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落入掌中 > 59.五十九章

59.五十九章


购买章节字数不足文章5o%,  需要等待72小时防盗时间  恶心至极,  却只能独自吞掉这些见不得光的龌龊。

        “你是说我走了以后晋王就迫不及待的去了游湖。”

        赵邺嗓音沉的让人压抑。

        跪在底下的侍卫不知道陛下为什么重复的问了他几遍这句话,但是他每问一遍,  他的嗓子就跟着紧缩一圈,到了这次竟然抖得不出声。

        “说话!”赵邺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回荡,侍卫吓得头紧紧贴在了地上,  跟说不出话来。

        赵邺眼角的戾气的浓郁,宛如煞神。

        像是需要一遍遍的被现实嘲弄,回头死心,  又像是想被着一次次的侮辱,冲破那最后一层禁忌。

        赵邺垂下的手因为紧握而泛白,某种想法在侍卫的脑中一闪而过,艰难道:“苗……苗府的女眷申时就已经散了,王爷过去只是……”

        侍卫打了一个顿,  冷汗湿了全身,这件事如果是真的,  那他此时是不是就跟死人无异。

        大殿安静的只能听到侍卫克制不住放大的呼吸声。

        须臾,  赵邺陡然笑出了声,  觉得自己的模样可笑,他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畏畏缩缩,折腾自己的蠢货。

        微哑的笑声带着愉悦,却让底下的侍卫身体抖得更厉害,  觉着陛下突如其来的高兴,  比他绷着脸更让人胆颤心惊。

        ……

        此时秦筠还不晓得自己快逼疯自个的皇兄,  正后悔着来了夜游。

        苗府包了清昆湖的一面,湖面上画舫一个比一个华丽,其中乐曲混着调笑嗔声不断,想就知道他们已经玩到了什么程度。

        “王爷,小的这就去把我家主子找来。”

        “不必了,本王逛逛就回去。”那么多艘游船找要找到什么时候,更何况这里头的公子估计都抱着女人在成其好事,她不怕打断别人的好事只是嫌恶心。

        “王爷!”

        秦筠打算要走,正迎上了一艘靠岸的船,听着此起彼伏的请安的声音,秦筠便知道她是不好走了。

        不过她运气算是好,在灯火中瞄到了许岐,也算是达到了今日来这儿的目的。

        上了船,这些人也晓得忌讳,虽然一船的脂粉味和酒味,但除了几个唱小曲的伶人在船内,其他都不知道让他们赶到了那里躲着。

        秦筠挑到了许岐的身边坐下,虽然许岐喝的脸颊泛红,但人还是清醒的,见秦筠坐在自己的身边颇为紧张。

        “都坐下罢,全都站着,倒让本王不自在了。本王来的真不巧,你们竟然已经喝上了。”最后这句秦筠是朝许岐说的。

        “不知道王爷要来,要是知道的话给我们十个胆子,我们也不敢先行饮酒。”许岐讨好地道,“苗兄他们在另一艘船,我去把他们给王爷叫来。”

        秦筠摆了摆手:“本王不过是来随便看看,不用扰他们兴致。”

        “王爷豪爽大气,外头那些人都是嫉妒王爷才把王爷编造成了豺狼虎豹。”旁边的人讨好地给秦筠斟了一杯酒。

        “听说陛下亲临了禁卫所,我们还以为王爷不来了,没想到王爷一诺千金,说到竟然真到了。”

        “那是王爷给苗府面子,可惜如今时辰晚了,要不然之前还有各府的小姐在清昆湖泛舟,苗家的小姐们也是在的。”说话的人只差明着说秦筠是为了苗容来的。

        “如今宗人府初选,你们若是不会说话,要不要本王来教你们。”秦筠似笑非笑,看的一群人都住了嘴。

        虽然秦筠好说话,但这些公子哥都还记得她的战绩,谁都不想缺胳膊断腿,以前王青多嚣张,惹了秦筠王家嫌家丑跟他断绝了关系,听说前些日子人还死在了流放的路上。

        许岐本来已经被人挤到了边上,如今这些人怕被牵连跑了,就剩了他一个,他倒是也想移开位子,但是被晋王爷漂亮的大眼看着,他哪里敢动。

        但也不能那么干巴巴的坐着,许岐绞尽脑汁找了半天话题,扫到秦筠身边没了之前那个长相出众的侍卫,小心地笑道:“今日王爷没带上次那个谢侍卫?”

        秦筠勾了勾唇角,没想到竟然就那么赶巧,许岐自己就把这事提起了。

        “到了京城他便说这熟悉哪儿也熟悉,本王便放他假让他去寻父母去了。记得上次许公子说他长得与某位故人相似,不知道那位故人是不是京城人士。”

        “不是故人,我哪能够得上,”许岐连连摆手否认,一副惶恐的模样,迎上秦筠疑惑的目光才道,“大约是我眼花了,若是真相似,该是王爷觉得相似才对。”

        “本王?”

        许岐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怕触怒了秦筠,秦筠看了出来,便道:“本来只是随口一问,你那么一说,反而吊起了本王的胃口,你这要是不说了,本王估计就该气了。”

        “我估计是眼花看错了,就觉得那侍卫有那么一丁点长得像是镇国公府中的人……”见秦筠脸上的笑容渐淡,许岐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那日日头大,我就是晃眼一看,再看就觉得不同了。”

        “无碍。”秦筠笑了笑,像是把这件事揭过了去。

        但心里却思考起了镇国公府,京城稍微有势力的她都想过,镇国公府她却一直都没纳入怀疑对象。

        原因很简单,镇国公府其实已经算是落败了,镇国公比先皇还要大二十多岁,如今头花白,如今就是在府中颐养天年。

        而镇国公就只得一子,许岐怕触怒秦筠,就是因为这镇国公的儿子尚了她的姑姑,大宋的唯一的公主。

        长公主年轻的时候为驸马怀过几个孩子,因为长公主早年受苦不少,身体落下了病根,连带孩子也保不住,几胎都没有保住,后面夫妻两人就搬出了京城,远离纷争,这些年都有种不问世事的意思,最重要的是这两人就一个妾侍所出的女儿,所以秦筠就一直没把他们纳入考虑。

        秦筠回想了长公主的模样,时代久远只是依稀记得是个美人,而她姑父镇国府世子的模样,她更是记不清了。

        如果两人有孩子的话,从各个方面还真是她爹最好的选择。

        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了,但至少多了一个怀疑对象,

        ……

        得到了想要的信息,秦筠又闲坐了一会,玩了几圈行酒令,灌了几杯酒隐隐觉得头有些晕,她酒量不浅,不过怕喝多了怕明天头疼,便借口明日要去禁卫所下了船。

        荷花开的正好,夜风中夹杂了淡淡香气,秦筠撩开马车帘子,手支着脑袋,听着远处的隐隐约约的一片宫商,有些昏昏欲睡。

        “王爷困了要不就在马车里先将就歇会。”雪松翻出了柔软的大迎枕,收拾妥帖让秦筠可以躺着休息。

        “马车太硬,我还是回府再睡。”

        想到她那张柔软熏了香的大床,秦筠伸了伸懒腰:“明天下午不去禁卫所了,这些天都在禁卫所,整个人绷的难受。”

        在禁卫所自然不可能像是在家中,洗澡不方便,绷带就是睡觉都是裹得紧紧的,她好几次因为胸口缠的太紧,直接从梦中被活活憋醒。

        “辛苦王爷了,等到回府奴婢就伺候王爷沐浴,让王爷好好睡上一觉。”

        秦筠惬意地眯了眯眼:“到时候我可得多泡一会。”

        嫌弃马车硬,但在路途中,秦筠还是躺上了迎枕,随着马车的晃动稍微小睡了一下。

        “到了吗?”秦筠打了一个哈欠,感觉到马车的度渐缓。

        雪松掀开帘子:“还有一条街就到王……怎么那么大的烟啊!”

        看清了冒烟的方向,雪松瞪大了眼睛声音陡然上扬。

        “什么烟?”

        晋王府建的大,旁边也没哪家敢直接建在旁边当邻居的,雪松看那冒烟的地方心越来越慌,转脸让开身子让秦筠往外看。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08/108264/4801534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