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落入掌中 > 51.五十一章

51.五十一章


购买章节字数不足文章5o%,  需要等待72小时防盗时间  准备万全,  梦反而更真切缠绵了。

        梦中的少年蹙眉水眸朦胧,撅着嘴一直可怜兮兮的喊疼,  握着他的手去触碰如瓷器般细腻柔滑的肌肤。

        一梦醒来,  不止被衾下顶出了包,  他的鼻腔全是铁锈般的血腥味。

        他竟然想秦筠想的流了鼻血,回想起这件蠢事,赵邺捏紧了装满败火凉茶的杯子,  恨不得扔出车窗,  砸晕那个在车外叫个不停的蠢蛋。

        又一声惊叫传来,赵邺掀开车帘,恰好对上了秦筠那双讨好的眼眸。

        秦筠一直盯着赵邺的马车看,见他露脸,脸上立刻挤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皇兄,臣弟真的不行了,求你了……”

        这话就跟梦中的一样,腻味的让他心中冒出火气。

        赵邺薄唇轻抿,像是忍着厌恶还混合着一丝他自己没察觉的其他意味。

        捏紧的青花瓷杯此时派上了用场,在秦筠期待的眸光中,赵邺把杯子递出来:“喝了闭上嘴,  若不想学骑马,就走着回京。”

        秦筠从侍卫手上接过茶水,  看着已经放下的帘子,  一口气咕咚咚把茶水喝个干净。

        握着空了杯子,  秦筠驾马到赵邺的马车边上,伸手敲了敲车厢。

        待赵邺那张她想掐死的脸露出来,秦筠把杯子还回去:“皇兄你看,你给臣弟多少时限从这儿走回京城。”

        回复秦筠的是赵邺冻人的视线。

        妆花缎子落下,秦筠吸吸鼻子,恨不得赵邺能多看她几眼,唯有他的冷眼能对抗着炎炎烈日。

        赵邺是铁了心把秦筠折腾成个黑乎乎的糙汉,好断了荒唐的念头,所以任秦筠怎么求,她在马上这一待就是几个时辰。

        到了驿站歇息,秦筠下马的时候双脚软,要不是旁边的护卫眼疾手快的扶住,她估计就要摔个狗吃屎。

        大腿磨得火辣辣的疼,就是不照镜子,她也知道她脸上一定是晒伤了,秦筠看见赵邺踩着车踏悠闲走下,恨不得扑到他的脚边抱住他的大腿求他。

        不晓得他到底是抽的哪门子的风,难不成是想在京城前就把她在路上折磨死,好让他的皇位没有后顾之忧。

        赵邺是偷偷跑出京城,投宿驿站总不可能说陛下亲临,用的是晋王的名,秦筠下来马本打算上前说话,就见赵邺径自上前成了晋王,

        见状,秦筠靠着雪松有种不详的预感。

        果真这预感没一会就成了真,住的屋子中等就算了,秦筠看着面前的馒头青菜愣。

        连质问的力气都没有,秦筠有气无力的道:“这是陛下的意思?”

        见主子的模样,雪松心疼的不知道说什么好:“陛下刚刚突然召见了咱们的厨子,问了昨晚晚膳的食材,然后就吩咐厨子送了这些来,说让王爷败败火。”

        秦筠沉默地看着桌上的扎实的大白馒头,良久幽幽叹了一口气:“陛下带的侍卫还没有咱们的五分之一吧?”

        雪松一惊,这话的含义可是大逆不道的,唯恐隔墙有耳,紧张道:“王爷可别冲动,奴婢这就偷摸去找些可口的食物回来,王爷别为了这些小事……”

        秦筠摆手打断,筋疲力竭地道:“我没那么大的胆子。”

        说完直接跑去榻上躺着,没过片刻又从榻上跳了起来。

        “这榻有人睡过。”

        驿站供高品阶官员住宿的屋子,不说把屋中家具全部换过,但总算会尽心清洁,至于其他的屋子,都只是潦草收拾。

        食和行她忍就忍了,住她是无法将就的。

        秦筠没犹豫多久就敲响了赵邺的门,门一开就快步跑到榻上躺着。

        他们出前派了人到驿站打点,赵邺住的这间就是她特意交代好好打整的那间。

        缎子上都是花草的清香,闻着便昏昏欲睡,不想再爬起来。

        “皇兄,臣弟陪你说说话吧。”

        秦筠脸上还有未退的红痕,被烈日晒过,再精致的五官都要打上折扣,不过那双圆眼却显得更亮,更耀眼了。

        让人看着心烦。

        “起来,出去。”

        “皇兄……”秦筠在榻上滚了两圈,嘿嘿地傻笑,与她小时装傻无赖没有丝毫的差别。

        赵邺冷眼看着,考虑要不要把人扔出去,就见秦筠用悲惨万分的语气道:“皇兄,我刚刚沐浴的时候现腿上都是血,你说我以后是不是不能传宗接代了。”

        赵邺与她对视半晌,轻哼了一声:“蠢蛋。”

        见他这个态度,秦筠就知道自己安全了,可怜巴巴地侧着脸看着赵邺:“皇兄,我知道错了,让我睡好屋子吧,我睡的那间物件都没洗干净,臭兮兮的。”

        大约是骑马影响了传宗接代这点足够可怜,或是懒得与她歪缠,赵邺点了点头。

        “就知道皇兄最好了。”

        说完,觉着赵邺既然还没动手把她拖出屋子,她也懒得动弹,干脆滚到榻的里面,取了薄毯盖在身上。

        “皇兄你这的冰盆放的还真不少。”体热成这样,怪不得气她给他进补了,所以时间短大约是憋太久太急,不是真的不行。

        想着赵邺的下半身幸福,秦筠的意识便慢慢昏沉了起来。

        说完没多久赵邺便听到了均匀的呼吸声,扫了一眼现她竟然睡着了。

        蠢蛋无忧无虑自然入睡的快,赵邺皱了皱眉,低眸看了几眼折子,视线又放在了秦筠的身上。

        眸光不自觉地打量起那个裹着毯子还是一小团的身影,本以为三年前那席话,她惊吓逃窜的模样,两人算是决裂了,没想到她倒是想的开。

        三年前他已经被有她的梦烦扰了很长一段时日,所以她从五台山回宫扶灵,他便忍不住叫她脱衣服,好让他在看看在他梦中挥之不去的东西,那时候年少血气方刚,若是她不逃他也不知道他冲动起来会做出什么事。

        她那一逃,他继位开始忙朝中事,梦也戛然而止了,若不是近一年朝中频繁提起她,她又往他梦里面钻,大约他都要忘了这段往事。

        “怎么可能,”见屋里的人都看向他,王信崴解释道,“我在山上什么好赖话都说了,除了开头她见过我一面,后面就派守着我,不准我踏出客房,生生把我逼下山,怎么会可能我才回来没多久,她也要来京城。”

        “晋王没有搭理二哥,自然是因为二哥话说的不好,现在晋王上了京,就证明晋王不同二哥说的一般闲云野鹤,这是好事一件,我们无人怨二哥,二哥也不要太过紧张解释了。”

        王家五老爷王信杰自来跟王信崴不合,闻言便说了句风凉话。

        “你少得意,我在晋王面前碰灰,你以为你到了她面前能好到哪里去。”

        “自然不敢强过二哥。”王信杰笑盈盈地回道。

        见两个儿子针锋对麦芒,王老太爷绷紧了面皮:“一人少说两句,我叫你们过来不是为了听你们窝里反!”

        老太爷话,两个王家老爷通通闭了嘴,只是眼神不服输的你来我往。

        见状,老太爷皱了皱眉,他生的儿子不少,但没用的浑球占了多数,如今这状况,晋王要是铁了心跟他们王家划开界限,他又从右相上退下来,王家跟完了无异。

        “老大你怎么看?”老太爷看向大儿子。

        “儿子以为,晋王有没有野心不知,但他不打算跟咱们家太过亲近是一定。”

        “晋王到底是如何想的,难不成是怕皇上猜疑,我们家是他外家,就是猜疑亲近了又如何,难不成隔得远远的,皇上就会待她如亲弟了?”王信崴皱着眉说道,上次的吃瘪让他对秦筠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晋王这步棋是走错了。”

        “若是晋王只是不打算亲近我们家呢。”王信杰接着道。

        “那还会有哪家有那么大的能力帮她。”王信崴不屑道,王家是开国功臣,王太爷是当朝右相,他们这些子孙都在朝为官,家里还有两个将军。

        若是说这大宋谁还有实力与新帝抗衡,除了他们王家还有哪家。

        “一切都没有个定数,”老太爷一脸厉色,不满地看着狂妄自大的王信崴,“我让你去五台山上请晋王,你难不成也是这副态度?!”

        “孩儿不敢,刚刚只是一时心急了。”到了三四十,王信崴依然怕爹,见老太爷生气火,立刻弯腰认错。

        “除了我们家,晋王能用到的人家也不少,你若是以为王家是晋王的外家,你可以在她面前摆长辈的谱子就错了,君是君臣是臣,没人是傻子,你流露出一点越界的意思,晋王难不成还需要求你不成。”

        王老太爷绷着脸训斥了一遍,见二儿子满面通红,脸上的情绪大多都是觉得丢人,没见什么悔意,又见五儿子一副看戏的模样,心中叹了一口气,觉着自己是浪费吐沫。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08/108264/4801534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