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落入掌中 > 56.五十六章

56.五十六章


购买章节字数不足文章5o%,需要等待72小时防盗时间

        “嗯。”秦筠点了点头,  踏出一步突然停了下来,  前几日谢沣与她说的那些话她觉得谢沣是多管闲事,  但事后想了想,  她与赵邺亲近没什么关系,可还是得有些忌讳。

        虽然现在的赵邺回归正途,喜欢胸前丰满的女人,  可在三年前,他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是有让她脱过衣裳的。

        要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她哪天触了他的哪个点,他又疯起来怎么办。

        再者他要是在水里泡着,她进去看到了不该看的,克制不住好奇一直盯着也不大合适。

        “皇兄还在水里?”

        “回王爷,  陛下还未起身。”

        “那我还是等到皇兄穿好了衣裳再进去。”

        “这……”内侍表情为难,  “可是王爷,陛下已经传你进去了。”

        秦筠摇了摇头,内侍见她铁了心,  心中无奈只能回去复命。

        赵邺懒洋洋地躺在池里,  听到动静眼皮子动了动,  没见到熟悉的人影,薄唇轻启:“晋王人呢?”

        “回陛下,  晋王说等陛下起身了再进来。”

        闻言,  赵邺眯了眯眼,  冷笑了一声。

        有事求他时便握住他的手,黏的紧紧不放开,平时倒是知道防着他,划清界限。

        她不敢进来是怕什么,难不成是怕他不管不顾,把她扔到水里压在她身上,逼她与他同浴。

        想着这些,赵邺旋即就像是忘记了外面有人等着,过了小半个时辰,从另个出口回到了自己的宫殿,才叫人去传秦筠。

        秦筠踏进大门就被眼前的香艳正经的愣了愣,只见赵邺身上就松松垮垮的套了件浴衣,麦色光滑的胸膛半露,腰上没有系汗巾,大腿丝毫不怕暴露什么不该暴露的东西,没有闭拢。

        因为怕跪下就看到了赵邺腿下的全貌,秦筠只是草草的行了礼,索性赵邺也跟她计较。

        秦筠不敢看赵邺,只有去看他身后替他擦拭头的宫女,一左一右两人胸前都十分的凸出,倒让秦筠想起在王府哭天哭地,想要当赵邺女人的喜儿。

        比起这两人,喜儿胸前的大西瓜可是更胜一筹,一个顶俩。

        秦筠有意讨好赵邺,便道:“皇兄,你还记得在路上伺候过你的喜儿吗?要不臣弟把人送到宫里来?”

        “谁?”

        “就是那个……”秦筠想了想,双手搁远,在胸前笔画了一下,抛给赵邺个“你懂”的眼神。

        赵邺的神色随着秦筠的动作肉眼可见的黑了下来,看着秦筠那眼神就像是在想把她油炸了还是清蒸了。

        “滚。”

        身边浓郁的脂粉香传来,赵邺面沉如水,声音不大,但任谁都能察觉到他的不高兴。

        秦筠把手背到了后头,默不作声的往门口移动了一小步,想跟那些宫人一起退下去。

        赵邺自然不会忘记她这个破坏他心情的罪魁祸,吩咐把宫人把殿门关上,沉黑的目光就直勾勾的看向她。

        秦筠怕他暴起打人,不敢往前走,软声道:“要是皇兄不喜欢臣弟提起女人,以后臣弟就不提了,臣弟知错了,不知道那样会惹皇兄生气。”

        秦筠一脸无辜,赵邺眯起了眼,往后一靠,眉间突然有了几分疲惫。

        在这样下去,他大约没多久就会被面前这人给逼死。

        不过是一个调侃意味的动作,在他看来就像是嘲笑他对女人不行,只能不断在梦中跟个青涩少年歪缠。

        “无碍。”赵邺揉了揉眉心,“夏燥朕心情受了影响,没吓到你罢?”

        秦筠猛地摇了摇头,没想到赵邺竟然还会解释。

        “臣弟替皇兄把头擦干?”

        赵邺按住了秦筠要拿帕子的手,指尖一触即离,点了点离他稍远的椅子。稍微的满足反而会激起更大的欲.望,想起既然不打算跨过那一步,何必折腾自己。

        “你来找朕是为了禁卫所的事?”

        秦筠点了点头,想起了正经事。

        禁卫所扩大巡逻的事,她之前跟赵邺说过,赵邺对这件事没什么兴趣,直接道既然他把禁卫所交给了她,那她想如何就如何。

        所以禁卫所一系列的改变她都只是上呈了折子,算是告知了赵邺,没有再跟他商量什么。

        而这次她想做的事,不算是简单事,要是按着她的想法来,估计骂她的折子又要翻上一倍,所以就决定来找赵邺了。

        “皇兄,臣弟想给禁卫所请一些识字的老师,然后再请些空闲在家的老将军来给他们讲讲课。”

        赵邺想到是禁卫所的事,却没想到是这个:“为什么?”

        “臣弟想既然分文官武官,文官有科举,武官却大都是代代相传,父辈荫庇,就极小部分是靠着战场立功往上升。如今并无战事,大宋自来又重文轻武,防范于未然训练出一批看得懂军书的也是好的。”

        见赵邺直勾勾地看着她,秦筠摸了摸鼻子:“皇兄你别听我说的那么厉害,其实我没那么大的野心,就是想为皇兄分忧看能不能训练出一两个好苗子。皇兄你看如何?”

        “你可知道军功必须靠战场累积的原因,是因为武与文不同,要是没上过战场,那些兵法计策学的再多,都是无用。”

        “但学过兵法的人总会比没学过的强吧?”

        读了十几年书的秦筠,努力捍卫尊严。

        “费了银子跟精力,就为了训练出一群可能上了战场没多久就会战死的小兵?”赵邺睨了她一眼。

        对着赵邺,秦筠总不能说自己不差钱,只能道:“皇兄就当臣弟闲着无事,想找些事情做,反正一定不会耽误到禁卫所的日常训练,而且既然是为了皇兄解忧,银子自然从晋王府出。”

        禁卫所属于帝王亲军,她又出钱又出力,到底是为了给他分忧,还是为了安插人手。

        赵邺凤眼半眯,沉吟片刻点了头:“既然皇弟有心,朕拭目以待。”

        秦筠嘴角咧开,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模样:“臣弟一定竭尽全力,不负皇兄的期望。”

        赵邺看了一眼天色:“酉时了,你留下吃了晚膳回晋王府。”

        “谢皇兄。”秦筠笑眯眯地道。

        谢罢,秦筠瞄了一眼赵邺裸.露的大片肌肤,大腿都快过半没遮盖在布料以下了,迟疑道:“虽然天气炎热,皇兄穿的太少着凉就不好了。”

        赵邺低眸看了一眼平坦的胸膛,再抬头突然朝秦筠说了件不相干的事。

        “你如今年纪不小,纳妃的事,也该提上日程。”

        秦筠瞪大了眼,他二十多岁后宫都还空着,她不过才十六,怎么就该提上日程了。

        “皇兄,我……”

        赵邺挥手打断了她:“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秦筠愣了愣,作为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儿身,秦筠对这一类的话题做过许多的准备,赵邺一问,下意识就道:“臣弟喜欢的跟皇兄一样。”

        一样?

        “什么样?”赵邺冷冷瞟了她一眼,倒想知道她说的一样是怎么一样。

        “就是……”秦筠想起了刚刚那个动作招了赵邺的厌,干脆抬起了一只手,虚握着做了捏的动作,“一手不能掌握的,嘿嘿……”

        猥琐至极的动作,旁人做赵邺定然赏他一大脚,但面前的人肌如白雪,唇红齿白,脸颊左侧的酒窝笑起来像是盛了蜜。

        这一脚自然是没有踢出去。

        但是却也没给她什么好脸色就对了。

        “御膳房没准备你的膳食,你回府罢。”

        咦?

        秦筠眨了眨眼,难道喜欢大胸也有错不成。

        赵邺嗓音沉的让人压抑。

        跪在底下的侍卫不知道陛下为什么重复的问了他几遍这句话,但是他每问一遍,他的嗓子就跟着紧缩一圈,到了这次竟然抖得不出声。

        “说话!”赵邺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回荡,侍卫吓得头紧紧贴在了地上,跟说不出话来。

        赵邺眼角的戾气的浓郁,宛如煞神。

        像是需要一遍遍的被现实嘲弄,回头死心,又像是想被着一次次的侮辱,冲破那最后一层禁忌。

        赵邺垂下的手因为紧握而泛白,某种想法在侍卫的脑中一闪而过,艰难道:“苗……苗府的女眷申时就已经散了,王爷过去只是……”

        侍卫打了一个顿,冷汗湿了全身,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他此时是不是就跟死人无异。

        大殿安静的只能听到侍卫克制不住放大的呼吸声。

        须臾,赵邺陡然笑出了声,觉得自己的模样可笑,他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畏畏缩缩,折腾自己的蠢货。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08/108264/4801534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