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落入掌中 > 16.第十六章

16.第十六章


大宋的王爷不多,而年轻的王爷,也就那么一个。

        秦筠话放出来,身份呼之欲出,王青骂骂咧咧的脏话戛然而止,脑门上虚汗之流,愣愣的重复刚刚那句话的关键字:“本王……”

        秦筠嘴角似笑非笑的翘起:“当街侮辱本王还不够,竟然还打算冒充皇族了。”

        王青手下的那些人手虽然不如谢沣,但毕竟人多,谢沣本腾不开手,如今秦筠表明了身份,那些人见自个主子都被吓住,更不敢动手。

        再者围观的人中,见秦筠的衣着装扮,脑子灵光的直接让随从去助谢沣给秦筠卖好,牢牢压制住了王青的随从。

        谢沣三下两下到了王青面前,扔了手上的配剑,左右手都没闲着,拳头撞击皮肉的声音听着都让周围的人牙根疼。

        王青哭爹喊娘的叫唤了起来,知道自己是捅了大娄子,开始憋着不敢说自己是哪家人,只是一味的求饶认错,到了后头实在受不住了,哭着说自己是王家的少爷,求秦筠饶他一命。

        秦筠倒不奇怪他是王家人,王家的子孙在京城称王称霸她不是没所耳闻,再者从王青的五官轮廓上她也能看出一些王家人的影子。

        不过,秦筠既然没有饶过他的意思,自然也不会认,正色严肃道:“别乱攀关系,我外祖王公是开国功臣,王家是簪缨世胄,怎么可能教出你这样的畜生。”

        王青疼得冷汗直流,哪还有功夫管被王家人现他闯祸的下场,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腌臜的模样看着就恶心。

        “我真是……王家……王……王爷……”

        谢沣就像是跟王青的嘴有仇一样,专注攻击他的脸颊,王青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完整的话,最后估计是牙齿被打碎了,只能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周围围观的世家子弟哪个没见过王青在京城横行霸道的模样,见他被制成这样,不少人兔死狐悲,但见秦筠面色冰冷的立在那儿,哪里有人敢上前说一句话。

        禁卫所秦筠横行霸道的言论,他们又不是没所闻。

        自个的亲表兄都能打成这样,这样的小霸王怕也只有陛下才能收拾了。

        见王青晕了又醒,醒了又晕,连求饶的力气都没了,秦筠叫了停,只见谢沣意犹未尽的往王青的□□补了一脚才停手。

        秦筠不由多看了谢沣几眼,比起地上这个鲜血直流的纨绔是王家人,秦筠对谢沣更加意外。

        原本还以为他是温和儒雅那一掛,没想到他绷着脸干架的模样,倒是十分凶狠。

        察觉到秦筠看他,谢沣抿着唇朝她笑了笑,他脸上挂了彩,脸颊还有被不小心被匕划开的血痕,手上更是沾满了王青的血。

        那么一副模样,偏偏笑如春风,秦筠默然收回目光,觉得自己要重新评估谢沣的危险性了。

        ……

        ……

        秦筠去了禁卫所之后,赵邺桌上关于她的奏折一天多过一天。

        这些奏折,赵邺没有看的意思,任由折子在桌脚堆积,把折子中秦筠拿他当挡箭牌当靠山,恃兄行凶配合的淋漓尽致。

        赵邺无所谓,倒是常德见折子越来越多,怕再堆下去桌子都要堆满了,影响到主子做事,见赵邺手上空闲了下来,趁着上茶的功夫道:“陛下,若不然奴才把这些折子都给收到别处,摆在这也碍事。”

        听到常德的提醒,赵邺看向那堆碍事的折子,凤眸慵懒地眯了眯,不晓得是在想什么,半晌,幽幽道:“传朕的旨意,叫晋王入宫。”

        常德愣了愣,没想到只是提个移帖子的建议,赵邺竟然要把晋王招进宫,扫了一眼西斜的日光,延和殿的红漆雕花镂空窗柩都从正红变成了朱红,怕赵邺是批折子忘了时辰,犹豫道:“陛下,这都快戊时了……”

        赵邺睨了他一眼,眸光淡淡看不出喜怒,但常德却知道他这是嫌他啰嗦了,立刻不再多说领了旨去办。

        不过出了殿门没片刻,常德又折返了回来,一副有话想说又不敢开口的模样,后头干脆跪下为难地道:“陛下,奴才去传达你的旨意,恰好听到了一个关于晋王的消息,觉得要先与陛下说了,才折返了回来。”

        见赵邺颔,常德缓缓道:“晋王今日微服在在外的时候,遇到王家子弟,那人不知道晋王身份,以为晋王是哪家的……娈童,拦路骚扰,晋王受了惊吓……”

        “晋王一人?”

        常德没说完就被赵邺陡地变得冰冷的嗓音打断,常德摇头道:“回陛下,王爷身边有一侍卫相护。”

        常德没等到赵邺再说话,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抬头就见赵邺不止合适已经走下了阶梯:“去晋王府。”

        年轻帝王的俊美五官弥漫着浓而不散的戾气。

        常德看了一眼就吓到低下了头,爬起来去做准备。

        上了出宫的马车,常德才想起来,陛下原本不是让晋王进宫的吗?怎么变成了他亲自去晋王府见晋王。

        ……

        此时秦筠还不晓得她敬重的皇兄为了她的小事出了宫直奔晋王府而来,正与在晋王府蹲点等她的武师在斗智斗勇。

        “聂师傅怕不知道,本王在外遇到了一不长眼的纨绔,因为没带侍卫,被人以多欺少狠狠羞辱了一番。”

        赵邺给秦筠指派的武师是个方脸严肃的中年男子,性子与他的五官一样方正,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一点都不会圆滑转弯。

        “王爷在外遇到的事,下官已经打听清楚了,有谢侍卫相护,王爷并未受伤,不会影响今日的学习。”

        秦筠捂着胸口:“聂师不知,本王虽然身体没有受伤,但是心到这会都跳的还急促,实在无力练武。”

        聂师傅眉头皱成一团,从他来之后,秦筠每日都有各式各样的借口,让她动刀枪就像是要她的命一样,想到陛下交给他的任务,聂师傅不留情面道:“王爷别寻借口了,若是你再这样躲懒,下官就只能进宫求见陛下请罪,有负陛下重托。”

        搬出了赵邺,秦筠一下子就灭了气。

        “本王是开玩笑的,聂师傅教本王便是,本王一定好好学。”

        承诺刚下,大约是老天爷听出了秦筠的不真诚,府里小厮慌乱的跑到院里给秦筠报信。

        看到小厮脑门上豆大的汗珠,秦筠都替他急的慌:“你顺口气再慢慢说。”

        “王爷,陛……陛下来了!”

        小厮咽了一口口水,扯着嗓子报信。

        秦筠怔了怔,觉得这小厮只会做面子工作,看着心急火燎,脚步匆忙,但报信的度着实太慢,因为小厮刚说完,秦筠还没来得及调试好表情,就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回廊。

        庭院回廊的羊角宫灯在男人周围打下斑驳的光影,秦筠看着隐在明暗处的赵邺,第一个想法,就是此时的赵邺心情极为的差劲。

        只是不知道这心情不好是因为朝中又有了什么不高兴的事,让他专程出来把她当出气筒,还是他终于忍不住来追究禁卫所的事了。

        “皇兄怎么突然来了。”秦筠快步迎了上去,扫了身后已经跪下请安的聂师傅,不管赵邺是为什么来的,她伏小做低装可怜绝对没错。

        “皇兄不是臣弟不努力习武,辜负皇兄的心意,只是今日臣弟身心都受到了侮辱,才拖晚了时辰,这就要练了。”

        “谁辱你?”赵邺的眸色,黑的浓稠而厚重,声音带着淡淡的怒气,锐利冰冷。

        秦筠眼睛缓缓瞪大,愣了愣地看向赵邺。

        “皇兄……你是因为有人欺负我,才出宫见我的吗?”

        秦筠的眸子闪闪光,见赵邺沉默不说话,忍不住牵住了他的手。

        “皇兄,你对我还是那么好。”

        赵邺低眸看向两人交握的手,动了动没把秦筠甩开。

        秦筠拉着赵邺往屋里走:“记得小时候皇兄也是这样,每次我亲近皇兄,皇兄都会不耐烦,但却看不得别人欺负我。”

        回想到以前的时光,秦筠心里倒是生了一丝愧疚,赵邺性子冷,但应该还是有些把她当作弟弟的,但是现在的她讨好他,测试他的底限,只是想靠着他解决那家人,成为自由人。

        虽是盛夏,赵邺掌心却是冷的,秦筠握着舒服,到了屋里也不想放。

        “皇兄放心,我今天虽然只带了一个侍卫,但那侍卫中用,我倒是没被欺负,就是会有一些麻烦。”秦筠纠结地朝赵邺道,“那个不长眼的纨绔,是我不知道哪个舅舅的儿子。”

        秦筠凑的近,赵邺嗅着她身上淡淡的奶香,干脆伸手将她拉的更近。

        视线在她细白的脸上看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她秋水朦胧的眸子上,嗓音低哑:“白成这样,怪不得被当成娈童。”

        秦筠:咦?

        听这语气,难不成兄长之爱,就短短的那么结束了。

        “皇兄……”

        果真秦筠再叫,赵邺就松开了她的手,与她拉开了距离。

        秦筠陷入悲痛之中,自然也没有现赵邺侧脸挡住了滑动的喉结。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08/108264/4801533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