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落入掌中 > 54.五十四章

54.五十四章


购买章节字数不足文章5o%,  需要等待72小时防盗时间

        一种自然是从平民中招募挑选,另外一种就是京城父亲有官位的闲散子弟。

        孩子生的多了,  资源就够培养几个,  有人家就会把孩子扔到禁卫军中,  反正辽人要是打到京城,基本上国已经算是完了,  禁卫算是最安全的兵种。

        吃着官粮,家中有关系升级也快,干个几年,就能成个小军官,再者说出去是守卫京城,  保护皇上,也算是好听。

        因为福利太好,所以久而久之,  京城的禁卫军,早就被塞满了乱七八糟的人。

        秦筠接了圣旨,就赖在晋王府不想出门。

        这种地方让她去混日子还差不多,  但是赵邺的态度明明白白,要让她把这些人整顿好了,她要是有那么大的本事怎么会在五台山窝那么多年。

        “王爷打算如何?”常荟在一旁候着,  听到秦筠要到满是男人的地方,  第一时间就是头疼,  “如若不然王爷还是装病混过去。”

        “我倒不知道常荟公公那么厉害还能收买太医院了。”秦筠睨了他一眼,  去她自然是不想去的,  但是却乐意见常荟他们吃瘪紧张。

        “去去去,既然是陛下吩咐下来的事,我自然要好好办好了。”秦筠吩咐雪松带了冰,想了想朝常荟道,“在府里给我挑上几个好手给我带上。”

        要是到了禁卫所出了什么问题,她身边还能有个保护的人。

        到了临走的时候,秦筠见侍卫中有谢沣,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朝他招了招手:“别躲着藏着,一会就走在我身边吧。”

        谢沣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旋即眉梢眼角都带了笑:“谢沣定保护好王爷。”

        秦筠颔。

        不是她突然想通,打算跟谢沣培养感情下崽了,只是她想知道藏在暗处的那家人是谁,就不能让谢沣藏着掖着,得让他多多见见太阳,看有没有人能把他认出来。

        到了京城她就打听了一转,京城姓谢的没有几个跟那家对的上号,基本上可以确定谢沣是他编的假名字,不过既然能有撼动新帝的力量,总不会是什么无名家族。

        谢沣长得那么不平凡,多带出去转几圈,总会有人告诉她,他像哪家人。

        禁卫所在京城城郊,秦筠赶过去的时候还以为自个晚了,到了校场才现是她想多了。

        站在台子上往下望,校场就小猫两三只,仔细看过去,还都是后勤在打扫。

        秦筠看向一旁讪笑的武官:“这是练完兵了,还是还没开始练?”

        “最近天太热,下官刚刚已经吩咐下去,让他们来这儿集合了。”方德擦了擦脸上的热汗,谁晓得才下的旨,没有通知一声,秦筠就来了,禁卫所装模作样都没来得及。

        秦筠嗯了一声,让随行的下人开了凉伞,摆了冰,等着集合。

        方德见秦筠的样子,松了一口气,看起来也是个受不了苦,好玩乐的主,估计来这边点个卯,过几天就不见人影了。

        这就是方德想错了。

        秦筠虽然在赵邺面前低姿态,那是因为他是皇上,她怕死没法子,至于其他人,她堂堂一个晋王,手下还有她爹留给兵,怕个球。

        再者闹出什么问题,把她这个官撤了才好,

        见一炷香的时辰,所有人才懒懒散散的来齐。

        秦筠咳嗽了一声,想了想还是别坏了嗓子,就朝谢沣吩咐了一句。

        谢沣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是没想到秦筠会让他做这回事,但也没拒绝,问方德要了士兵名册,站在台上大声的把禁军中的百夫长点了出来。

        秦筠本来是见谢沣一副贵公子做派,想让他出出丑,但见他声音不急不缓,神情严肃不见丝毫窘迫,微微觉得可惜。

        大宋军制五人为一伍,长官为伍长,十人为什长,百人为百夫长。

        四五千人出来了几十人,然后秦筠让身边的人侍卫下去,监督那些人把人清数了一遍。

        算下来除了在外巡逻的,竟然少了几百余人,甚至又不少百夫长人都不在,秦筠让方德把人记了下来。

        “这些人回来如果不是爹娘死了的,领二十棍。三天以内没回来的,也别回来了。”

        秦筠声音不大,方德听得冷汗直流:“王爷,这……”

        “有问题的让他们去找陛下说,”说完,秦筠扫了欲言又止的方德一眼,“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也可以去跟陛下说。”

        方德差的跪下了,别说他怎么敢对亲王有意见,再说他这样的小官哪里见得到龙颜。

        “王爷恕罪,下官这就吩咐下去。”

        “等会,”秦筠想了想,“我堂堂一个王爷等了他们那么久,传到陛下的耳里,估计得骂我一声无用。每人都领五军棍,百夫长领二十,至于那些没在军营的百夫长,自己管不好就别管别人了。”

        说完,秦筠瞟了谢沣一眼:“去监督去,要是军棍轻了,我就叫人补在你身上。”

        “属下遵命。”

        谢沣思考过秦筠会怎么处理这群禁卫,想过她会不管,也想过她会求助与她外祖王家,让王家的将军来镇场面,却没想到她会用那么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不听话就罚,不愿被罚就去找赵邺。

        这法子有用简单,唯一的缺点就是传出去对她的名声有碍,但这偏偏是秦筠看起来最不在意的。再者仗势欺人,只要身份够高,以后想洗干净污点,是简单不过的事情。

        方德擦着汗把秦筠的意思传达下去,校场一片哗然,吵吵闹闹的不成样子。

        “凭什么要罚我们!”

        “给下马威也不是那么给的吧!”

        “王爷懂得怎么练兵!?这跟拿我们开玩笑凑趣有什么区别。”

        ……

        秦筠本以为只有女人凑在一起说话,才威力惊人,没想到男人凑在一起,也能吵得让人脑仁子疼。

        秦筠把早就准备好的名单交给了常荟:“就麻烦常荟公公了。”

        方德与几个武官吼了几次,校场还是吵吵嚷嚷的,秦筠见声音稍微小了不少,看向常荟。

        常荟尖利的嗓音还是极有穿透力的,念了几个名字就让校场慢慢静了下来。

        “吴雄,其父从八品军巡判官。”

        “周戚,其舅正六品朝奉郎。”

        “杨毅,其父正七品振威副尉”

        ……

        常荟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才读了几十个名字,声音就沙哑了起来。

        不过此时校场安静的就跟没人似的,倒也让人听得清。

        见差不多了,秦筠挥了挥手让常荟停住,从椅子上缓缓起身站在台前,尽自己最大的声音道:“本王念这些名字没什么意思,就想告诉你们,我不止能让你们从禁卫所滚蛋,也能让你们的亲爹之流一起滚蛋。”

        阳光下,白的光的晋王一脸淡然,瘦弱的模样一看就受不了几拳,但台下的人都哑了声,没有跟她叫嚣的胆子。

        “你们可以给陛下写个千人血书上奏,看看最后倒霉的是你们还是我。”扯着嗓子说话终究是累,秦筠抚着心口咳了两声,“在此之前乖乖的把军棍给领了,我要是生气,拿了兵符调了我手下的兵过来,你们可能就不止挨那么几棍子。”

        秦筠本来还等着被人拆穿她没有兵符,手下也没有兵这件事,但见台下的汉子们没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要是这些人有脑子,稍微想想就直达她就是有兵也不可能靠近的了京城,顿时觉得没有了挑战性,默默摇了摇头,折回到了椅子上,等着军棍炒肉的声音。

        见秦筠望过来,王二夫人拿着帕子装样拭了拭眼周:“王爷莫怪我们,实在是触景伤情。”

        王大夫人看这个弟妹只惦记着出风头,完全不打算劝王老夫人,皱了皱眉,哪有上门做客没两句就开始掉眼泪的。

        “老夫人莫伤心了,王爷刚回来,风尘仆仆估计身体还不舒坦,别又引得王爷心里难受。”

        王老夫人连连点头,担忧地看着秦筠:“都是些过去的事了,人老了就爱想往事,王爷你还年轻,可别陷在往事里平添烦恼。”

        “外祖母放心。”

        到了待客的花厅,秦筠也不犹豫,直接将王老夫人请到了上座,王老夫人连连摆手,最后拉着秦筠一起,才肯坐上去。

        “今日来是唐突了,但我实在太想王爷,一会担心王爷你吃不饱,一会担心王爷穿不暖,控制不住自个的脚,巴巴的就来了,王爷别要嫌弃才是。”

        “外祖母如此心疼小辈,本王感动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不感恩的嫌弃。”秦筠瞟了一眼王老夫人抓着她的手,没有放开的意思,不经意的抽了出来。

        王老夫人察觉了,笑着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王爷生的太漂亮俊美,让老婆子看花了眼,只想拉着王爷的手说话。”

        大宋尚美,漂亮这个词对男人来说也是极好的夸奖,为此京城有不少世家公子文人墨客学女人涂脂抹粉。

        王老夫人说完,在末尾坐着的两个王家姑娘都忍不住在秦筠脸上绕了一圈。

        她们两个都记得秦筠小时候略圆润的模样,来时都是冲着身份来的,但到了地方见到了人,想法就变了。

        谁晓得小胖子竟然能长成个那么英俊的男人,贵气十足,言谈举止都不像是在山上住了五六年的,跟京城里的世家公子差不离多少。

        想着两人对视了一眼,要是眼里可以冒火的话,两人竞争的火焰估计要把这个花厅给烧了。

        “还未跟你介绍这两个表妹。”王老夫人扫到两个娇俏的孙女,挥手让她们两个过来,“这是琴姐儿,这是浅姐儿,都是你的妹妹。”

        王娇琴稍大,带了一只白玉嵌红珊瑚珠子双结如意钗,身上穿着鹅黄色的儒裙,圆鼻头,樱桃嘴。

        王娇浅倒是不嫌热,身上穿着华丽的十二幅湘裙,绣样精致漂亮,裙摆层层叠叠如同盛开的花束。

        见秦筠看向她,王娇浅圆眼毫不忌讳的冲着秦筠好奇的看了看,片刻才反应过来脸红底下了头。

        秦筠可是还记得王家这几个表妹趾高气昂拿下人取乐,还有争东西干架的模样,见两个人娇羞的模样,越越觉得自己当男儿是件好事,若是当姑娘她怕没那么大的本事让性子说变就变。

        让雪松给两个王家姑娘送上了礼,秦筠谨守礼节没与两人搭什么话,王老夫人见秦筠态度淡淡,略微觉得可惜,但也晓得不能逼太急,就让两个孙女回了位子。

        秦筠不是内宅妇人,王府里也没有女眷招待王家人,王老夫人跟秦筠其实也没多少话好说,问了秦筠在山上的事,就关怀起秦筠府上的事,见老夫人提起要送下人到晋王府,王大夫人轻咳打断了她:“晋王府下人那么多,老夫人就别太过操心了,还是为王爷省几分月钱吧。”

        众人捧场笑了笑,秦筠跟着道:“府里的下人够用,若是哪天不够了,本王一定会去问外祖母要人。”

        这事说完,见天色不早,王家女眷们告辞回家,秦筠送她们上了马车。

        上了车,王老夫人就轻叹了一口气:“到底是在外面住久了,若是当年人没走,现在怕就不是这么一副样子。”

        自称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态度亲不亲近,秦筠虽然一直称她为外祖母,却一直自称本王,王老夫人晓得意思,秦筠在外待了那么多年,与他们王家已经不算亲近。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08/108264/4801534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