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落入掌中 > 33.三十三章

33.三十三章


秦筠那么大的阵仗,带着人直闯宫门,  就是为了把事闹大。

        赵邺虽然是天下之主,  但她也不是可以任由他玩弄的奴才小倌,不说王家把所有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还有皇族和旧臣盯着,秦筠就不相信,  赵邺能什么都不顾忌的对她如何。

        谁想到赵邺就是什么都不顾忌了,竟然在宫门口众目睽睽之下就抱着她上了龙辇,  他这个举动直接给她表明,她的招数在他看来不值一提。

        不过她的境况也没有那么糟糕,这天下赵邺才接受了三年,在宫中他或许能一手遮天,无人敢阻拦他的行动意思,  但只要他真凌.辱了她,就是给所有的势力一个造反的旗帜。

        当然这一切还得有个前提,晋王要是个男人,  而不是女人。

        让秦筠庆幸的是除了那个有些湿的吻,一直到赵邺的宫殿,  他都没再有其他的动作。

        可下了龙辇,见赵邺扯着她往他的寝宫走,  秦筠身体便一点点的僵硬。

        赵邺察觉到了她身体的变化:“你放心朕说过朕不逼你。”

        不止得给她要准备的时间,  他也需要一个缓冲。

        现实不比梦境,  在梦中他进入过无数次她的身体,  但梦中的她没有男女之分,  若要硬说他应该是把她当作了女人,梦中他格外喜爱她的胸脯,而那胸虽然算不上高耸,却是柔软的让他可以不断吸食啃咬。

        赵邺回想起昨日见到那几个涂脂抹粉的男人,还有最后的那半边屁股,恶心的感觉依然在胃中翻滚,现实要进入男人的身体,虽然那男人是他朝思暮想的秦筠,他也不一定做得到。

        再者迷恋秦筠的感觉太美好,让他舍不得有见到她的身体倒胃口的可能。

        “臣信陛下的承诺,可是寝宫并不是适合谈话的地方。”

        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月亮从云中冒出了头,月华如练,赵邺看着月光下一脸倔强的秦筠,不由得有些心痒。

        往回退了一步,赵邺俯身在她耳畔低声耳语:“带你回寝宫,是因为朕想吻你。”

        在赵邺看来所谓的不逼,不过是不让秦筠雌伏在他身下,至于亲吻可不在他承诺其中,晓得她不自在,才决定忍到寝宫,再吻个够。

        感觉到赵邺的呼吸打在她的耳畔,濡湿的感觉惊起了秦筠一身的鸡皮疙瘩。

        赵邺的声音刻意放的轻,低哑醇厚的声线说起话来犹如乐曲,可这一句话却是她听过的最恐怖的直述。

        “求陛下看在曾经的情分上赐臣一死。”

        秦筠咬紧了唇瓣,双膝一软直直砸在了地上,骨头与青石板相撞,疼得秦筠冷汗之流。

        既然赵邺闹成了这样,秦筠也不再顾忌周围的宫人,跪下便哑着声音道道:“陛下□□臣,怕是因为信了父皇设计害死陛下生父一事,既然陛下已经相信,臣辩解也无用,只求陛下赐臣一死。”

        “若是臣死的干脆不能让陛下觉得解恨,就求陛下把臣关入刑部,臣愿意日日受刑消陛下心头之恨。”

        赵邺本来伸手要扶她,听到她视死如归的一番话,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虽然晓得秦筠会觉得不自在,但他没想到,秦筠会用这番话来拒绝他。

        跟他亲近还不如去刑部受刑?赵邺嘴角勾起,眼中却一片森然:“既然在晋王觉得朕是为了折辱你报杀父之仇,知道了你忍得了酷刑,忍不了朕亵狎,朕又怎么会替你选你可以承受的。”

        赵邺俯身抬起了秦筠的头,指腹在她柔嫩细腻的下颌留恋:“晋王不用解朕的心头之恨,解了朕的心头之火足以。”

        这火当然不会是怒火,自然是欲.火。

        其实十三岁那一次,秦筠猜想中就是觉得赵邺一直坚信是先皇害死了他生父,所以醉了酒就想在她爹未下葬之前凌.辱她,借此报复。

        后头她见赵邺没什么动作,她不愿意把自己的处境想的那么糟,就把这件事刻意给忘了,认为赵邺的性子不会再做出这样的事情。

        哪里想到她骗过了自己,可现实却给了她当头一棒。

        不管他是因为真的对她有了兴趣,或是抱着报复的心,对她来说都是一个意思。她是男儿的身份他尚且都能蔑视玩弄,若是让他知道她是女儿身,她爹一系列的安排,王家和大宋的老臣会维护龙子龙孙,却不会支持一个皇室女流,没有了任何的底牌,她的未来怕比死还要艰难。

        秦筠本想拿老臣跟王家来压赵邺,至少先逃过这一回,但对上了赵邺的眼,瞬间便改变了主意。

        赵邺通常是软硬不吃,但她却有种直觉,现在的赵邺要是她越威胁他,他就会越失控。

        “臣弟不是故意恶语,只是害怕……”本来秦筠便是浑身疼痛,没有刻意忍住疼感,眼里片刻的功夫不用便蓄满了眼泪:“皇兄你给臣弟一些时间好不好,在臣弟的心里,陛下一直都是臣弟的亲哥哥,臣弟一时无法接受陛下的情谊。”

        见秦筠服软,声音呜咽,眼里溢满了水珠,又恢复了以前一遇到事便可怜兮兮朝他撒娇,依赖他的模样。

        赵邺伸手把她扶起,之前说的那番把他当作哥哥的话并不是没有触动他,他也曾因为对她存过心思产生歉意,但是这一丝的歉意比起他心中越来越澎湃的情感,早就被烧的一干二净。

        “朕送你回春晖宫。”

        秦筠眼睛亮了亮:“皇兄……”

        “朕不是个好人,给你时间不是因为让你想出可以逃离的主意,不过是朕还有需要解决的麻烦。”

        周围的宫人早就心惊肉跳的退个干净,赵邺说完,握着秦筠的手面对她继续道:“朕不喜欢男人,所以你不必担心朕把你身体如何,朕只是想吻你。”

        赵邺说的坦然不过,就好像是想吻一个男人是正常的事情一样,哪个不喜欢男人的男人会想去亲一个同性的嘴。

        “所以你只用让朕……”赵邺指腹擦过秦筠的嘴唇,面上不动神色,滑动的喉结却出卖了他的渴望。

        秦筠以前看话本故事的时候看过一个故事,以前有个书生骗小姐便是小生就是想碰一下小姐的手,然后就从碰手到碰嘴,最后脱光了抱在一起,那书生还说自己就是看看什么都不会做。

        她相信赵邺可能不是多喜欢男人,但是她不相信一个身体对她有欲念的人,会得到一次甜头后,就止步于那一次甜头。

        她不敢赌,也不想赌,秦筠退了一步:“可能在陛下眼中亲吻并不是大事,但在臣弟看来相濡以沫便是这世上最亲密的事了。”

        赵邺眯了眯眼:“所以你要把这最亲密的事留给你的女人们?”

        想到她这张嘴亲过不少女人,赵邺急切的心思少了不少,打量的看着她殷红的唇,考虑要怎么洗才能洗干净了。

        秦筠摇了摇头:“皇兄是因为要解决麻烦才愿意给臣弟时间,而臣弟是真的想考虑清楚,接受皇兄的情谊,既然如此,臣弟以后自然不会再碰任何女人。”

        听到秦筠的许诺,赵邺勾了勾嘴角,心情颇为愉悦:“你想用不碰女人来换朕迟些吻你?”

        “求皇兄给臣弟一些缓冲的时间,不要太久。”秦筠声音本来就哑了,而后又说了那么多话,此时已经完全嘶哑,听她说话都觉得可怜艰难。

        “一个月。”赵邺的情绪抽离的很快,此时的他又变回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不像是刚刚求吻心切的疯子。

        “一个月内你要是保证不设法出宫,朕便不碰你。”

        秦筠愣了愣,没想到赵邺会说这个。

        宫里有先皇旧人,她想传话出去不难,在她原本的打算就是打算传信给王家,用王家给赵邺施压,好叫她出宫。

        除了王家,常荟此时应该也知道了赵邺对她的念头,那家人既然打着把赵邺挤下皇位的主意,应该也不是一点本事都没有的草包,总能让她逃离皇宫。

        主意都不是好主意,但她现在还能不好到哪里去。

        “臣弟答应陛下。”秦筠没有犹豫太久便点了头,就像是她说所说的她现在的情况还能坏到哪里去,混过了这一关,等到能出宫的时候再反悔也来得及。

        “把你身边的侍女都换了。”吩咐了最后一句,赵邺便打了宫人送她回春晖宫,像是一切事情都告一段落。

        回去的路上秦筠的脑子混混噩噩,前有狼后有虎,今天就像是一个分界线,把她之前的安逸生活斩断,逼着她面对早就该面对的未来。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08/108264/4801533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