说世界上那些自杀的人,是想不开呢,还是想开了。”

  “人终究还是群体动物,我曾想过如果世界只剩我一个人的话我该怎么办,但我发现我什么都做不了,所以你们活着才是我活下去的动力。”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没能给予你们带来任何的帮助。”

  “这场末世有尽头吗?或许有,但我看不到。”

  “当沙雕网友不再沙雕的时候,就说明沙雕不高兴了。”

  “如果哪天我死了,希望活下来的那一部分能带着我那一份活下去。”

  ……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不是道德绑架,而是自我要求,但还有多少人认同这句话?

  在别人帮助他人的时候,往往得到的不是鼓励,不是赞赏,而是嘲笑。

  圣母是什么时候成为了贬义词的?

  是他们太耀眼,还是自己太自私太黑暗?

  少女并不想做别人眼中的好人,因为好人只是他们眼中有利于他们的人。

  她想做的,是一个不负自己内心的人。

  “如果预言是真的话,那这个末世,就由来我终结!”

  少女内心再次发出了中二般的誓言。

  好吧,这次完全是受到身体的影响。

  看我真挚的眼神!

  (ps:码到凌晨五点多,我怕是成仙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29/129413/4530240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