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落入掌中 > 34.三十四章

34.三十四章


秦筠到了春晖宫的时候,方铁他们已经被放了回来。

        雪松想带人去救秦筠,  被常荟派人拦下捆住扔在大厅,  哭的泪眼朦胧,见到秦筠哭的更厉害。

        秦筠有些疲惫,  但见状不用别人动手,亲自过去给她松了绳子:“辛苦你了。”

        “王爷……”雪松哭的哽咽的上下打量秦筠,  她总算明白这些日子主子为什么心情异样了,看到赵邺把她抱上龙辇,  行为亲密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没想到皇上竟然会动那种歪心思,雪松见到秦筠身上衣服完好,依然不放心:“王爷,你身上有没有受什么伤?”

        秦筠摇了摇头任雪松打量。

        “王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见到秦筠平安回来,  常荟松了一口气,听方铁的意思,他不是不想去赵邺那儿把秦筠夺回来,  只是他不是没有脑子的人,这里是皇宫,  都是赵邺的人,他们这点人送上去不过是膀臂挡车,  说不定还会闹出什么事情。

        秦筠看向毫无损伤的方铁:“我被赵邺抓住后,  他们就放了你们?”

        方铁屈膝请罪:“陛下亲卫把我们压到了春晖宫,  便通通离开,  属下无用不能护王爷安全,  还请王爷责罚。”

        “你们这点人,哪里敌得过赵邺。”秦筠揉了揉太阳穴,“好好安置受伤的侍卫,常公公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吧。”

        常荟在一直在旁边等着,闻言立刻跟上了秦筠,等到了屋子关上了门,就忍不住开了口:“王爷,陛下可是现了你……”

        秦筠懂他的未尽之语,摇了摇头,要是赵邺现了她是女的估计今日她就回不来了。

        因为她是男的所以只想亲亲,那要是知道了她不是男的,恐怕就是我先蹭蹭,等你做好了准备再进去。

        “王爷不要嫌奴才多嘴,听到方侍卫说陛下把王爷抓了,奴才的心都跳停了,王爷突然出宫到底是为什么,还有陛下既然不知道王爷的身份,又怎么会有那么奇怪的举动?”

        常荟的心到现在都是虚的,后悔他选择了垫后,没有跟秦筠在一起,亲自看看赵邺到底是怎么一副神态,会不会是方铁跟雪松看错了。

        “我紧急出宫自然是因为察觉到了赵邺的心思,”秦筠打破了常荟的幻想,“现在他既然把一切都摆在了明面上,你也说说吧,谢沣是哪家的公子,我父皇安排了哪家人跟赵邺对抗。”

        常荟没想到她会那么干脆的承认了,更没想到赵邺竟然会对男的晋王产生心思,不过这也为之前的蛛丝马迹找到了原因。

        “陛下是不是认为是先皇害死了他的父母,所以想用这个办法羞辱王爷。”

        “无论什么原因,现在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现在起了这个心思,你能给我出什么主意。”

        要是赵邺只是为了羞辱她那就好了,那别的羞辱方法依然可以让他泄愤,但是从他想亲吻他的情态看来,赵邺是真的跟她做那种事情。

        她到现在都不明白她到底是哪里招惹到了赵邺,他不是喜欢肉感的女人,怎么就看上了她。

        更别论她现在的身份还是个男人。

        秦筠在想事情,常荟同样在犹豫,他虽然是看着秦筠长大,却始终不能琢磨清楚这个小主子的心思。

        要是赵邺能推波助澜能让秦筠终于想通合作,当然就是好事一件,但他就怕秦筠这是想投靠赵邺,所以设计出来的一招。

        若说赵邺对秦筠感兴趣,他瞧着秦筠平时的模样,看着也不像是不愿意的。

        “这事还是谢侍卫亲自与主子说为好,不知道陛下现在放王爷回来的意思是?”

        “看方铁那么不就明白了,平平安安的把他们放回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他虽然有所顾忌,但我能使出的招数他却是不能放在眼中的。”

        秦筠顿了顿:“等他解决了顾忌,下一个就轮到我了。”

        常荟脸色变了变:“这宫里可不能再待了。”

        “那就要看你们的能力了。”

        ……

        赵邺带到宫门的都是亲兵,那些人懂得怎么闭嘴和让别人闭嘴。

        其实不用这些亲兵,那些猜出赵邺意思的哪里吓都够吓死了,那么大的事情除非是不想要命,不然谁敢说出去。

        不过这不敢说出去只是指不会让全京城的人知道,至于那些时刻关注宫中异动的权臣们,未到天亮就知道了这场小型宫变。

        这其中王家的震动最大。

        “晋王带人硬闯宫门,被陛下抓住,陛下把晋王安然无恙的放回了寝宫,言语间亲密异常,这话我怎么听的不大明白。”王五爷王信杰皱着眉一脸不解,“这话的意思难不成说陛下跟晋王……”

        “慎言!”王信杰的大哥凝眉斥道。

        “父亲你怎么看?”

        “估计是宫人捕风捉影,同乘龙辇只能说明陛下与晋王兄弟情深,怎么会扯到那些乱七八糟的。”

        话虽然那么说,王太爷回想起几次在秦筠见到赵邺的样子,眼皮子动了动,无风不起浪,怕说不准真有了那么一回事。

        但赵邺真看上秦筠,对他们一家并不是坏事,晋王不可能一点血性都没有,愿意雌伏在男人身下,既然不愿,那晋王也就只能选择跟他们家合作了。

        “不管怎样,既然王爷不想在宫里继续住,咱们就该帮助王爷。”王太爷巡视了一圈自己的儿子们,特别朝自己二儿子道,“你们以前有什么心思,晋王是咱们家的唯一希望,就算咱们不帮晋王,你们以为陛下能容得了我们王家,等到他坐稳了帝位,我们就是他第一个要铲除的。”

        王家犹如老树盘根,朝堂与军营跟他们家沾亲带故的人都不少,他们家又是秦筠的外家,赵邺怎么可能不动他们。

        “父亲说的是,这种大问题上,孩儿们不可能存有私心。”王信杰第一个开口,其他王家人纷纷响应。

        王太爷抚了抚胡子,满意点头。

        ……

        到了第二天上朝,王太爷连试探的小卒也不用,直接上前跪下,希望赵邺能让秦筠返回晋王府。

        “晋王住在皇宫于理不合,再者马上秀女就会进宫,晋王府已经修葺完好,还请陛下能放晋王回府居住。”

        王太爷用的是放,朝堂上的官员纷纷噤声,不少人都晓得了昨日秦筠硬闯宫门的事,王太爷这是打算跟赵邺宣战,强硬问赵邺要人了。

        赵邺面无表情,并未被王太爷强硬的话影响了心情:“朕与晋王兄弟情深,晋王住在宫里为了朕料理事物,妃嫔未定朕如何能放她。”

        说到后面,赵邺尾音上调,隐隐带着嘲弄挑衅。

        “还请陛下三思,宫中有掌事嬷嬷为陛下分忧,晋王之尊,不该把自个耽误在这些小事之上。”

        “在朕看来,宫中事物可不算是小事,只有交给晋王,才能让朕安心。”

        王太爷在早朝上没与赵邺谈拢,但他没有轻易放弃,下了朝回府歇了一口气,就带着人去宫门口前面堵着,说要迎接秦筠出宫。

        那架势要是说逼宫也有人信,官员站了几排,后面是武官的带的兵,乌压压的站了一片。

        王家此举也告诉了京城的人,他们王家到底有多大的能力,若是想不怕皇上,说不给面子就不给面子。

        而所谓的九五之尊,又能耐他们如何。

        宫外闹哄哄,赵邺听到消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拿着银筷正在喂秦筠吃早膳。

        在朝堂上被官员轮番请求了一遍放秦筠出宫,虽然在朝堂上他没什么表情,下了朝脸色阴沉的就像是暴风雨前的云雨的聚集。

        没有多加犹豫,赵邺就去见了让他心情不豫的秦筠,还顺道让宫人把那只养的白胖的猪带上。

        秦筠记得答应过赵邺的事,安排了身边的侍女回晋王府,然后替换了府里的太监们进宫,说起来她还要感谢赵邺看不上她的手段,觉得她翻不出他的手掌心,所以依然让春晖宫都是她的人,要不然她的秘密也隐瞒不了多久。

        忙完了一切,想到雪松走时泪眼婆娑的模样,秦筠看着早膳没胃口在榻上瘫着,内侍就传赵邺来了。

        这回不是没胃口,连着胃里都想泛酸水了。

        秦筠起身去迎接赵邺,于是就有了眼前的这一幕,呼哧呼哧叫着的小猪被专用的板子困在了凳子上,宫人一口口的喂食。

        而离那只猪不远的地方,秦筠虽然没有被困在凳子上,却也得一口一口接着赵邺喂的食物。

        “陛下,我可以自己来。”

        虽然小猪吃的香甜,但秦筠听着它的叫声依然像是呜咽哀嚎,还是做猪好,可以一边难受一边吃东西,而她再吃下去就想吐了。

        赵邺眉宇间依然阴郁,秦筠要夺筷子他也没躲,只是紧紧握着,让秦筠不能撼动一分。

        秦筠夺不下来,无奈地松了手:“臣弟有手,已经不是孩童,可以自己用饭。”

        “你不问朕为什么心情不好?”赵邺夹了一块拇指大的玫瑰酥塞进了秦筠嘴巴,“想让朕听你的话,却不打算讨朕开心,晋王倒是难不成以为朕袒露了对你的情意,晋王就可以爬到朕的头上了。”

        秦筠:“……”她哪有那么大的胆子。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08/108264/4801533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