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落入掌中 > 72.七十二章

72.七十二章


购买章节字数不足文章5o%,  需要等待72小时防盗时间

        一种自然是从平民中招募挑选,  另外一种就是京城父亲有官位的闲散子弟。

        孩子生的多了,  资源就够培养几个,  有人家就会把孩子扔到禁卫军中,  反正辽人要是打到京城,基本上国已经算是完了,禁卫算是最安全的兵种。

        吃着官粮,  家中有关系升级也快,干个几年,  就能成个小军官,  再者说出去是守卫京城,保护皇上,也算是好听。

        因为福利太好,  所以久而久之,京城的禁卫军,早就被塞满了乱七八糟的人。

        秦筠接了圣旨,就赖在晋王府不想出门。

        这种地方让她去混日子还差不多,但是赵邺的态度明明白白,要让她把这些人整顿好了,  她要是有那么大的本事怎么会在五台山窝那么多年。

        “王爷打算如何?”常荟在一旁候着,听到秦筠要到满是男人的地方,第一时间就是头疼,  “如若不然王爷还是装病混过去。”

        “我倒不知道常荟公公那么厉害还能收买太医院了。”秦筠睨了他一眼,  去她自然是不想去的,  但是却乐意见常荟他们吃瘪紧张。

        “去去去,既然是陛下吩咐下来的事,我自然要好好办好了。”秦筠吩咐雪松带了冰,想了想朝常荟道,“在府里给我挑上几个好手给我带上。”

        要是到了禁卫所出了什么问题,她身边还能有个保护的人。

        到了临走的时候,秦筠见侍卫中有谢沣,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朝他招了招手:“别躲着藏着,一会就走在我身边吧。”

        谢沣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旋即眉梢眼角都带了笑:“谢沣定保护好王爷。”

        秦筠颔。

        不是她突然想通,打算跟谢沣培养感情下崽了,只是她想知道藏在暗处的那家人是谁,就不能让谢沣藏着掖着,得让他多多见见太阳,看有没有人能把他认出来。

        到了京城她就打听了一转,京城姓谢的没有几个跟那家对的上号,基本上可以确定谢沣是他编的假名字,不过既然能有撼动新帝的力量,总不会是什么无名家族。

        谢沣长得那么不平凡,多带出去转几圈,总会有人告诉她,他像哪家人。

        禁卫所在京城城郊,秦筠赶过去的时候还以为自个晚了,到了校场才现是她想多了。

        站在台子上往下望,校场就小猫两三只,仔细看过去,还都是后勤在打扫。

        秦筠看向一旁讪笑的武官:“这是练完兵了,还是还没开始练?”

        “最近天太热,下官刚刚已经吩咐下去,让他们来这儿集合了。”方德擦了擦脸上的热汗,谁晓得才下的旨,没有通知一声,秦筠就来了,禁卫所装模作样都没来得及。

        秦筠嗯了一声,让随行的下人开了凉伞,摆了冰,等着集合。

        方德见秦筠的样子,松了一口气,看起来也是个受不了苦,好玩乐的主,估计来这边点个卯,过几天就不见人影了。

        这就是方德想错了。

        秦筠虽然在赵邺面前低姿态,那是因为他是皇上,她怕死没法子,至于其他人,她堂堂一个晋王,手下还有她爹留给兵,怕个球。

        再者闹出什么问题,把她这个官撤了才好,

        见一炷香的时辰,所有人才懒懒散散的来齐。

        秦筠咳嗽了一声,想了想还是别坏了嗓子,就朝谢沣吩咐了一句。

        谢沣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是没想到秦筠会让他做这回事,但也没拒绝,问方德要了士兵名册,站在台上大声的把禁军中的百夫长点了出来。

        秦筠本来是见谢沣一副贵公子做派,想让他出出丑,但见他声音不急不缓,神情严肃不见丝毫窘迫,微微觉得可惜。

        大宋军制五人为一伍,长官为伍长,十人为什长,百人为百夫长。

        四五千人出来了几十人,然后秦筠让身边的人侍卫下去,监督那些人把人清数了一遍。

        算下来除了在外巡逻的,竟然少了几百余人,甚至又不少百夫长人都不在,秦筠让方德把人记了下来。

        “这些人回来如果不是爹娘死了的,领二十棍。三天以内没回来的,也别回来了。”

        秦筠声音不大,方德听得冷汗直流:“王爷,这……”

        “有问题的让他们去找陛下说,”说完,秦筠扫了欲言又止的方德一眼,“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也可以去跟陛下说。”

        方德差的跪下了,别说他怎么敢对亲王有意见,再说他这样的小官哪里见得到龙颜。

        “王爷恕罪,下官这就吩咐下去。”

        “等会,”秦筠想了想,“我堂堂一个王爷等了他们那么久,传到陛下的耳里,估计得骂我一声无用。每人都领五军棍,百夫长领二十,至于那些没在军营的百夫长,自己管不好就别管别人了。”

        说完,秦筠瞟了谢沣一眼:“去监督去,要是军棍轻了,我就叫人补在你身上。”

        “属下遵命。”

        谢沣思考过秦筠会怎么处理这群禁卫,想过她会不管,也想过她会求助与她外祖王家,让王家的将军来镇场面,却没想到她会用那么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不听话就罚,不愿被罚就去找赵邺。

        这法子有用简单,唯一的缺点就是传出去对她的名声有碍,但这偏偏是秦筠看起来最不在意的。再者仗势欺人,只要身份够高,以后想洗干净污点,是简单不过的事情。

        方德擦着汗把秦筠的意思传达下去,校场一片哗然,吵吵闹闹的不成样子。

        “凭什么要罚我们!”

        “给下马威也不是那么给的吧!”

        “王爷懂得怎么练兵!?这跟拿我们开玩笑凑趣有什么区别。”

        ……

        秦筠本以为只有女人凑在一起说话,才威力惊人,没想到男人凑在一起,也能吵得让人脑仁子疼。

        秦筠把早就准备好的名单交给了常荟:“就麻烦常荟公公了。”

        方德与几个武官吼了几次,校场还是吵吵嚷嚷的,秦筠见声音稍微小了不少,看向常荟。

        常荟尖利的嗓音还是极有穿透力的,念了几个名字就让校场慢慢静了下来。

        “吴雄,其父从八品军巡判官。”

        “周戚,其舅正六品朝奉郎。”

        “杨毅,其父正七品振威副尉”

        ……

        常荟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才读了几十个名字,声音就沙哑了起来。

        不过此时校场安静的就跟没人似的,倒也让人听得清。

        见差不多了,秦筠挥了挥手让常荟停住,从椅子上缓缓起身站在台前,尽自己最大的声音道:“本王念这些名字没什么意思,就想告诉你们,我不止能让你们从禁卫所滚蛋,也能让你们的亲爹之流一起滚蛋。”

        阳光下,白的光的晋王一脸淡然,瘦弱的模样一看就受不了几拳,但台下的人都哑了声,没有跟她叫嚣的胆子。

        “你们可以给陛下写个千人血书上奏,看看最后倒霉的是你们还是我。”扯着嗓子说话终究是累,秦筠抚着心口咳了两声,“在此之前乖乖的把军棍给领了,我要是生气,拿了兵符调了我手下的兵过来,你们可能就不止挨那么几棍子。”

        秦筠本来还等着被人拆穿她没有兵符,手下也没有兵这件事,但见台下的汉子们没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要是这些人有脑子,稍微想想就直达她就是有兵也不可能靠近的了京城,顿时觉得没有了挑战性,默默摇了摇头,折回到了椅子上,等着军棍炒肉的声音。

        可惜赵邺不是一般人,也没有过多的同情心施舍。

        “醒了就滚出去。”声调比冰盆散的凉气还冷几分。

        “皇兄……筠儿好痛苦……”床上人儿不认输的紧闭双眼,抱着毯子翻滚,半晌没听到声响,觉得落在自个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冷,才缓慢的停住动作。

        秦筠闭着眼睛默数了三声,抬手揉了揉眼,双眼朦胧地看着已经站在榻边居高临下看着她的男人,像是还没有从梦中抽回神魂,呆怔地瞪大眼:“皇兄看我睡觉做什么?”

        感觉赵邺的手要放在她领子上了,秦筠一个鲤鱼打挺从榻上坐起。

        “皇兄慢忙,臣弟这就退了。”

        秦筠嬉笑地站起,眸光一扫,不由愣了愣。

        她还以为这屋里只有她跟赵邺两人,不知道喜儿是什么时候进来的,站在桌边见她望过去,慌张的屈身请安。

        秦筠默默看向赵邺,怪不得他刚刚没怎么阻止她,在赵邺面前耍无赖,她不觉得有什么,反正她最蠢的模样他都见过,但被别人看见她的脸皮就没那么厚了。

        赵邺的黑眸依然深不见底,但秦筠太熟悉他,所以隐约能察觉他眸底的讥讽。

        秦筠心中呲牙,清咳了一声,本来想装模作样的训斥喜儿两句,但触到赵邺的眼神,觉得没意思,就直接出了门。

        喜儿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没想到高高在上的晋王竟然会在陛下面前无赖成这样,传出去有谁会信。

        “陛下,奴婢把软榻收拾了吧?”

        见赵邺站在榻前不晓得在想些什么,喜儿移了移碎步,娇声道。

        听到她的声音,赵邺像是才反应过来屋里头还有人在,蹙了蹙眉:“出去。”

        喜儿咬了咬唇,缓缓退了出去,步子犹如杨柳摇曳,动静不大胸前却高低起伏,极有韵律。

        可惜屋里的观众没有瞧她的意思,让她白做了功。

        到了没人的地方喜儿就跺了跺脚,之前赵邺把她留下,她还以为她的好日子来了,没想到赵邺看了她几眼就没有其他的举动,今日也是,她以为是叫她过来伺候的,没想到进屋就见到榻上有个人,衣裳的款式隐约还是个男人,看的她胆颤心惊,幸而最后现是晋王。

        想着喜儿挺了挺胸前的巨球,陛下那般优秀的男人哪会放着软绵绵的女人不爱,去断袖分桃。

        这驿站到处都是秦筠的人,喜儿这番举动自然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听说喜儿从赵邺的屋头出来,腰板挺的像是要把胸送到天上去,秦筠啧了啧,再次感叹了赵邺的品味。

        人看起来高不可登,恍若青山最高处的皑皑白雪,但在传宗接代方面跟其他男人却没什么不同。

        ……………………………………………………………………………………………………………………………………………………………………………………………………………………

        第二天出,秦筠知道她是逃不过继续骑马的命,脸上敷了一层芦荟,戴上了帷帽,隔了三层的轻纱,也看不见她那张绿油油的脸。

        准备好了,秦筠见赵邺蹙眉,马上开口道:“臣弟还未娶妻,现在脸不绿,将来就怕头上要绿了。”

        “你靠脸娶妻?”

        秦筠当作听不见赵邺语气中的嘲弄:“脸好看,皇兄看着也觉得舒心不是。”

        赵邺轻呵了一声,上了马车连话都懒得与她多说一句。

        经过昨日,秦筠对骑马熟悉了不少,今日的行程也快上了许多,不过这好的开头维持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出了篓子。

        一个陡坡,秦筠直直从马上栽了下来。

        秦筠安排的随行的大夫一摸脉,日头太烈,秦筠身体虚弱,中暑了。

        人是不能再骑马了,还得找辆马车好好躺着修养,问题是驿站时赵邺嫌秦筠娇气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堆,下令精简行李,秦筠那辆华丽马车恰好就在其中,而如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找不到给秦筠休息的地方。

        常荟表情像是死了爹般跪在赵邺的马车前面前求情,赵邺瞥了一眼不知死活的秦筠,想到两人要一同在窄小的空间,倒是更宁愿把她扔到这荒郊野岭让野兽啃了。

        终归是还有用得到她的地方,赵邺神色淡淡颔,马车里便被占了一半。

        进到舒适的马车,秦筠五官舒展,淡粉的唇瓣都微张了一些,让人怀疑她是不是装晕卖傻。

        赵邺本不打算管她,只不过余光一扫到她脸上的绿汁恶心,拿了帕子覆盖在她脸上,揉了一通。

        他下手没有轻重,秦筠的脸本来就有些地方晒褪了皮,那么一擦,蜕皮的地方通红就像是要溢血。

        赵邺盯着伤口,凤眸越越暗沉,捏着帕子的手紧了又紧,秦筠嘤咛一声转到了另一面,他才忍住了心中突如其来的暴戾情绪。

        仿佛是因为受那个梦境影响,一旦见到秦筠脆弱无助的模样,他身上的血液便忍不住开始沸腾,克制不住地升起毁了她的念头。

        若是旁人在场他尚能克制,如今只有他们两人,而他不用低头都能嗅到她身上柔软的奶香。

        赵邺的细长的眼眸半眯,凝视半晌,指结分明的手指轻轻搭在秦筠的脸颊上,粗砺的手指在她脱皮的位子滑动,见她因疼痛皱起五官,指尖轻颤,力道陡地失去控制。

        薄膜般脆弱的伤口彻底裂开,渗出一丝鲜红。

        赵邺的眸黑的就像未晕染的墨,殷红的舌尖滑过手指,吸吮了带着甜香的血腥……

        目光滑过秦筠平坦的胸膛,恶心反胃再次涌上,赵邺冷着脸下了马车。

        秦筠在马上才晕,赵邺就要上马骑行,护卫们瞄了又瞄,瞅到他冷峻带着戾气脸,有想劝的心,却谁都不敢开那个口。

        这件事坏的是苗容的名声,再者澄清只会把事情越说越浑,秦筠自然就客气了一番,把事情揽了下来。

        不过也不用她出手,王家自然就把事情压下来了,毕竟这事秦筠和苗容怎么传,都是英雄救美的戏码,而他们王家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可就差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08/108264/4801534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