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落入掌中 > 92.第 92 章

92.第 92 章


购买章节字数不足文章5o%,  需要等待72小时防盗时间  ……

        ……

        厢房虽然经常有人打扫,  毕竟没人住,秦筠进屋便闻到了一股木头放置久了的味道,  为此更想念她熏了香的屋子,  想到赵邺现在很可能躺在她每日休息的床上,盖着她柔软的被衾,秦筠就忍不住心塞。

        小时候她喜欢缠着他,基本上刚靠近就会被他推开,  溜到他宫殿玩,只能坐在最靠大门的凳椅上,别说躺赵邺的床了,  她连他的床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赵邺倒是好,几年未见,  一来就霸占了她的床。

        看主子越来越愁眉苦脸,  雪松猜想她是怕被赵邺现身体的秘密,  宽慰道:“奴婢东西都是放的好好的,陛下就是掘地三尺也不一定能现那些东西。”

        “我不担心哪个。”

        “那王爷是不高兴陛下用了卧房?”虽然清楚的知道自个主子是个姑娘,但是到了最后雪松才想男女有别这码子事。

        贴身的下人那么大大咧咧,  自然是主子惯的,  现实秦筠并不介意赵邺用她的卧室,当了那么多年兄弟她不会这一点度量都没有。

        她在想的是三年前,他醉酒叫她脱衣服,  像是要把她撕碎吞掉眼神她现在都记忆犹新,  原先她是想赵邺十多岁,  正是需要开荤的时候,她爹一直拘着他,当年的事在她看来,就是赵邺被憋坏了,加上醉意,脑子坏掉才对她有了畸恋。

        他们关系虽然不算亲近,但赵邺毕竟是看着她长大的,当了十几年兄弟,她又是个“男的”,她就是相信王家没有造反的心,也不愿意相信赵邺如此变态。

        但再见面他这幅举动,总让她有些忐忑。

        “你确认陛下夜夜御女?”秦筠皱眉道。

        虽然不知道主子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雪松脸色绯红地点了点头:“宫中有咱们埋下的暗线,陛下虽然没招幸过谁,但私下的确没少宠幸宫人。宠幸的痕迹瞒不了人,浣衣局那边打了保票,陛下身边的确是有人的。”

        “凭借那些痕迹能知道是男人还是女人吗?”

        秦筠问完见没听到雪松回答,抬眸便见她脸色通红:“怎么了?”

        雪松猛地摇了摇头,尽量让自己跟上主子的节奏:“从前朝开始男风就被文人墨客批了又批,也有明确的条例规定下至平头百姓,上达王孙贵胄都不许后院蓄养男妾,陛下应该不会……”

        察觉主子似乎对这个答案不够满意,雪松突然想起一件事,眼睛亮了亮,话转了一个弯:“王爷忘了,以前便有内侍见过陛下盯着宫女胸脯移不开眼的模样,男人的胸可都是平的,怕讨不了陛下的喜欢。”

        秦筠也想起了这桩事,心中的大石一松,赵邺这次霸占她的卧室,估计是在气三次派人也未能把她叫回京城,来试她的底线,她可不能往远处想,自乱了阵脚。

        大石落下,秦筠顺道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平坦,不由庆幸上次做的那个梦预警,这些日子她天天不忘缠着布条,估计过段时日肉又能往回长了。

        秦筠在厢房坐了一会,常荟便过来了,因为前些日子他把让她下崽的工具带上山,两人本有些间隙,如今赵邺不请自来,秦筠也不打算继续晾着他。

        “奴才给王爷请安。”

        常荟与一般宦人没什么不同,皮肤细白,声音尖利调子上扬,身材倒因为早年练武比缺斤少两的太监看起来壮实许多。

        再壮实也是个快五十的老人了,当年她爹刚把常荟派给她的时候,她看到他眯着眼说话就心里没底,现在她却是注意起他眼角的细纹,曾经的惧意也慢慢的消散了。

        “你来的正好,快些收拾行李,陛下看来是微服私访,不能离京太久,明日估计咱们就得走。”

        “王爷这是打算回京?”

        “不回京还能如何,之前派来的几个大臣我能不见,难不成我还能不理陛下,他人在这个,我能说不走?”

        秦筠知道常荟还想着她在这山上跟那人日日快活,好些诞下子嗣,笑着看着常荟,话像是打趣,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却不是那个意思。

        水眸冰冰凉凉的,漂亮却让人不敢多看。

        “奴才晓得王爷的意思了,这就去收拾行礼。”

        “对了,你带回来的那个人藏好了,要是被陛下看出什么,我落不得好,你们更是没什么好下场。”

        “王爷放心,奴才省的。”常荟低眉顺眼,面色平静如常,见到赵邺来时那霎那的慌乱,就像是她眼花似的。

        秦筠挥退了常荟,见雪松脸上的喜意,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由道:“人怕是还要往我身边送的,我那番话只是想让这上京的路走的自在些。”

        “王爷……”雪松脸上喜意消失,“王爷你最喜欢自由自在,偏偏要面对这些事。”

        “总会有个结束的时候。”

        要是她爹当年真完完全全把她当作儿子养,打算把皇位拿给她继承,她就是再喜欢自由也会打理好这个江山,为大宋留下子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惜她爹觉得血缘减少了一半的外孙都比亲女儿好,既然这样她就没兴趣配合了。

        无论他安排的多周全,她也会撕破一条路出来,继续当她的闲散王爷。

        想到这个秦筠又想到了赵邺,这次赵邺的举动太出乎意料,完全不符合他以往的性子,若是她的未来有什么变数,怕就是因为赵邺产生的。

        就希望赵邺看在她叫了他那么多年大哥的份上,漏掉她这一条小鱼。

        苗太傅听说晋王与他女儿同行了一段路,微微惊讶,脸上的笑真切了几分。

        王五爷扫了他一眼,晋王是与他们王家绑在一起的,晋王妃只能是王家的女儿,竟然还有不长眼的想往晋王府送女儿。

        不过这府里的女眷也是,这次请秦筠来,有一部分就是为了培养秦筠与他那些表妹的感情,怎么会让苗家的姑娘抢了先。

        这边王五爷在想王家的姑娘们不够本事,不知道王娇浅与王娇琴已经是使了浑身解数了。

        苗容长相出挑,秦筠与她一同出现,就让她们有了危机感,把秦筠留下来以后,两人便你一言我一语的跟秦筠搭话,秦筠甚至都不用看台上在唱什么戏,两人就把这故事全部都解释了一遍。

        秦筠不胜其扰,看着这两个心思都写在脸上的表妹,觉得小姑娘还是内敛一些有意思,寻了一个借口就出了荷花池。

        秦筠一走,两个王家姑娘脸色就变了变,见到苗容跟其他姑娘娇笑打闹,像是得意的模样,王娇浅心中不爽,便阴阳怪气地跟熟悉的闺秀道:“说什么巧合碰到一起,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怕是故意等到那。”

        “再者要是正经姑娘,哪里会跟外男走一路。”王娇浅身边的姑娘为了讨好她应和地说道。

        “可见也不是什么正经姑娘。”

        苗容本来在说话,闻言愣了愣,晓得她们是冲着她来的,眼里便有了几分泪意,抿了抿唇借口更衣,看似落荒而逃的羞跑了。

        见状,王娇浅得意地笑了笑,什么玩意竟然也敢跟她争。

        王娇琴倒是皱了皱眉,低声道:“你是觉得表哥与她见少了,打算让她再去跟表哥偶遇一次?”

        王娇浅脸上笑容一僵:“她敢!”

        “有什么不敢的,你当就你一个人想当王妃,刚刚表哥都没正眼看过你几眼,倒是瞟了苗容好几下。”

        闻言,王娇浅娇俏的脸上有几分扭曲,咬牙站起了起来,干脆追了出去。

        “王四姑娘这是要去哪?”见王娇浅急匆匆的模样,像是前面有什么大好东西在等着她似的。

        “应该是去陪苗姑娘一同更衣了。”琴姐儿笑盈盈地道。

        ……

        秦筠这厢谁都没偶遇道,但是遇到了一群双眼放光等着她的世家子弟。

        “晋王文韬武略样样出众,偏还生了一副俊美无俦的长相,简直让我们这些人都再无颜面存活在世间。”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08/108264/4801534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