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落入掌中 > 11.第十一章

11.第十一章


没有赵邺,秦筠这一路走的十分的平稳,别说强盗连看热闹的小贼的都没几只。

        这让秦筠更确定那伙人是冲着赵邺来的,也不知道到了京城赵邺会不会把这笔帐算到她的头上。

        不管怎么不愿意,风尘仆仆了五天,秦筠他们终于到了京城。

        时隔三年回京,秦筠看着城门上雕琢的古朴大字,恍若自己从未踏出过京城,更没有回乡的热忱。

        有王爷令牌,进城没费什么功夫,只是晋王府邸跟在京城中央差不离多少,倒是进了城又坐了半个时辰的马车才到。

        晋王这个封号是武帝快去那一年封的,晋王府也是那时候一起建的,后头武帝驾崩,她回京城的那个月是住在宫中,所以等于晋王府她还是第一次踏入。

        王府的下人接了信早早就开了大门在外面候着,青布红滚边的下人服整整齐齐,一眼望过去便热闹非凡。

        秦筠下了马车不急着进府,仰着头打量府邸挂着的镀金的门匾,这还是她爹为她写的,端庄古朴,她爹写惯了草书,写起正楷依然带了几分游龙走凤的味道。

        “王爷你终于回来了?”秦筠侧眼看去,正抹着眼泪的是个老婆子,她开口就像是个信号,她身后的几个丫头也跟着喜极而泣起来,若不是秦筠对她们的脸半点印象也无,还以为自个离开京城前欠下了风流债。

        小姑娘就算了,那么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妈妈她可没那么好的胃口。

        扫过那几个与王府下人不同的翠绿衣裳,秦筠大概有了数,也不搭理她们,径自踏进了王府。

        常荟跟在后头瞟了她们一眼,那老妈妈本想跟在秦筠后头再说话,被常荟阴冷的目光一看,身体定在了原地,不敢进退。

        回神,秦筠已经走远了。

        踏入王府,秦筠走的不急,缓步欣赏起府中的小桥流水、雕梁画栋,这王府除了门匾,建造图纸她亲爹也亲自参与了,图纸做好往五台山送了一份,另附了一些东西,其中就有江南的一处别院地契。

        说是设计晋王府的时候,总觉得愧疚她,从未让她感受过姑娘的感觉,所以他找匠人又设计了一户适合姑娘住的的宅子送她。

        不管她爹这是不是为了收买她,让她好好听话,收到地契的当下她没少感动,不过却更坚定了她不认命的想法,要不然按着他爹的想法生了孩子,她怕是一辈子都没可能离开京城。

        又怎么能去山水如画的江南,住他特意为她建造的别院。

        她虽然不在王府,但这府里的奴才倒都是尽心,路道两旁的栽的花开的正旺,深粉色的绣球花一簇挨着一簇,氤氲着淡淡的香气。

        踏入主厅,小丫头奉了茶,雪松便立刻上前道:  “王爷,刚刚在府外那几人是王家老夫人派过来的,说是怕王爷你离京久了,府里的人使唤的不利索,特意排了些人过来。”

        也就只有王家会那么不把自己当外人把自家下人往她这儿派了,秦筠早就猜到了是王家的人,所以也不觉得惊讶。

        “既然是外祖母的心意,让她们进来吧。”

        她没有彻底与王家交恶的打算,既然如今已经到了京城,她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把王家拒之门外。

        不过态度也不会太亲热就对了。

        “参见王爷,老奴给王爷请安。”

        经过刚刚在门前的冷待,那老妈妈没了冒尖的胆子,进了屋便老老实实的跪下,只是那双眼睛偷偷的往秦筠身上瞟,看来是没真正的吓到。

        “你是待我外祖母来的,不必行那么大礼,起来回话。”

        “是是,老奴谢王爷恩典。”见秦筠和善,郑妈妈笑眯眯地站了起来,把自个的来意如同竹筒倒豆的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

        “老夫人听闻王爷在路上,就急着让我们这些下人过来,给王爷你安排好府邸的杂事,就怕王爷你回来住的不舒心,若不是于理不合,老夫人担忧的就要亲自过来替王爷收拾府邸了。”

        郑妈妈是王老夫人院子头得脸的婆子,王家家大业大,但奴才的底气也足,也不知道王老夫人跟她说起秦筠是个什么态度,反正这会屋子里谁都看的出,这个老妈妈就像是把晋王当作王家的公子爷看待,说话也没个忌讳,一番话说下来像是这晋王府的下人多没用似的,得要别人插手才能做好差事。

        这老妈妈的态度让秦筠回想起了王家的女眷们,王家的家底跟世家挂不上勾,往前数上几代基本都是全员从军,到了王老太爷这一代,王老太爷虽然从了政,但依然是跟军将之家的女儿联的姻。

        不止这个,因为底子的原因,王家并不避讳武将地位不如文官,府中有几个夫人也是武将之女。

        王家本来底蕴就不深,家中的规矩久而久之就跟武官家的差不多,少了不少讲究,王家的女眷们大多都不温婉柔弱,心直口快的占大多数,这种性格的人好的是讲个话大家不用猜忌来猜忌去,每个词都要品品有什么其他的含义,坏的就是你不知道她们是装傻还是真傻,听不懂你话中委婉的意思。

        想起小时候那几个偶尔见面就是见到她们争奇斗艳,缠着她不放的表妹,秦筠眉头轻蹙了一下,也不知道她们嫁了没有。

        算着年龄王家人总不会还没给她们订婚,等着留给她吧。

        吩咐了雪松了给几人赏钱,秦筠道待歇息好了就去王家看望二老,就把人打走了。

        人走了,秦筠也不耽搁,拿了帖子写了自个已经到京的消息,询问赵邺何时能拨空见她一面,便换了一身衣服往宫门赶。

        虽然她人是赵邺亲自逼回京城的,但是这京城的人又不晓得,身为个谨小慎微的王爷,回京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进宫面圣。

        ……

        在宫门口没等待多久,内侍就带着秦筠穿过朱红色的大门,上了步辇。

        “陛下在延和殿,这儿过去快的话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还请等着王爷忍忍炎热。”

        要是赵邺没有特别吩咐,王爷身份坐的步辇都是狭小没有置冰的,秦筠上去就觉得是被人抬起来对着太阳,但也只能扇着扇子点头。

        等到了赵邺那儿的时候,秦筠身上热出了一身薄汗,热气熏得水眸都起了雾。

        “去换件衣裳再过来。”

        秦筠进到延和殿才刚来得及请安,都还没仔细看过围在赵邺跟前伺候的莺莺燕燕,就听到赵邺冷清不满的声音。

        秦筠表情无奈,那么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难不成她还有汗臭不成:“臣弟来的急,没带备用的衣裳。”

        赵邺扫过她额头上的汗珠,视线落在一旁的常德身上。

        “回陛下,宫里倒是还存着王爷以前的衣裳,但怕是不和尺寸,陛下的常服倒是备了不少,但王爷怕是也不合身。”

        “皇兄难不成是觉得臣弟身上有味道,若只是心疼臣弟穿着汗湿的衣裳,臣弟都不觉得不适,皇兄就不要计较了。”

        秦筠想嬉笑的蒙混过去,但说完就觉得赵邺看她的眼神似乎带了那么几分轻蔑,心中更加无奈,回京路上他逼她骑马晒太阳,也没见他那么讲究见不得她出汗。

        “要不然臣弟去清理干净了再过来?”秦筠怕赵邺让她再坐马车回晋王府换一身衣裳,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见赵邺颔,秦筠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几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见陛下心情不嘉。”

        阴沉着一张脸,把身边娇俏的宫女都衬的灰败了。

        秦筠跟常德熟悉,前些日子赵邺不在宫中是去了哪常德也晓得,当即就回道:“陛下回来这几天叫了不少宫女在跟前伺候,可能是那些丫头粗手粗脚,让陛下越越心情沉闷,等会王爷得好好劝劝陛下才是。”

        常德是赵邺身边的大公公,贴身伺候赵邺,他的情绪他感知的最清楚,自然感觉到了这些日子赵邺的烦闷,叫了宫女伺候便变得烦闷,常德不由忧心忡忡,怕赵邺是在梦中太勇猛,所以到了现实变成了软脚虾。

        秦筠回想了刚刚那几个宫女,艳丽有清秀有……算的上是百花争艳了,也不晓得赵邺在不满个什么。

        要不是她不能享受,早就乐不思蜀了。

        “若是等会陛下愿意多留我,我试着劝劝他。”

        不得不说,秦筠还是十分清楚赵邺性子的,他心情不嘉的时候通常没什么兴趣应酬人,折腾她只是为了折腾而折腾。

        果真待她清洗完了赵邺只是扫了她两眼,让她回府歇息。

        秦筠早就想过赵邺不会留她下来吃晚膳,见他那么干脆的赶她走,眼睛可怜巴巴的眨了眨。

        “皇兄,这天那么热,我在宫里歇一会再走成不?”

        赵邺眯了眯眼,只当没听到她的话:“差点忘了,教你武术的侍卫孤已经挑好了,你走的时候一并领回去。”

        赵邺这模样,秦筠哪里还敢继续讨价还价,惹他生气了,要是他一时兴起,让那侍卫教她胸口碎大石,就得不偿失了。

        出了宫,面对雪松,秦筠就忍不住道:“陛下真是越来越难懂了。”

        若说是怀疑她泄漏了他的行踪害他受伤,看着也不像,感觉他就是看不惯她高兴,阴着脸吓她,看着她提心吊胆的模样就心头舒畅。

        十分了解赵邺的秦筠不晓得自己随便一想竟然就跟真实的答案差不离多少,那日马车赵邺因为她抚摸大腿动了情,脑子一片混沌,回了京城便一反常态让常德给他安排了不少的女人。

        只是碰了女人他就会想起秦筠的那张脸,而想起了秦筠那张脸,他某处的战旗就会竖立的无比笔直,这就跟身体反应是因为秦筠而起的差不多。

        因为这个他又会恶心的碰不下女人。

        不能碰,他就想试着习惯女人的存在,可身旁围了一堆女人,味道混合在一起,对他来说与受折磨无异。

        如此这般他怎么可能对罪魁祸有什么好脸色,对赵邺来说他没有一手把秦筠掐死就是顾念着情分了。

        “以后还是得少进宫。”回王府的路上,秦筠又抱怨了几声。

        ……

        回到了晋王府,秦筠还没喘匀气,府里的奴才便通报王家女眷上门了,为的还是她的外祖母王老夫人。

        按着礼节来说,没有长辈主动来见小辈的说法,但因为秦筠是皇室,重父族不重母族,所以这规矩礼节就不是那么严苛。

        王老夫人上门拜见她,她就算不去接也不算是失礼,但秦筠还是迎了出去,从下人手中接过王老夫人,搀扶着她往屋里走。

        这次来的人比秦筠想象的要多不少,除了王老夫人,王家夫人来了两个,还有两个表妹含羞带怯地瞟他。

        加上她们带着的丫头婆子,跟二十多个女人走在一起,一时间秦筠觉得整个人都陷入了脂粉堆。

        每当女人多的时候她都会庆幸自个是被当作男子养大的,也不晓得女人们怎么那么喜欢一群人聚在一起,每次皇宴都会有不少夫人凑到一堆说话,叽叽喳喳天南地北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每当这个时候因为她有男子的身份,就能轻松的避开。

        而且这些夫人们也晓得男人讨厌啰嗦,若是有男人在都说话轻柔,慢条斯理,看着听着便让人舒服。

        就像此时,两个表妹虽然快把她看出两个洞,但依然是羞答答的,叫了表哥之后一副等着她临幸的模样。

        为了避免两个人等会因为她多看两眼打起来,她还是把目光远远避开的好。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108/108264/4801533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