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落入掌中 > 87.八十七章

87.八十七章


购买章节字数不足文章5o%,需要等待72小时防盗时间

        “怎么可能,  ”见屋里的人都看向他,  王信崴解释道,“我在山上什么好赖话都说了,  除了开头她见过我一面,  后面就派守着我,不准我踏出客房,  生生把我逼下山,  怎么会可能我才回来没多久,  她也要来京城。”

        “晋王没有搭理二哥,  自然是因为二哥话说的不好,  现在晋王上了京,就证明晋王不同二哥说的一般闲云野鹤,  这是好事一件,  我们无人怨二哥,  二哥也不要太过紧张解释了。”

        王家五老爷王信杰自来跟王信崴不合,闻言便说了句风凉话。

        “你少得意,  我在晋王面前碰灰,  你以为你到了她面前能好到哪里去。”

        “自然不敢强过二哥。”王信杰笑盈盈地回道。

        见两个儿子针锋对麦芒,  王老太爷绷紧了面皮:“一人少说两句,  我叫你们过来不是为了听你们窝里反!”

        老太爷话,  两个王家老爷通通闭了嘴,  只是眼神不服输的你来我往。

        见状,  老太爷皱了皱眉,  他生的儿子不少,但没用的浑球占了多数,如今这状况,晋王要是铁了心跟他们王家划开界限,他又从右相上退下来,王家跟完了无异。

        “老大你怎么看?”老太爷看向大儿子。

        “儿子以为,晋王有没有野心不知,但他不打算跟咱们家太过亲近是一定。”

        “晋王到底是如何想的,难不成是怕皇上猜疑,我们家是他外家,就是猜疑亲近了又如何,难不成隔得远远的,皇上就会待她如亲弟了?”王信崴皱着眉说道,上次的吃瘪让他对秦筠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晋王这步棋是走错了。”

        “若是晋王只是不打算亲近我们家呢。”王信杰接着道。

        “那还会有哪家有那么大的能力帮她。”王信崴不屑道,王家是开国功臣,王太爷是当朝右相,他们这些子孙都在朝为官,家里还有两个将军。

        若是说这大宋谁还有实力与新帝抗衡,除了他们王家还有哪家。

        “一切都没有个定数,”老太爷一脸厉色,不满地看着狂妄自大的王信崴,“我让你去五台山上请晋王,你难不成也是这副态度?!”

        “孩儿不敢,刚刚只是一时心急了。”到了三四十,王信崴依然怕爹,见老太爷生气火,立刻弯腰认错。

        “除了我们家,晋王能用到的人家也不少,你若是以为王家是晋王的外家,你可以在她面前摆长辈的谱子就错了,君是君臣是臣,没人是傻子,你流露出一点越界的意思,晋王难不成还需要求你不成。”

        王老太爷绷着脸训斥了一遍,见二儿子满面通红,脸上的情绪大多都是觉得丢人,没见什么悔意,又见五儿子一副看戏的模样,心中叹了一口气,觉着自己是浪费吐沫。

        “既然晋王在五台山上拒了老二,他回了京我们就先别拜访了,让女眷先过去。”

        “是,那二弟去了五台山上,晋王便回京的消息要不要散出去。”

        按着王大老爷的想法,这消息散出去能让旁人看出王家和晋王的情谊,只见王老太爷想了片刻,拒了道:“太过刻意容易招晋王与皇上的不喜,这事算了。”

        摸不透晋王如今在想什么,一切还是小心行事。

        “过些天女眷过去要不要让琴姐儿也跟过去?琴姐儿小时候跟晋王关系甚好,过去说不定能唤起晋王对咱们家的感情。”王信杰突然道。

        老太爷知道王信杰是惦记着那个遗诏的传言,迫不及待的想把女儿往晋王跟前送,有没有那份遗诏,王老太爷心里也就几分谋算,于是颔同意。

        “浅姐儿也一起去吧,她们两人小时都与晋王玩过,都是表亲兄妹带过去不算失礼。”

        “儿子这就交代下去。”王信杰笑眯眯地瞟了一眼女儿没被点到的王信崴。

        ……

        ……

        秦筠这边还不知道她未到京城就有人迫不及待的给她送女人,正操心着赵邺又抽了什么风。

        她正和厨子、太医商量着怎么为赵邺食疗,那厢就传来他带人先走的消息。

        秦筠皱了皱鼻子,忍着血味的痛苦伺候了他一路,她都为自己感动了,不晓得又那儿招惹到他不高兴,连走都没有派人跟她说一声。

        “陛下是担心路线外泄,让有心人知道才连王爷也瞒着,王爷不必太过介怀。”

        秦筠瞥了常荟一眼:“公公最近是太闲了,在我这儿挑拨离间,陛下是我大哥,他做什么为什么我自然心里有数,有什么可介怀的。”

        说完,秦筠就想起了谢沣的事,他把人塞到侍卫里面也没告诉她一声,赵邺我行我素是因为他地位身份高,常荟一个奴才,倒是把她当作摆设了。

        “谢沣是怎么回事?上次他送药我懒得与你计较,他这次直接在我面前大出风头,不过是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竟然敢做我的主。”

        当时场面混乱,常荟没瞧见是怎么回事,后头听说是谢沣把秦筠半抱回了马车,虽然觉得谢沣有些急了,但也没觉得有太大的过错。

        他这个主子明显就抗拒这一门婚事,要是谢沣顺了她的意躲躲藏藏,那孩子要怎么才能生的下来。

        “王爷,你别怪奴才多嘴,奴才知道王爷的心思,可总得完成了先帝的遗愿,不然王爷就一直得不到自由。”

        常荟说这话虽然摆足了低姿态,但这话从一个奴才的嘴里说出口,什么样的姿态听起来都是威胁。

        秦筠面无表情地看着常荟,若是可以她真想寻个法子把他弄死了。

        “我如何做事不用你教,若是父皇还在,他如何我没法子反抗,但就你们,逼急了大不了鱼死网破,我去赵邺那儿告你们一状,你们得庆幸我不想死,你们现在才能陪我活着,若是那天我看破了红尘,你们满腔的计谋缺了个活人可就使不出来了。”

        “王爷,那可是先帝的心愿啊。”

        两人从来都未曾那么公开的谈论过这件事,常荟虽然知道秦筠有些不情愿,但没想到她会那么明明白白的说出来。

        今此一谈,以后他和那家人就正式站在了秦筠的对立面,这可不是常荟和那家人所愿的。

        “可那不是我的心愿。”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08/108264/4801534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