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落入掌中 > 44.四十四章

44.四十四章


晋江自带防盗,  购买文章不足5o%,  72小时后可阅

        “笑起来更像,  ”王老夫人年纪大了,  容易多愁善感,秦筠的母亲是她最疼的一个女儿,说着眼里就带了泪,  “若是你娘在就好了。”

        王二夫人见状,连忙道:“老夫人莫伤怀了,引得媳妇也鼻头酸,贵妃娘娘未嫁时与媳妇的关系最好。”

        见秦筠望过来,王二夫人拿着帕子装样拭了拭眼周:“王爷莫怪我们,实在是触景伤情。”

        王大夫人看这个弟妹只惦记着出风头,  完全不打算劝王老夫人,皱了皱眉,  哪有上门做客没两句就开始掉眼泪的。

        “老夫人莫伤心了,王爷刚回来,  风尘仆仆估计身体还不舒坦,  别又引得王爷心里难受。”

        王老夫人连连点头,担忧地看着秦筠:“都是些过去的事了,  人老了就爱想往事,王爷你还年轻,可别陷在往事里平添烦恼。”

        “外祖母放心。”

        到了待客的花厅,  秦筠也不犹豫,  直接将王老夫人请到了上座,  王老夫人连连摆手,最后拉着秦筠一起,才肯坐上去。

        “今日来是唐突了,但我实在太想王爷,一会担心王爷你吃不饱,一会担心王爷穿不暖,控制不住自个的脚,巴巴的就来了,王爷别要嫌弃才是。”

        “外祖母如此心疼小辈,本王感动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不感恩的嫌弃。”秦筠瞟了一眼王老夫人抓着她的手,没有放开的意思,不经意的抽了出来。

        王老夫人察觉了,笑着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王爷生的太漂亮俊美,让老婆子看花了眼,只想拉着王爷的手说话。”

        大宋尚美,漂亮这个词对男人来说也是极好的夸奖,为此京城有不少世家公子文人墨客学女人涂脂抹粉。

        王老夫人说完,在末尾坐着的两个王家姑娘都忍不住在秦筠脸上绕了一圈。

        她们两个都记得秦筠小时候略圆润的模样,来时都是冲着身份来的,但到了地方见到了人,想法就变了。

        谁晓得小胖子竟然能长成个那么英俊的男人,贵气十足,言谈举止都不像是在山上住了五六年的,跟京城里的世家公子差不离多少。

        想着两人对视了一眼,要是眼里可以冒火的话,两人竞争的火焰估计要把这个花厅给烧了。

        “还未跟你介绍这两个表妹。”王老夫人扫到两个娇俏的孙女,挥手让她们两个过来,“这是琴姐儿,这是浅姐儿,都是你的妹妹。”

        王娇琴稍大,带了一只白玉嵌红珊瑚珠子双结如意钗,身上穿着鹅黄色的儒裙,圆鼻头,樱桃嘴。

        王娇浅倒是不嫌热,身上穿着华丽的十二幅湘裙,绣样精致漂亮,裙摆层层叠叠如同盛开的花束。

        见秦筠看向她,王娇浅圆眼毫不忌讳的冲着秦筠好奇的看了看,片刻才反应过来脸红底下了头。

        秦筠可是还记得王家这几个表妹趾高气昂拿下人取乐,还有争东西干架的模样,见两个人娇羞的模样,越越觉得自己当男儿是件好事,若是当姑娘她怕没那么大的本事让性子说变就变。

        让雪松给两个王家姑娘送上了礼,秦筠谨守礼节没与两人搭什么话,王老夫人见秦筠态度淡淡,略微觉得可惜,但也晓得不能逼太急,就让两个孙女回了位子。

        秦筠不是内宅妇人,王府里也没有女眷招待王家人,王老夫人跟秦筠其实也没多少话好说,问了秦筠在山上的事,就关怀起秦筠府上的事,见老夫人提起要送下人到晋王府,王大夫人轻咳打断了她:“晋王府下人那么多,老夫人就别太过操心了,还是为王爷省几分月钱吧。”

        众人捧场笑了笑,秦筠跟着道:“府里的下人够用,若是哪天不够了,本王一定会去问外祖母要人。”

        这事说完,见天色不早,王家女眷们告辞回家,秦筠送她们上了马车。

        上了车,王老夫人就轻叹了一口气:“到底是在外面住久了,若是当年人没走,现在怕就不是这么一副样子。”

        自称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态度亲不亲近,秦筠虽然一直称她为外祖母,却一直自称本王,王老夫人晓得意思,秦筠在外待了那么多年,与他们王家已经不算亲近。

        “这种情况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媳妇看王爷对琴姐儿与浅姐儿似乎没什么意思,早知道如此就该多带几个家里的姑娘。”

        “带两个姑娘,还能推说是有小时候的情分,把一家子的姑娘都带到王府,你倒是想的出来。”王大夫人没好气的说道。

        “那总不能不结亲吧,晋王如今没有王妃,京城各个家都看着呢,我们怎么能不积极。”

        “积极是暗中使劲,不是巴巴的送上门让别人瞧低了。”王大夫人越越觉得自个这个弟媳蠢,若不是有王老夫人在,她连话都懒得跟她说一句。

        “老大家说的对,结亲这事不能操之过急,再者王家在这立着,哪家会那么不开眼,往晋王府里送姑娘。”

        秦筠还不知道自己的终身大事已经被王家看作了囊中之物,送走了王家人,她活动了一些筋骨,就上了床,一觉睡到寅时,被吵吵嚷嚷的声响闹醒了。

        “外头是怎么回事?”秦筠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拿着床榻旁边备好的温水,润了润嘴。

        “是宫里的内侍来了,让王爷去上早朝。”

        “啊?”秦筠好多年都没那么早醒过,一时间脑子昏,没明白意思。

        雪松面色难看,这才回来就叫去上早朝,之前还不通知一声,陛下分明就是整人。

        “衣服已经备好了,怕是赶不及吃早膳了,常荟公公让厨房备了东西,王爷带着路上用吧。”

        说着见秦筠还迷迷糊糊的在床上坐着,瞪着眼看她,晓得她是没睡醒,干脆叫婆子一起扶着她换衣裳。

        洗漱好了,上了马车,秦筠都还是迷迷糊糊的。

        等看到皇宫的大门,秦筠拍了拍脸,昨天回府的时候还说要少进皇宫,现在看来她怕是每天都要看这夜色中的皇宫。

        忙着抹平王青以前做过的那些事,有些事他不查不知道,一查就现他这孙子竟然混账成这样,后院都养了几个清秀的小厮,王家的女眷竟然都帮他瞒着,不让他知道,顿时气得个倒仰。

        “你教出的好儿子!若是王家因为你们二房有了什么闪失,你们立马收拾东西给我滚回老家去。”

        “父亲!”王家的老家离京城十万八千里,要是走了,他们二房就脱离了权利圈,“儿子已经上折子辞了官,怎么再离开京城……”

        王太爷瞪大了眼睛:“就冲你养出王青那样的混账,别说离开京城,我现在就想打死你!”

        “以后你给我老实点,这阵子别出府,等到事情平息了,我再想你的去留。”

        王信崴还要再说,但王太爷挥了挥手,明显是不想再听。

        王信崴只有愤愤离去,为什么父亲就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晋王搞了鬼,那个娘娘腔心思狡诈,一肚子坏水,不知道收了赵邺多少好处,想要一步步搞垮他们王家。

        偏偏王太爷还把晋王当作救命稻草。

        任王家怎么鸡飞狗跳,都与秦筠没什么大干系。

        王太爷是个知事的人,就是想托人帮,也知道这事她难办,不会再来找她。

        第二天秦筠到了禁卫所,见今日的小兵格外的精神,不由朝方德问道:“他们这是怎么了?昨日只是只是让你给他们备了凉茶,难不成你还偷摸给他们打鸡血了。”

        “王爷说笑了,王爷对他们好,他们又不是没有良心的货,自然想更好的表现,让王爷满意。”

        秦筠颔不怎么相信,派了身边的侍卫去打听,就晓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青口出不逊她揍了王青的事虽然官府有意抹平不让百姓知道,但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不晓得,听说王青堂堂王家嫡孙,得罪她直接就被送到了刑部,可能命都要没了,越觉得跟着她有干头,自然就更努力了。

        “他们倒是识相。”秦筠笑了笑。

        让方德叫了校场那些练习的兵停下,叫了昨日跟她商量过的教头,来宣布一些改革。

        “要不然还是王爷来吧,大伙都崇敬的都是王爷,由王爷来说这些事,一定事半功倍。”

        秦筠想了想,见他们安静,自己的话应该不会传递不出去,就点了点头。

        走到了台边上,吸了一口气道:“陛下把你们交给本王,你们虽然开始对本王不敬,但本王也不是个记仇的人,你们如今老实本王自然把你们当作自己人……”

        秦筠十四五岁嗓音就逐渐变得女性化,对此常荟怕被别人瞧出不对,给她找了些偏方,她一直喝着药,所以声音才会偏男性的厚重。

        不过如今看来,她只要多在禁卫所吼个几次,就能拥有哑嗓,省的喝药了。

        “新的规矩,我等会让几个教头传达下去,做的好的,本王每日都有赏。”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08/108264/4801534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