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落入掌中 > 40.第四十章

40.第四十章


秦筠要是知道她有那么大的个人魅力,再怎么怀疑赵邺邀她赏月的目的,  也不会跑到赵邺这儿来争风吃醋。

        严姝被秦筠挤兑的憋屈,  倔劲上来也不哭了,口齿伶俐的开始向赵邺说清事情的始末。

        “臣女因为有事要询问晋王殿下,  中途遇见了周公公,因为觉得顺便,  便替周公公传了口谕,晋王陛下生气教训臣女后,  臣女已经知错向晋王殿下道歉,若是晋王殿下不满意臣女任凭陛下处置。”

        “你得罪了本王,只用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歉,难不成不该由本王处置。”

        “臣女是宫中尚宫,主子是陛下,  犯了错自然该由陛下处置。”

        秦筠不高兴地瞪她:“皇兄你看,她刚刚对我也是那么一副态度,我一个亲王竟然还要受宫女的气。”

        “臣女不是宫女。”严姝委屈地看向赵邺,  她这些日子虽然针对了秦筠,但都是小打小闹,  秦筠皮骨半点没伤,竟然记恨她至此,  处处讥讽想害她。

        “你想如何?”赵邺对处理这种事没有经验,  干脆朝咄咄逼人的秦筠问道。

        “自然是教训她一顿,  把她扔出宫。”秦筠得意洋洋地扫了严姝一眼,  “皇兄你要是不给她点教训,  臣弟就成了她口中的笑话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臣女愚钝说不过晋王,不知道陛下恩准臣女的不用行大礼在晋王眼中就变成了无礼,臣女任陛下处置。”

        “说不过还话里藏针,本王看你就是装模作样骗取皇兄的同情。”

        “臣女才没有,臣女只是陈述事实。”

        “你说的事实都是有利与你的,没有半点真。”

        “晋王殿下你少血口喷人……”

        秦筠一直等着赵邺不耐烦的火,按理说这种小事,他就是再变性子也不能觉得有趣,但偏偏赵邺迟迟没有个表示,让秦筠本来铁定的心也变得忐忑起来。

        “皇兄,你给个准话,这件事你是帮我还是帮她!”

        秦筠鼓起腮帮子,一副老子最大的态度让赵邺做个决断。

        “自然是帮你。”赵邺狭长的凤眼透着淡淡的笑意,“你是我弟弟,朕若是不帮你,还有谁能帮你。”

        秦筠一怔,她是过了十六就开始迅衰老还是如何,要不然怎么经常产生幻听。

        严姝直接呆愣到了当场,哑了声,她心中铁面无私,公正严明的陛下怎么会那么轻易相信秦筠这个奸佞小人,明君形象就那么瞬间崩塌了。

        “所以皇兄你打算打严尚宫一顿板子,把她扔出宫门。”

        赵邺翘起嘴角:“若是你愿意继续替朕料理后宫,严尚宫自然可以送出宫。”

        她当然不愿意。

        “那板子?”

        看到严姝咬着唇满脸苍白,秦筠觉得有些可怜,但做戏总得做到底,才能知道真正的结果。

        “你想打她多少板子?”赵邺再次把选择权交给了秦筠。

        “一百……会打死人,那就二十板吧,本王也不是与女子斤斤计较的人。”

        秦筠不相信赵邺如此重视严家的人会真的打严姝的板子,但赵邺偏偏就是打了,她说完,赵邺就叫了常德,吩咐他把严姝带下去打二十板子。

        秦筠沉默地看着严姝被押走,这场景就像她似乎真的是来争风吃醋的,而且还争赢了。赵邺到底是什么时候多了那么多耐性,她自己都觉得跟严姝吵这些鸡毛蒜皮无聊透顶,他没有半点生气。

        “皇兄器重严则,就不怕打了他的妹子,被他怨怼?”

        “总不能让你受委屈。”赵邺笑着朝她招了招手,“到朕这儿来。”

        秦筠步子完全就移不动,前路的尽头盘坐了一头等着把她拆骨入腹的老虎,让她怎么敢往前走。

        “皇兄对臣弟那么好,估计臣弟又要招人非议了。”

        “所以你想如何,想要拖下去打板子的是你?”赵邺本就猜到了秦筠是为了什么目的闹得这一出,现在见她垂头丧气,脸上虽然还有笑意,但浑身的冷冽却显露了出来。

        “臣弟不是那个意思,臣弟自然高兴不尊重臣弟的人受到了惩罚。”秦筠挤出了一个笑脸,“既然这事了了,臣弟就不打扰皇兄,先回春晖宫了。”

        “既然来了,就等到晚上一齐赏月。”

        山不就我,我就去山。赵邺把秦筠牵到了榻上坐下,手没有放开的打算,拿着她的手把玩。

        秦筠不止长得女相,手指也生的小小巧巧不像个男子,手指白嫩犹如青葱,冰凉软绵握在手中十分舒服。

        “长公主还有一天便到京城,你说她进京的第一件事会不会就是进宫把你给带出去。”

        “皇兄不放人,姑姑总不可能跟皇兄对着干。”

        赵邺赞同:“说的也是。”

        赵邺握着秦筠的手觉得柔软无骨,把玩舒服,但是秦筠的手被赵邺揉来捏去,可不觉得有多舒服。

        “皇兄再捏,臣弟的骨头恐怕都要碎了。”秦筠抗议道,“皇兄怎么那么喜欢摸人的手。”

        “自然是因为不能摸别处。”说着,赵邺手背在秦筠脸上一滑而过。

        秦筠身上鸡皮疙瘩骤起,立刻用手搭住了赵邺的手背,还是摸手的好,反正摸一摸捏一捏也不会掉一层皮。

        “对了,几天未见臣弟送给皇兄的那头猪崽了,臣弟能不能见见它。”

        猪长得飞快,以前的味道赵邺尚且能忍,现在便觉得厌恶,闻言便道:“想看就去,回来的时候记得沐浴。”

        秦筠想了想,绕回春晖宫沐浴的可能性,和跟赵邺同处一室赵邺耍流氓的可能性,点了点头:“皇兄放心,臣弟一定洗的干干净净的再回来。”

        ……

        说来也巧,秦筠这番出去正好碰到了挨过板子的严姝。

        见到秦筠,严姝还以为她是故意来看她笑话,眼里的怨恨要是能化形成刀片都能把秦筠千刀万剐了。

        “你别得意,不过是以色事人,陛下不会被你一直被你蒙蔽下去的。”

        秦筠无辜地摸了摸脸:“没想到在严尚宫的眼里,本王容貌如此出色。”

        不理会连以色事人都不讨喜的严姝,秦筠跑去了猪崽的屋子看了一圈,宫人把小猪的屋子打扫的挺干净,还熏了香。

        不过秦筠看了几眼,留下了一句“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嫌弃小猪喂的太好身体不粉了,就溜回了春晖宫。

        赵邺也没管她,等到了天黑才唤人去叫她。

        秦筠踩着一双木屐,散漫而来,身上的配饰嫌累赘取了个精光,微湿的头拿了布条散散的束起,风一吹便落下了几缕,身上雌雄莫辨的美在月色中让人无法忽视。

        看了眼天上滚圆的月亮,又看了一眼换上玄色常服不怒自威的赵邺,他的模样拿大弓射月还比较符合。

        赵邺的目光太灼热,秦筠不自在的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请安:“皇兄。”

        “朕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霁月光如练,盈庭复满池。

        凝视着月光下肌肤晶莹如玉的人儿,赵邺微眯了眯眼,低沉的嗓音微哑:“你明天就可以出宫。”

        秦筠一愣,木屐与地面相触的声音猛地连续响了几次,本该坐在凳椅上的赵邺扶住了因为他靠近不断后退的秦筠。

        手臂紧紧握着了秦筠的腰肢,将人抵在了水榭的圆柱,盯着她殷红的唇瓣,俯身做了他一直想做的动作。

        第一下赵邺没对准,亲到了她的唇角,但赵邺不在意的吮吸的描绘,寻找她柔软的唇瓣,啃咬研磨,舌尖占有味十足的撬开了秦筠唇缝钻了进去……

        开始是秦筠愣住了,但清醒过了怎么可能再让赵邺继续,感觉到湿滑的东西钻入了她的口腔,毫不犹豫的咬了下去。

        赵邺虽然情迷,但却一直防着她突然力,舌尖退出只是稍稍擦破了皮。

        “赵邺,你言而无信!”

        见秦筠嘴里也染上了红色,赵邺舔了舔上颚,血锈的味道让他点燃了他藏在心中的兴奋:“你给王家送信。”

        因为她与外头人接触,赵邺一直没说什么,她才会给王家送那一封信,但是信上只有感谢的意思。

        “我可以让外祖把信送回来,信函中没有一句是我要里应外合往外逃。”

        赵邺单手握住了秦筠的两只手臂压在了柱上,捏住了她的下颌,否定了她证明自己清白的计划:“既然提前放你出宫,约定自然也到此结束。”

        赵邺的声音不大,微哑的声音在夜色中旖旎的让秦筠胆颤,容不得她再次开口,赵邺便俯头继续刚刚没做完的事。

        因为制住了秦筠的下颌,更方便了他探索亲吻这个动作,舌尖舔舐着她口腔里每一寸领土,卷着她的小舌口中用力吸吮。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08/108264/4801534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